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苍泪之浮生珏免费阅读 > 第六十八章 两相见(二)
    七峰山。

    持玉立于云端,仔细搜寻。

    刚刚一股妖气明明入此山中却须臾不见了踪影,只见这七峰山中多有奇石怪洞,飞瀑深潭,山涧幽狭,林深草密,本该是野兽遍地,飞鸟成群,可眼前的七峰山却静寂一片,如空山死谷,鸟兽无踪。

    定有蹊跷!

    持玉幻空至一山涧入口处,静静立着,突然手中雪玉仙剑飞出,钉在石壁之上,一精怪应声露出原形,竟是一只赤色毒蜈蚣!那蜈蚣被生生钉住,眼见回天无力,扭动了几下像是死了。

    持玉微微一笑,恭喜中计!

    意念一动,收回仙剑,那蜈蚣果然化作一缕黑色妖气向山涧深处逃去。持玉身形展开紧随其后,片刻来到一个山洞之中,此处恐怕就是那精怪的巢穴。

    此刻洞中静寂阴森,晦暗难辨,持玉天眼打开,持剑而立。

    满地皆是白骨。

    持玉袖袍掩面仔细辨认,都是飞鸟走兽被吸光了精血所剩枯骨,恐怖之极,爬虫蝇蚁遍布其间,享受着这些残留在白骨上的饕餮盛宴。角落里一团诡异的白色引起持玉的注意,看上去竟像是一块块碎裂的巨蟒蛇蜕!

    七峰山中已无鸟兽可供吸**血,这山洞看来也已经被那妖孽废弃了,这样想着,持玉又仔细搜寻了一遍,见再无异样便幻空离去了。

    “方圆千里,只有这七峰山最是可疑,但此时那妖孽恐怕换了巢穴不知去向。弟子连日追寻不得其踪迹,想是已经成了气候,遁地有术,难以觉察。”

    龙冥洞中,师尊认真听完持玉回禀,若有所思。

    “徒儿,再辛苦你走一趟东海,看是否能打探到巫族的斩妖剑近些年的下落。”

    “三师弟说那斩妖剑已经被朔方掐断了……”

    “为师知道,为师只是想知道这斩妖剑几百年来被巫族尊为圣物,为何会出现在华胥族,为妖所得。”

    “徒儿尊命!”

    持玉出了龙冥洞,想着要去东海之事恐怕需要三五日才能探问出个结果,就转身去了凌云宫大殿,果然不出所料,除了纳雪,几位师弟都在,憋了一路的八卦此时不吐不快,于是没一盏茶的功夫,凌虚宫中传出了三师兄与小师妹之间神仙眷侣、极为生动的一个版本。

    “不能喝酒还硬撑,真是呆子……”

    风阙看着那让自己梦萦魂牵、痛断肝肠、心碎欲绝的人儿此刻正坐在身边温柔地望着自己,竟还是不信,闭上双眼,又再次睁开,像是要验证一次这到底是不是幻梦一场,毕竟这十几日,酒醉酩酊,心心念念的牺儿日日入梦,似幻似真。

    “这是真的……我是又醉了吗?……”

    “那些酒已经被我换成了水,你怎么还会醉?”

    风阙坐起身来,目光如水,流入她的心间。不再执着,不再逃避,她已经认定这双眼睛,宁愿沉醉其中,一起坠入月海星河。

    “为什么你的嘴巴那么漂亮,我的这个就有些歪歪扭扭的,一点都不好看……还有这眼睛,一个大一个小啊……”凤里牺很认真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全然不顾站在身边的白衣男子正在痴痴地看着自己。

    “牺儿……我可以这样唤你了是吗?”风阙小心地试探着,似生怕哪句说错又酿成大错。

    凤里牺直起腰看着这个痴人,本就清瘦,如今又添憔悴。

    “都这么熟了……好吧!”抿起嘴巴坏坏一笑,谁知竟惹得眼前人热泪盈盈,果然是水做的。

    风阙靠近她的身体,腰间盈盈一握,用手拨开她脸上被风吹乱的一缕青丝,“那我也可以这样抱着你吗?”

    凤里牺双颊微晕,低头一笑,“可以……”

    凤阙轻轻托起她的脸,目光流连在她的唇角眉间:“那我……也可以吻你吗……?

    凤里牺仰着头慢慢闭上了眼睛……

    不周山的风雪那日也格外温柔,微微卷起一对玉人的裙角襟袖,任其缠绵风中,一处纷飞……

    许久,风阙睁开眼睛,泪水滴落在凤里牺的脸上,顺着她的面颊缓缓流下,葬在了雪里。他望着怀中仍双眼紧闭的牺儿,忍不住又将炙热的吻印在了她的鼻尖、眉心,温柔得像一滴水,一片落雪,一抹阳光……

    日暮时分,凤里牺为风阙披上雪袍,带他来到不周山顶,看苍茫雪舞、浩瀚云霞。

    “牺儿,算起来,今日是我的生辰。”风阙心意沉沉,墨瞳迷离。

    “真的吗?那你有什么想要的?我替你找来!”

    “不必了,吾愿已足。”风阙轻轻握着凤里牺的手,默默含情。其实他心中还有一愿,愿自己可以多活几日,陪着她走得远些、再远些,自己终究是个凡人,本性贪婪,一朝拥有,又想要天长地久……

    面对如此温情脉脉的风阙,凤里牺一时有些害羞:“那不如我带你去华胥国,时辰尚早,去看看城中……”凤里牺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她在风阙眼中看到了一丝惧意。

    想到深深宫墙之中,他被几人按倒在地,风胤命人用宫杖断其双腿;在牢房之内,刚刚醒来的风阙,又被架到刑椅之上,再度忍受极刑……凤里牺急忙改口:“还是不要了……我们不如去西海,西海也很美的……”

    “我没关系的,其实哪里都好……不如我们就呆在洞中,我给你抚琴……”

    “又不是我的生辰,那这样过,你不会失望吗?”

    “不会。”风阙是真的不想离开不周山,在这天地间,除了这山洞,他已无立身之所,容身之处。

    更重要的是,唯有这山洞此时能让他心安,他不要再有任何变故,只想无人打扰,在凤里牺身边渡过余生,他不敢冒任何风险走出不周山,怕再失去,怕再面对别离……

    可心念一转,若余生都将凤里牺禁锢在这洞中陪伴自己,她定会觉得无趣之极。她生性活泼洒脱,热情如火,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想必喜欢多姿多彩的生活。自己已经无法给她更多,难道连起码的自由快乐都无法给与……

    想到这里,风阙又接着说道:“其实华胥国王城之中有很多有趣的东西,若是天黑以后挂起灯笼,更是别具风味。”

    “你是说,你想去看看吗?”凤里牺倒是有些诧异。

    “你若抱着我,我就去!”风阙微微一笑,肩膀上挨了重重一下。

    “哦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手太重了,下次注意下次注意……”

    “咳咳……还有下次?……”

    凤里牺面上红云,为他重新系好松了的雪袍悬带,娇颜在暮色中明亮动人,秀发凌乱在风阙眼前,如丝如缕,缠绕千年。

    “羲儿,我们一日也不要分开好不好。”

    凤里牺停下,抬头看他目中星河,那墨瞳深处有迷茫的字句,她读懂了,一半是爱她,另一半,是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