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76章难得有情郎
    李商隐并不知道此刻的唐突正在为他的境遇颇多感慨,见唐突神色有异,不由抱拳施礼道:“某观公子神俊人物,绝非浪荡荒诞之辈,今日为何在潇湘馆内如此……如此唐突佳人呢?”

    唐突微微一笑:“流苏娘子名动天下,唐某也方少年,仰慕娘子前来一会,岂不是很正常?”

    “难道义山兄来此,不是为了仰慕美人吗?”

    李商隐满面涨红,只拱了拱手,又无言以对。

    他是出了名的老实人,性格内向。其实本来还想问问唐突这样的人物,怎就“认贼作父”声名如此狼藉,被唐突拿话一堵就再也问不出口了。

    鱼玄机在一旁看不过去,就轻挑峨眉,淡淡笑道:“唐公子何必欺负老实人?既然李义山提起这茬,奴家倒也想问问,公子来此意欲何为呢?”

    唐突耸耸肩:“某不是说了嘛,仰慕娘子人间绝色,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鱼玄机撇了撇樱唇小嘴:“奴家虽人在娼门,却只是卖艺不卖身。你要听奴家唱曲、抚琴或者在奴家这里饮茶论道,奴家乐于奉陪;可若是公子想要别的,还请退走。”

    “在这长安,还没有人能让幼薇自扫蓬门……”

    “不知那温飞卿又可否?”唐突见鱼玄机正言端色,笑吟吟道:“云峰满月放春情,历历银钩指下生。自恨罗衣掩诗句,举头空羡榜……娘子如此佳作,并没有打动那人,反而让某和义山兄这等,痴迷不已啊。”

    鱼玄机俏脸涨红,羞怒而起:“若公子依旧调戏幼薇,请恕奴家送客了!”

    李商隐也实在看不下去了,含怒道:“唐公子,何必欺人太甚?幼薇何等女子,你怎忍心一而再、再而三的戏弄?”

    唐突哈哈大笑:“唐某不过是一句戏言,娘子和义山兄何必当真?再者说,唐某并无恶意,只是心有所感,劝慰娘子两句。”

    唐突慢吞吞起身来:“娘子,义山兄,既然话不投机,那就改日再见吧。告辞!”

    唐突说完飘然推门,下楼。

    “羞日遮罗袖,愁春懒起妆;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枕上潜垂泪,花间暗断肠;自能窥宋玉,何必恨王昌。”

    阁楼下,清晰传来唐突高亢的吟唱声。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李商隐面色一变,望着鱼玄机泪如雨下的美丽面庞,心下百感交集,却是一句话都劝慰不出来。

    望着唐突远去行走在竹林中的挺拔背影,流苏泪光婆娑,默然不语。

    她并不知唐突这临别的“吟唱”,其实是她日后苦涩伤情的自白,用在此处,自然百分百扣荡她多情善感的心弦。

    这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少年呢?

    她意兴阑珊,慵懒地向李义山点了点头,轻轻道:“李公子,流苏疲乏,你我今日的诗词唱和就到此为止吧。公子请便,恕流苏不送。”

    说罢,流苏转身盈盈走进阁楼,蓬门掩住,寂静无声。

    楼下绿色竹林随风波动如海。

    李商隐慨叹一声,毅然转身下楼。

    他知道自己从此与流苏娘子再无半点缘分。

    但,他能抱怨这个名叫唐突的声名狼藉的少年吗?

    ……

    离开潇湘馆的唐九爷纵马扬鞭驰向城南的乐游原。

    汉宣帝立乐游庙,又名乐游苑,登上它可望长安城。正是踏春好时节,乐游原下游人如织。

    唐突下了马,回头凝望着另外一匹枣红马飞驰过来,面露苦笑。

    令狐婉一直在跟踪他,在平康坊险些堵住他。为了躲避佳人,他不得不避到此处,没想到令狐小娘子还是穷追不舍。

    令狐婉今日气炸了肺。

    如果说唐突投靠鱼弘志还有深意,那么,他跑去平康坊嚣张跋扈,与名妓流苏勾弄出满城风雨的风流韵事来,这又是哪一出?

    “唐突,你还要不要脸了?”

    令狐婉俏脸生霜,她翻身下马掐着腰站在原地,手里捏着一根银质柄子的闪亮马鞭。

    唐突苦笑:“娘子,唐某咋就不要脸了?”

    “你父亲死在仇士良的手上,宫里这群阉宦祸国殃民,荼毒天下,你不但不想为父报仇、为国锄奸,反而投靠了鱼弘志……”令狐婉跺了跺脚:“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唐突仰天打了个哈哈,耸耸肩道:“娘子,唐某该怎么去报仇呢?直接闯进宫去杀了仇士良?如果那么做,唐某就不是不要脸,而是不要命了。所以在不要脸和不要命之间,唐某选择保住小命,在长安生存下去,这有什么错呢?”

    令狐婉明知唐突这是强词诡辩的歪理,但还是一时语塞。

    唐突又笑道:“唐某听闻你兄令狐滈与那仇亢宗声色犬马过从甚密,与之相比,唐某拜在鱼大将军门下图个出身又算得了什么?”

    令狐婉俏面涨红。

    令狐楚是一代名臣,但令狐家的有些后人却不怎么成器。

    尤其是令狐绹的儿子令狐滈,也就是令狐婉的兄长,更是长安城中出名的浪荡纨绔,与仇亢宗朋比为奸臭名远扬。

    唐突瞥了难堪的佳人一眼,叹息道:“娘子,世间事半真半假,难以尽遂人意,我能做的无非是顺时而为、审时度势——这终究不过一场游戏而已,娘子你又何必当真?”

    “我到底是不是卖身求荣的人,娘子应该比谁都清楚。”

    令狐婉缓缓抬起头。

    她清澈的目光深深凝视着唐突,唐突面带温和笑容,任由春风和煦拂动衣襟,云淡风轻。

    但令狐婉马上就醒悟过来,唐突投在鱼弘志门下当门生的事她其实早已理解,她今日真正生气的……并不是这个。

    她旋即柳眉倒竖:“唐突,你还是不要脸!”

    唐突啼笑皆非:“我又怎么不要脸了?”

    “投靠阉贼的且不说,你还跑去平康坊……这也是审时度势、用心良苦?差点就让你给糊弄过去了!”

    “娘子,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哦。”唐突耸耸肩。

    “你……无耻!不要脸!”令狐婉恼羞成怒,手执马鞭跺了跺脚,背过身去。

    其实这个年月的贵族子弟狎妓不但不以为耻,反是一种风雅时尚。就算唐突真的去找了潇湘馆的姑娘,也不能称之为“无耻”。

    不过,令狐婉一直认为眼前的白衣少年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他不会像她的兄弟以及她认识的很多公子哥儿一样花天酒地……她真的很失落。

    令狐婉翻身上马,扬尘而去。

    马后,传来唐突悠长的一声轻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