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73章潇湘馆
    潇湘馆内。

    唐突邀饮,薛凯和马平安不敢不从。

    三人一席,薛凯随意为两人点了两个稍有名气的美姬,如月和雪晴。

    两女属于不但陪酒还可以安寝、花钱可以应召的那一种,潇湘馆中的次花魁层级。

    那什么……你懂的。

    但唐突却大刺刺直接点了潇湘馆的绝对头牌流苏娘子。

    潇湘馆的规矩是进门先喝酒,开宴付半贯钱后,入席乐队奏乐和酒菜上席,才可请名妓娘子出来。

    如果留宿或者外带,另外算钱,价格不一。

    这里说的名妓娘子不包括头牌,流苏这种顶尖姑娘。

    所以说,潇湘馆这种地方,没大把的钱还是别来的好。

    平素里,即便不是头牌,就算是稍有名头的姑娘,也都有各自的规矩,并非有钱有权就能随便“见”的。

    至于流苏这种名贯长安的当红歌姬,你光有钱也没用。还要有让她仰慕的文采,否则根本进不得门,更遑论一亲芳泽了。

    一看唐突这种就是不懂规矩的暴发户。

    老鸨子满脸堆着媚笑解释道:“公子,实在抱歉,流苏娘子今日有恙不能见客,公子改日再来,老身一定让流苏出来给公子助助酒兴!”

    老鸨子不过是推托之词,当然也是为了试探一下唐突的财力。

    若是肯花钱,来得次数多了,一掷千金,让流苏陪一下也未尝不可。

    至于现在,一个不懂行的菜鸟,大言不惭要流苏陪酒,岂不是痴人说梦?

    别看唐突貌似与马平安和薛凯相熟,身份显然非富即贵,可老鸨子真没怎么在意。

    来潇湘馆的人,哪有普通人呢?就是当朝宰相,她也见过数人。别的五六品、七八品官员,那就更多了。

    再说能在平康坊开这么大的一间妓馆,日进斗金,背后不可能没有大靠山。

    谁敢在潇湘馆破坏规矩公开闹事,就是找死。

    听了老鸨子的话,唐突眼珠子一瞪,怒斥道:“少废话,赶紧把流苏叫出来,唐某有的是钱!”

    唐突不说假话。荣盛堂的生意火爆,复兴印社开业在即,加上神策军及长安某些人士源源不断的“孝敬”,他现在真不缺钱。

    这些狗日混账的钱反正来路不正,不要白不要。

    自打唐突开了鱼弘志的“毛塞”,鱼大将军敞开来敛财,顺带着唐突也赚了个盆满钵满。

    唐突啪地一声在案几上摔下一个锦囊,里面的几颗金豆子滚出来,亮晶晶、金灿灿得很是耀眼。

    老鸨子撇撇嘴,心道:土包子一枚,以为老娘没见过金子吗?

    马平安和薛凯鄙夷,各自垂下头去不吭声,心里暗暗幸灾乐祸:你这厮若是不长眼,要在潇湘馆闹事,那可是瞎了狗眼了。

    以为当了鱼弘志的门生,就能得意忘形,在长安城中横行无阻了,真是一个无知蠢货。

    作为长安贵二代中的出名的愣头青,当年薛凯也在潇湘馆碰过钉子。

    他可是被潇湘馆打了一顿板子,又送到了万年县受了一场惊吓,要不是李溶出面,恐怕他没有好果子吃。

    ……

    西市。

    在西市数百家贸易店铺中,荣盛堂的店面并不起眼。

    但这家新开的商号最近却成为西市最火爆的商号,天天人满为患顾客盈门。

    新式充气足球很快在长安城中流行起来,贵族家玩毬的人都玩上了这种黑白相间的羊皮毬,价格很高,每个五十文钱,平民消费不起。

    但长安缺有钱人吗?

    荣盛堂每日一百个毬的生产量,还是供不应求。

    今日荣盛堂又新上市了一种名为“香皂”的女性向新玩意,售价同样为五十文。

    一开始无人问津。当令狐楚家的孙小姐令狐婉带着婢女花五贯钱订购了一百块香皂后没多久,各门各家的小姐贵妇就开始纷至沓来。

    黄信对唐突搞出来的东西有着绝对的信心,他甚至懒得在广告促销上投入一文钱。

    反正这玩意方便实用,又放不坏,等长安城的女人们尝到甜头,还愁没有客源?

    荣盛堂出品,必是精品。售价当然高,物以稀为贵,有什么好奇怪的。

    黄信觉得唐突还是心太软,要依着他,定价还会翻一倍。

    这长安城中,最不缺的就是有钱人。有钱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喜欢猎奇,在新鲜事物上一掷万金都不在话下。

    接下来,荣盛堂还有更牛逼的爆款产品将一一上市。

    想起那雪白如玉的糖霜,提纯后的细盐……黄信躲在荣盛堂的后堂中心潮起伏,他不知道唐突脑子里究竟蕴藏着多少不为人知又信手拈来的奇思妙想,但他知道这些东西会给唐突和自己带来什么,又会给整个大唐带来什么。

    即便是用屁股想,黄信都明白,即便唐突目前在做的事情不成功,他也至少会成为天下最有钱的超级大商人。而一旦他正在做的谋划成功,他的前途更不可限量。

    而作为唐突的学生,他黄信一样会变成天下闻名的大人物。黄信忍不住攥紧了拳头。

    只要复兴印社这边开业成功,他就开始谋划着把荣盛堂的分号从开到东市,再慢慢辐射向大唐各州。

    令狐婉带着唐突的手抄本《西游记》回府研究去了,这些日子以来,令狐小娘子动用令狐家的各种资源,为黄信推进落实唐突的商业计划扫平了障碍。

    否则,以黄信一头扎进长安来的布衣少年,要在长安城这潭深水中开商号赚大钱,早就淹死了。

    而大吃货唐斗蹲在后院天井中,口中啃着一张热腾腾的胡饼,兴致勃勃盯着地面上一群黑压压的蚂蚁来回穿梭搬运食物。

    唐突不让唐斗跟随在身边,吃货除了吃之外就没别的事可做了。只要有饭食,他就不觉得无聊。当然,若是公子需要,他随时都会出现在唐突身边,哪怕是为唐突挡刀子,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黄信担心生意好了会有麻烦上门,就把这位吃货请到了店中坐镇。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的决定是多么正确。雄壮的唐斗往荣盛堂门口一站,牛刀小试,那些试图来挑衅的青皮无赖都吓得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