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赘入1988预报有雪无弹窗 > 0382、能放下手里的枪吗
    事情发生太突然,塔猜懵逼了。

    从椅子上翻倒下来,脑袋直接磕在地板上。

    他趴在地上捂住脑门,感觉手掌心被渐渐拱起来。

    那是因为脑门剧烈撞击到地面上之后像发面馒头一样正在肿胀。

    人的头部皮肤非常薄,而且里面的血管非常丰富,一旦受创,便会出现大量淤血,却不能向颅骨扩散,导致出现明显血肿。

    幸运的是地板是木制的,如果是石料,会让塔猜更惨相。

    塔猜敛去泰国笑,一脸狰狞地望向趴在地上的秦著泽,气急败坏地问,“你……你在干什么?”

    作为将军,不会无脑到认为秦著泽再跟他逗闷子,一定有重要原因,才导致这位年轻的华国富豪把他猛地干趴下,所以,塔猜随后追问一句,“到底咋回事?”

    …哟,你会英文!那好啊,咱们交流起来没有障碍啦…秦著泽表情严肃,没有说话,微微摆头,示意塔猜看老子看的地方。

    塔猜歪头一看,神情陡变。

    只见他的贴身保镖躺在地上,胸口汩汩冒着血,红色的沫子从嘴角流出来,带着风箱一样的呼哒声,眼珠子瞪大特别大,看上去非常恐怖吓人,人没了痛苦感觉,只剩下一丝气息残喘。

    法克。

    塔猜用英语爆粗,同时,攥起拳头砸在地板上。

    “将军,针对你来的,狙击点在舞台上方的装饰板处。”秦著泽近距离跟塔猜说道,有香水味道扑过来钻进鼻孔。

    …泰国王室臭美是出了名的,军界人物也跟风,真是醉了…不过,香水总比口臭要好一点。

    秦著泽没有明说? 相信塔猜长了一颗将军脑袋应该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更清楚现在千万不要抬头。

    抬头=爆头。

    现在不清楚到底有几个狙击点位。

    估计刚才发枪的枪手暴露后已经逃离,但是不排除另有杀手在剧场里等着在同伴失手后补枪。

    保镖站在塔猜身后? 胸部被子弹击中? 把击中点和打开的装饰板连线,弹道恰好经过塔猜脑袋。

    如果没有秦著泽使劲摁下塔猜脑袋? 现在塔猜脑门上将会有一个洞洞替代夸张的青包。

    塔猜作为军人,防御意识比秦著泽强? 他才不会傻呵呵把脑袋露出呢。

    “谢谢你。”塔猜对秦著泽言谢? 并放开捂在脑门上的手,不再理会血肿,匍匐在地上虾爬两米过去,从保镖肩膀处摘下对讲机。

    秦著泽翻身侧卧在地板上? 看向包厢墙壁。

    他进来时记得墙上有一面镜子。

    有钱有钱的上层社会人士享用包厢? 剧场准备镜子便于贵人们整理衣饰和妆容。

    从镜子中,秦著泽看到了舞台上方的装饰板已经闭合。

    剧场的演出,并没有因为发生了刺杀事件而出现鸡飞狗跳四处逃命的电影场景。

    杀手对下手时机做了精确合理的选择,在人yao皇后出场时,妖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包括塔猜身后的贴身保镖以及其他便衣护卫。

    同时,他开枪的瞬间? 恰好是剧场音响播放分贝数极高的劲爆音乐,恰好掩盖了枪声? 本来狙击步枪加装了消音器,能把火药推射产生的音量控制到比较小? 在劲爆音乐掩盖下? 没人听得到。

    时不时有人在用华语高喊? “脱一个”,“脱一件,老子打赏一万”,从包厢下面的观众席上传来。

    突然富起来的华国人,已经忘记了中华近半个世纪的苦日子,暴富容易让人心理变态,特别是富二代和官二代,在国内和国外变态消费和作死。

    杀手已经离开那个位置,逃离现场的可能性非常大。

    刺杀的是军方大人物,一击不中,赶紧溜之大吉,不能傻逼似的在这里等着挨宰,要知道多少便衣军人藏匿在剧场内外。

    只听塔猜对着对讲机发布命令,“我是塔猜,都给老子听着,有人刺杀老子,立即封锁剧场,全场无死角搜索。”

    秦著泽近距离听得到塔猜磨牙的声音,要是弄一根钢丝塞进他的嘴里,也能咔吧给咬断。

    塔猜虽然受惊,但是毕竟是军人,心理素质过硬,他发出第一道命令后,接着发布第二道命令,“第一小队控制住广播室和灯光室,立即全场广播,让演出停止,场内人员全部趴到座位底下,演员原地蹲下,抬头者格杀勿论,控制好灯光室,把剧场灯光全部亮起来,照亮每个角落。”

    “第二小队,到二楼一号包厢接老子……”

    塔猜发布命令,秦著泽除了通过镜子看剧场内的险情,还照顾到了包厢里的另外几个人。

    他看到沙桂洁趴在地上,贴地面贴得特别近,恨不得镶嵌到地板里去,眼睛中充满惶恐。

    这个女人懂得自保。

    再看叶修和艾米,二位正在朝秦著泽龟爬过来,头低得很低。

    艾米爬姿还好,叶修就别提了,像是一头猪在拱秋天黑土地里的土豆。

    “秦老师,您受伤了吗?”艾米小声问道。

    “姐夫,你没事儿吧。”叶修跟着问。

    二位爬到秦著泽近前,明显呼吸急促,特别是叶修像是嘴巴安了一个风箱,呼哧,呼哧,瘦人爱脸,胖人易喘。

    “姐夫,到底发生了什么?”叶修正在望着舞台皇后涎口水,忽然就被艾米摁倒,他和塔猜将军同样懵逼。

    秦著泽示意叶修看近在咫尺的塔猜保镖。

    叶修看后,呕,差点吐出来,捂着大圆脸,“妈呀,谁干的?”

    塔猜发布完命令,听到秦著泽这边对话,他恶狠狠地看来叶修一眼。

    现在,除了救他一命的秦著泽,看谁都顺眼。

    塔猜掏出手枪,哗,拉开保险。

    叶修立即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怕两米之外的泰国佬一个点射过来,后半生的幸福就扔在了泰国这边妖里妖气的土地上。

    秦著泽忽然意识到了另一种危险。

    他马上用英文对塔猜说道,“将军,能放下您手里的枪吗?”

    塔猜疑惑地望着秦著泽,审视他的眼睛,充满了极高的警惕。

    这时,包厢门被敲响。

    秦著泽的心瞬间跑到了嗓子眼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