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74章吾名唐九
    潇湘馆。

    老鸨子向如月和雪晴暗暗使了一个眼色。

    如月和雪晴当即巧笑倩兮一左一右贴了上来,如月娇笑着为唐突斟满一盏酒,媚笑道:“公子啊,为什么非要流苏出伺呐,难道有我们姐妹还不够吗?”

    雪晴秋波流转间,用酥胸紧贴着唐突的胳膊,还故意蹭了蹭:“奴家可是有求必应……看公子也是妙人,有酒就吃,要知道珍惜眼前人呢!”

    如月伸出纤纤素手夹起一颗金豆子,顺手塞进自己的抹胸间,抛了一个媚眼儿:“公子出手这般阔绰,如月和雪晴愿意一起伺候公子!”

    唐突冷笑一声,一把就推开如月和雪晴两女,动作有点粗野。

    “告诉你们,唐某今日不见到流苏,誓不罢休!”

    唐突拍着案几声色俱厉,嚣张至极。

    他又不是寻花问柳来的,他是来演戏的。

    这场戏已经开了场,哪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如月和雪晴柳眉紧蹙。

    她们从业数载阅人无数,还真没见过唐突这种油盐不进的愣头青。

    不,是一颗不知道轻重的驴屎蛋子。

    老鸨子心中怒极,表面上还是耐着性子陪笑道:“不瞒公子,我们家流苏娘子有个规矩,这个规矩全长安都知道,那就是谁要见她,必须要写诗一首,能得娘子欣赏和诗,方可见客,否则一切休提!”

    写诗?

    唐突呸了一声,大声道:“取纸笔来!”

    如月赶紧招呼龟公送来笔墨纸砚。

    唐突取过笔,在铺开的纸上大开大阖写下了龙飞凤舞的四个字,看得老鸨子、如月雪晴、马平安薛凯两人以及周遭围拢过来看热闹的嫖客,统统目瞪口呆。

    写了什么诗?

    屁都没有,只有四个字。

    吾名唐九!

    笔势雄浑,力透纸背。

    这种霸气,这种……众人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嚣张跋扈,真的让老鸨子噎得说不出话来。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

    长安城中,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号人物?

    “马兄,唐某这诗做得如何?”唐突撂下笔,傲慢地望向马平安。

    马平安面色复杂,连连点头:“九公子大才,为马某平生仅见,佩服佩服!”

    唐突又望向薛凯。

    薛凯像是吃了屎一样恶心,却还是小声勉强笑着拱了拱手,表示赞同。

    唐突哈哈大笑:“赶紧把唐某的诗作送进去,请流苏小娘子出来陪唐某吃酒!快去快去!”

    ……

    潇湘馆院外一带粉垣,院内千百竿翠竹掩。

    入门曲折游廊,廊上藤蔓攀附。馆内分前后两重,一明两暗。

    前院就是客人吃酒作乐的场所,相当于潇湘馆的营业大厅。

    而后院清幽叠深,竹海碧绿,院墙根有隙流入清水,绕至前院,盘旋竹林而出。

    竹林最深处有一栋两层阁楼,阁名蕙兰,便是长安第一名妓流苏的居所。

    作为卖艺不卖身,还有长安第一才女美誉的头牌歌姬,除了潇湘馆背后大人物钦点的贵客,以及能让流苏看得上眼的当世才子之外,她一概不见。

    比如时下就在阁楼内与她吟诗作对的青年士子李义山,这就是她看中的人物。

    如月匆匆而至。

    听闻前院来了一个不知好歹的纨绔子,嚣张跋扈点名要见她,流苏皱了皱柳眉,放下手里的书卷,向如月淡淡道:“如月,往常像这种无赖,阿娘早就派人赶了出去,为何今日却瞻前顾后……难道这人大有来头?”

    如月轻叹道:“流苏妹妹,你有所不知,这人好生无礼,阿娘早就恼了。但他与太常卿家的马公子、安王府内眷薛公子同来,阿娘见马平安和薛凯又似对他极为忌惮的样子,担心他来头大,就……”

    流苏红唇轻咬,倾城面色趋冷:“多大的来头?难道咱们潇湘馆又是好欺负的?难道因为一个来历不明的纨绔子弟,就要让流苏坏了规矩?”

    “流苏妹妹,阿娘的意思是……你在他的这幅字上题一首驳斥诗,也算是咱们全了规矩,他若是还敢闹事,阿娘自会处置。”

    如月说完就将唐突书写的字幅递了过去。

    吾名唐九!

    流苏展开字幅,却眸光一闪。

    她端详良久,将字幅递给一直坐在一侧默然不语的士子李义山,浅浅一笑:“李公子,你看看这字,似乎还不错。”

    李义山接过忍不住讶然一声,赞叹道:“娘子,此字气势雄浑,力透纸背,霸气之极。以其字观人,此子应该不是不学无术之徒。”

    “以义山看来,他似是故意题了这四个字来引起娘子的注意,至于他的真正用意,义山就不得而知了。”

    流苏沉默了下去。

    半响。

    流苏提笔就在唐突的字幅上写下了一首诗,蝇头小楷,一气呵成。

    士子李义山在旁观着,满眼的赞许爱慕。

    流苏将自己题诗的字幅吹干,交给如月轻轻道:“如月,还给他,告诉他,若是他能解我这首诗的寓意,我便破例见他一次。”

    ……

    前院厅中。

    唐突与马平安和薛凯二人推杯换盏,连吃了数盏酒。

    时下这种清汤寡水的酒对他来说毫无滋味,马薛二人更是虚与委蛇,气氛自然尴尬。

    唐突眼角的余光已经发现,老鸨子早就找好了十来个黑衣打手,看样子只要他还继续闹腾,一顿打是少不了了。

    打了还要送官。

    潇湘馆可不是善茬。

    唐突自然毫不在乎,他根本就是借题发挥,利用潇湘馆这种地方、借助潇湘馆内鱼龙混杂的各色人口,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毫无疑问,污名越盛,他这个打入太监内部的潜伏者就越安全。

    如月袅袅婷婷匆忙返回来,将流苏的回复诗给了唐突,唐突端着酒盏醉意朦胧,扯过来只看了一眼,眸光顿时愕然。

    “翠色连荒岸,烟姿入远楼。影铺秋水面,花落钓人头。根老藏鱼窟,枝低系客舟。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唐突举杯一饮而尽,心中诧异之极。

    这首诗分明是大唐那位著名女道士鱼玄机的名作,据说是写给初恋情人温庭筠表达衷肠的。

    而鱼玄机此人,史书一般判定她出生在距今的十多年后,怎么出现在了长安平康坊的潇湘馆呢?

    难道史书记载有误?

    也许吧,管它呢。

    唐突心里思量万千,面上却依旧是放浪形骸的粗野形色,他大刺刺取过笔来,蘸了浓墨,就在流苏蝇头小楷娟丽的诗边上,写下了潦草的一行字——

    老牛岂敢吃嫩草?

    写罢,唐突哈哈狂笑着将笔撂下,索性端起酒坛来,在众目睽睽之下,仰面灌了一个酣畅淋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