玄幻迷 > 佛前青莲荣宁 > 第二百四十五章 更加乱
    谢若曦能在东府生活得滋润,一方面自然是她的继母会做人。

    另一方面,也是她做人比较通透。

    她自然不会“告诉”她祖母她的想法。

    她只会慢慢的引导祖母往她的思路走。

    比方说,孩子还小,啥也不懂,无论生母是啥出身,怎么说也是流着谢家的血。

    自然得带回府来,而且得有专人严加教导。

    要不然,走上歪路,岂不是丢了谢家的脸面?

    比方说,生母出身卑贱,别说祖父肯定不会答应,哪怕是将来哪一天出门做客,万一碰到她以前的客户……

    被人家客户的妻女嘲讽……

    到时候,岂不是满京城的人都知道?

    虽说花楼的女子被赎身,在京城也不是没有。

    但一般情况下权贵人家,或者清流,也都是安置在外面。

    但凡家里有脑子清楚的长辈,都不会让人接进府。

    你在外面,想怎么宠,怎么花银子,都无所谓。

    但进了府,一来打了嫡妻和亲家的脸面。

    二来长辈哪儿也难交代,也会影响到子侄方面。

    住在大家族,你方方面面那都是要考虑到的。

    哪怕真有那种强势的进了府,人家也不会出去抛头露面。

    而谢若曦则是担心,自己的父亲是个耳根子软的,万一让她出去呢?

    更何况,双生子有这样出身的母亲,好像面上也无光吧?

    万一哪天真有啥大出息呢?

    谢老太呢是很认可自家孙女话的。

    嫡嫡亲的孙女就俩,长时间养在她身边的孙女,也就谢若曦。

    祖孙二人的感情,自然是不一样。

    更何况,谢若曦是处处为谢府和双生子着想,谢老太自然是听进去了。

    谢若曦离开之后,谢老太便和齐妈妈商量了起来。

    首先是在她院子里挑那么一两个齐整的丫头,送给他儿子当通房。

    然后让齐妈妈带些人,趁着儿子上衙门的时候,去外室哪儿,把那双生子给带回来。

    至于那外室,想来卖身契应该是捏在儿子手里的。

    那么,让人找出来之后,到时候,把那外室卖了吧。

    最好的法子是带出京城,卖到那江南去。

    能迷住她儿子的外室,想来不会长太差。

    那么,卖到江南那种地儿,也能卖个好价格。

    儿子在这个女人身上也花了不少银子,能赚回一点是一点。

    倘若是碰到一般的外室吧,说不准还真被卖了。

    可无论是谢老太也好,谢若曦也好,哪怕是谢若宁,哪里知道人家真正的底细啊。

    然后便出事了。

    倘若只是没卖成功也就算了。

    现在是那外室,早就是个良民了。

    而且好像官府哪儿也备案了。

    主要是齐妈妈去办事的时候,动静闹太大了。

    被人扣上了拐卖妇女儿童的帽子。

    这年头拐卖妇女儿童的问题不像现代那么大。

    可架不住总有那么一两个邻居的亲戚家的孩子,被拐卖了的。

    古代的邻居别看嘴碎,可真有这种事上来的时候,人家还是很团结的。

    特别是这种光天化日之下来拐卖的。

    倘若让人家得逞了,将来岂不是自家的娃儿也会被拐卖?

    所以,很多邻居团团把齐妈妈围住然后报了官。

    倘若后面逢讯赶来的谢载辉能帮着说几句,齐妈妈也不会有啥大事。

    最多回府被谢老太说句,办事不利。

    可偏偏谢载辉痛恨齐妈妈想拐卖他的心肝宝贝和儿子,自然说不认识,还给了银子衙差,请他们严惩。

    这事儿闹到了官府,事情肯定不会轻松解决了。

    首先,齐妈妈和那几个奴仆其实好些人都是认识的。

    谢老太走到哪儿,都会把齐妈妈带到哪儿。

    京城清贵人家认识她的人还不少。

    至少顺天府尹他是认识的。

    这段时间,谢家的好些人也算是这里的“常客”,他看见了头疼啊。

    对于一个府尹来说,没事那是最好的,可偏偏京城事儿最多。

    本来权贵爱惹事,他也就算了。

    偏偏国子监二把手的家里,也三不五时的搞出戏台子给他看。

    他心情自然是不爽的。

    清流和权贵最大的区别就是清流人家家里相对门风较好,要脸面。

    凡事都不会闹上官府,人家私下就解决了。

    不像权贵家里,动不动的被人告官,搞上官府的。

    因此,一方面命人扣下了齐妈妈等人,另一方面,命人去火速通知谢老太爷。

    谢老太爷那是最要脸面的了,一听说此事,一边训老妻。

    一边去顺天府捞人。

    可哪知,自己的嫡次子又出妖蛾子。

    谢载辉表示,捞人是可以,但是,他的外室和双生子必须进府。

    而且外室必须得以二房的身份进府的。

    要不然,他拼死也要把齐妈妈给告下来。

    谢老太爷在谢府一向是一言堂。

    别说自己的嫡长子和老妻了,哪怕是长姐哪儿。

    他倘若真开口拒绝了,长姐也不会说啥。

    听了儿子的话,自然是勃然大怒。

    特别是知道那个外室还是花楼出身,更加不爽了。

    早前他还嘲笑同僚家教不严,有个爱上花楼的儿子。

    现在自己的儿子倒好,不单喜欢上花楼。

    还给花楼的女子赎身。

    赎身不止,还在外面安置了下来,还生了两个儿子……

    这种事倘若被同僚知道了,他还有啥脸面在国子监行走?

    他一不缺儿子,二不缺孙子。

    对于外室生的两孙子,自然不看在眼里。

    因此,便以忤逆罪来威胁谢载辉。

    接下去的事儿,谢若宁都是知道了。

    “姐,我看,咱们还是得想法子尽快搬出去。

    要不然,啥事都扯上我们,也真够麻烦的。”

    谢若宁很是郁闷的说道。

    “你之前不是说了,也没宅子,怎么住?”

    谢若敏觉得自家妹妹就是想了一出是一出,自家搬出去,有宅子住吗?

    “庄子上可以啊,让人收整一番。

    离哥的营地是远些,不过,哥平时可以住兵营里。

    或者偶尔去云二哥哪儿小住下。

    至于爹的话,就每天往返庄子呗。

    而且爹也不是每天都有课的。”

    谢若宁出主意道。

    哪知谢若敏摇了摇头,“倘若换了是之前,或许爹会答应咱们去小住几天。

    可现在,算了吧,以爹的个性,肯定不会答应的。

    你没看见长房也停止搬家的举动了吗?

    倘若咱们闹这一出,到时候,府里更加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