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70章改变
    同为鱼弘志的门生,薛三、周五、宋七平时关系并不好,各怀鬼胎,互相倾轧甚至你争我斗都是家常便饭。

    可那是过去的事儿了。

    从唐九横空出世,尤其是在这场毬赛上拔得头筹,这三人就自动走在了一场。

    所谓“同仇敌忾”。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既然唐九成了他们各自的假想敌,薛三与周五宋七的结盟就成了情理之中的事情。

    唐突在右神策军中“走马上任”和“耀武扬威”的这个下午,见他大肆收受各路礼物,薛三、周五和宋七凑在一起,气得牙痒痒。

    同样是鱼弘志的人,他们当初咋没收到这么多的见面礼?

    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废物,这小厮何德何能?

    薛三心中燃烧着熊熊的嫉妒之火,烧得他眼珠子发红。

    在三人当中,他是器量最小的一个,最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强。

    周五则更多的是看到大把的财物眼红心热。

    他向宋七使了一个隐晦的眼神,宋七会意,立即故意叹息道:“造化弄人,时运不济,你我兄弟平常斗来斗去,结果反倒便宜了外人,让一个走了狗屎运的窝囊废骑在咱头上作威作福!”

    砰!

    薛三顿时拍案而起,面色铁青:“凭什么?”

    “凭毬技,他就算是比我们强也强不了多少,一个谁都看不起的窝囊废,凭什么骑在咱们头上?”

    周五酸溜溜地接过话茬:“三哥,其实不凭什么,就凭人家得宠呗。”

    宋七也附和:“是啊,竟然一来就给了个仓曹参军的肥缺,以后还能得了?算了,三兄,还是忍着吧,人家有大将军的宠信,你还能咋的?”

    薛三怒极,跺了跺脚,怒视了周五和宋七一眼,转身就走。

    这把火烧旺了。

    周五和宋七不约而同地嘿嘿阴笑一声,拍拍手,各自起身散去。

    这才刚刚入夜,暮鼓敲响,回荡在长安城的大小街坊。

    街面上行人渐绝,执行宵禁的年代,谁敢在街面上晃荡,被金吾卫的武侯们抓住那可是重罪。

    当然作为鱼弘志的门生和神策军军官,薛三基本上可以无视宵禁的规定。即便遇上巡夜的金吾卫,还是可以横着走。

    薛三急匆匆进了鱼弘志的大将军府。

    而在此之前,唐突早来了一步。

    与其他大太监比如仇士良的豪宅相比,鱼弘志府就显得太简朴,不但装修陈设寻常,家仆奴役也少。

    这大抵与鱼弘志不喜奢华、视金钱如粪土的性格息息相关。

    鱼弘志其实并非有什么上古君子之风,而是他作为真正的太监,无儿无女又无亲眷,光棍一条,敛财敛物留给谁呢?

    所以鱼弘志同志崇尚活在当下,与金钱相比,他更喜欢权力。

    还有一样,好虚名,喜欢受人吹捧。

    你越说他有君子之风,清正廉洁,他就越加以君子自诩,个人行止一应用度,全部刻意简朴。

    那些投在他门下来送礼的大商大贾和官宦子弟,很多都被他一顿杖责给赶出门去。久而久之,就没人敢送了。

    薛三当年就挨过一顿板子。

    不过他仗着一身好毬技,还是被鱼弘志纳入门下,这是另当别论了。

    鱼弘志诺大的客厅中只点了两盏灯,大抵还是为了宣示他简朴奉公的良好形象。

    鱼弘志紧盯着台下那一大堆的绢帛财宝,神色变幻。

    因为灯光昏暗,鱼弘志那张满是横肉的方脸上的面部表情让唐突有点看不清楚。

    良久。

    鱼弘志阴沉的声音才清晰无比地传进唐突的耳朵:“唐九,你可知杂家生平最痛恨的是什么?”

    唐突面不改色心不跳,躬身下去回答:“大将军为官做人两袖清风、清正廉洁,有上古君子之风。”

    鱼弘志冷冷道:“既然如此,你可知道你一边大肆收礼,一边又来给某家送礼,已经触犯了杂家的大忌?”

    唐突轻笑:“唐九岂敢触犯大将军的忌讳,破坏大将军的清名!只是唐九听闻圣上最近要修缮曲江池,因为国库空虚和群臣反对,迟迟不能动工,所以……”

    “今日唐九斗胆收礼所得,约有百余贯……这点钱自然是杯水车薪,但所谓积少成多,大将军如果敞开门路,长安城中来送礼的人必定络绎不绝。将此汇聚起来转呈宫中,为陛下分忧解难,不但无损大将军清名,反而更成当世美谈。”

    鱼弘志沉默了下去。

    片刻后,他放声大笑,霍然起身道:“好小厮!好心思!仗义疏财,真对杂家胃口!”

    “你很聪明。看来,今后杂家要听从你的建议,敞开门收礼了。来人,收拾东西,摆宴,杂家今夜要与唐九痛饮一番!”

    这点钱财,鱼弘志肯定看不上。

    但这是唐突的态度,尤其是唐突的态度还给他打开了一扇门。

    他与仇士良争宠争权已非一日,皇帝隐居深宫看上去已成傀儡,但越是在这种时候,鱼弘志越是迫切需要得到皇帝的“信任”,只有皇帝公开站在他这一边,他才能压仇士良一头。

    收了礼转手献给皇帝,借花献佛无本万利,赢得忠臣良将的名头。鱼弘志越想越觉得妙哉不可言,他粗野的笑声回荡在空旷的大厅中。

    这是他掌权以来第一次收礼,收得是如此的痛快淋漓。

    可想而知,从明天开始,鱼弘志就会转变作风,变成疯狂敛财之辈。

    要想掌控一个人,就从潜移默化的改变他开始。

    唐突站在一侧,面上挂着伪装的恭谨笑容,心中却异样的冰冷。

    这是他一个人的潜伏。

    真正的潜伏总是悄无声息,但是此处无声胜有声。

    ……

    家仆匆匆来报:“大将军,薛三将军拜见!”

    他来干什么?鱼弘志皱了皱眉。

    唐突撇嘴一笑,薛三来干什么,肯定是来告黑状的。

    他立即放下手中的酒盏,起身躬身一拜:“大将军,唐九告退!”

    鱼弘志挥了挥手,“躲什么,不用躲!你且安坐,让薛三进来!”

    鱼弘志自然也猜出薛三来干什么。

    过去,无论是薛三,还是周五宋七等人,都没少偷偷跑鱼弘志这边告其他人的小黑状。

    鱼弘志多数时候要么一笑置之,要么大手一挥和和稀泥,不会真的动怒。

    毕竟在鱼弘志心里,这些门生不过是他的玩具。

    再好的玩具也是玩具,在他心里并没有真正的高低上下之分。

    但就在这个晚上,唐九这个玩具的份量在他心里骤然加码了。

    薛三怀着恶毒的心思而来,进了厅却看到唐突,脸色很不自在。

    他固是小人,但要当着唐九的面打唐九的小报告,他还真有点说不出口来。

    唐突暗道侥幸。

    潜伏在一群狼中,他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和最大的警惕来防范薛三这些人,行动迅速,绝不拖泥带水。

    今日若是他不提前来鱼弘志府上“打了前站”,鱼弘志听了薛三的谗言,至少在表面上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这会直接影响他在神策军中的地位。

    “薛三,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安歇,来杂家府上作甚?”

    薛三咬了咬牙,毕恭毕敬地拜了下去:“大将军,唐九今日违犯禁条,在神策军中打着大将军的旗号大肆敛财,薛三闻之,不敢不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