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71章长安纸贵
    唐突眼观鼻鼻观心,趺坐在案几后,沉默不语。

    不过,与他猜测中的不太一样,听了薛三的当面“诬告”,鱼弘志并没有任何发怒的表现,而是轻描淡写地挥挥手,不耐烦道:“好了,多大一点事?值得你专门跑杂家这里来一趟?”

    “别说唐九收点见面礼,你们都是杂家的门生,你平时收礼还少了?去吧,杂家还要与唐九饮酒作乐。”

    薛三闻言呆了呆。

    他心里那个怨愤啊,无语言表。

    当初他收点礼被其他人告上门来,可是被鱼弘志一顿杖责,打得死去活来,好几天都下不了床。

    可唐九收礼肆无忌惮,居然就成了“多大一点事”?

    人比人气死人。

    薛三面色涨红,敢怒不敢言。

    又闻得鱼弘志冷哼一声,赶紧慌不迭拜了拜,灰溜溜溜之大吉。

    薛三回到家不由分说就借故把侍寝的美婢痛打了一顿,打得娇滴滴的美婢鼻青脸肿惨叫连连。

    而唐突却跟鱼弘志喝了大半夜的酒,酒醉后又被留宿在府上。

    第二天早上消息传了出去,小太监王振口中的“唐九哥儿”就很自然地变成了“唐九爷”。

    唐九爷趾高气扬地在右神策军中进进出出,风头一时无人可及。在他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下,一向清正廉洁的鱼大将军突然变了嘴脸,开始大肆收礼。

    无论是谁,只要送上门来,鱼弘志一律来者不拒。

    更有甚者,他还暗示身边人发出他“需要钱”的信号,引得长安城中无数人飞蛾扑火。

    ……

    西市的荣盛堂已经开张一周了。

    毕竟是曾经当过皇帝的人,统率过数十万人的杂牌军,黄信的组织能力和管理能力毋庸置疑。

    他拿着唐突给的一千贯钱,按照唐突的思路,先开了这家商号。

    除了经营常规货物之外,陆陆续续,荣盛堂会上市一些稀奇古怪的新鲜玩意儿。譬如已经上市热销的新式充气足毬,譬如正在研制开发中的香皂、糖霜等等。

    假以时日,只要能在这个时代完成的小发明,唐突统统不会放过。

    既能改善大唐人民的生活质量,又会为自己赚来大把大把的钱财,利国利民利己,不干那是傻子。

    唐斗就是甩手大爷,光知道吃吃喝喝,吃饱了就睡。

    黄信完全变成了唐突的大管家,执行落实商业计划,掌管料理家务琐事,尽管他又买了几个奴仆婢女,还是忙得不可开交。

    见唐突从包袱中取出了两块石头,一块灰白色,一块青黑色,黄信的面色顿时变得很狂热。

    自打上次半夜三更唐突把他从睡梦中唤醒,亲眼见唐突用一盆黄泥水点化出雪白的糖霜来,唐突在黄信心目中的地位就攀升到了无所不能的神的高度。

    他暗暗决定跟在先生的身边,必须一直走到最后。

    神的弟子,也是神一般的人物。将来,他也会俯视凡尘。

    “先生,这是……”黄信的声音都在颤抖:“难道先生要点石成金吗?”

    唐突哑然失笑:“我又不是神仙,哪能点石成金。黄信,这两种石头产自青州一带,你派人去青州照样采掘,运来长安,多多益善。至于这种石头要做什么,日后再说。”

    黄信躬身应下。

    “还有荣盛堂的买卖,等慢慢物色到合适人手,你就不用亲自出面打理了。黄信,我知道你的心思,过段时间,我会请令狐家帮你举荐出仕,给你谋一个出身。在京可,放外也可。”唐突淡淡笑着,目光却炯炯。

    黄信摇头:“能在先生身边,得先生言传身教,学生就已经心满意足了,绝无做官出仕的想法。”

    唐突笑了笑,凝望着黄信一时无语。

    黄信是不是真的绝了做官的心思,不必去较真。

    对于唐突来说,目前一来是无人可用,二来黄信是最合适的人。要用黄信这样的人,必须牢牢将他控制在手上。

    有野心不是坏事,重要的是只要让他看到前进的希望,野心就会变成动力。

    “也好。黄信,我现在无法给你什么承诺。我只能说,风物长宜放眼量,你在我身边时间长了,有些事你自然会明白……”

    “学生明白。”

    黄信长揖下去,他火热的目光却投向唐突案头上那本只写了五十回的《西游记》。

    这是唐突夜半无聊时凭记忆默写的产物。

    所谓唐僧取经的神魔故事,唐斗看不懂,也不感兴趣,可黄信读了却惊为天人。

    更重要的是,他从中看到了财源滚滚。

    玄奘和尚西行天竺的事儿,并不久远。在民间,因此传播演绎出来的传说本就不少。而唐突如此妙笔生花的加工创作,一定会引发如潮的受众。

    唐突捏起这本手抄书递给了黄信:“你要是喜欢看,就拿去。不过,我还没有写完,日后再续吧。”

    黄信面色涨红,接过来双手捧着,犹豫再三才道:“先生才学绝世,却深藏不露,如此佳作如果不能出世,真是可惜。”

    唐突笑了:“你有话就直说,不用拍我马屁,我不吃这一套。”

    “先生,若是将此书刊印成册,会不会让长安纸贵?”黄信拱了拱手。

    唐突眸光中掠过一丝奇色,黄信的商业头脑如此敏锐,不能不让他吃惊。

    他本来想等日后抽时间先把活字印刷术搞出来,再做点卖书的文章,不成想黄信却想到了前头。

    看来,可以提前下手了。

    ……

    红日高悬,唐突骑着白马小雪,去了一趟九仙门的右神策军点卯,虚应其事。

    其实他压根不用去。

    作为鱼弘志的心腹门生,他当这个差事不过是挂名,什么活都不用干,但油水是少不了的。

    不要说平级的那些各曹参军,就是上头的长史和录事参军,以及更上头的判官、句覆官、表奏官、支计官、孔目官、驱使官之流,也没有人敢小觑他。

    从神策军回来,唐突锦衣白马招摇过市,去了他期待已久的平康坊。

    平康坊东邻东市,北与崇仁坊隔春明大道相邻,南邻宣阳坊,均为“要闹坊曲”。

    而尚书省官署位于皇城东,于是附近诸坊就成为举子、选人和外省驻京官吏和各地进京人员的聚集地。

    眼前的平康坊楼台亭谢鳞次栉比,三曲连绵不绝。

    唐突在马上深吸了一口气,看到此刻艳阳高照碧空如洗,他突然想起了诗人孟郊的名句并吟诵出声: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