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69章你有毬吗
    咚咚咚!

    鱼弘志亲自敲响了开毬的鼓点。

    这实际上是唐突穿越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毬,在青州与那群破皮无赖顶多就是戏耍,哪像今天这么正式。

    全场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盯着这一个黑白相间的羊皮毬。

    据说这是西市中新开的一家名为“荣盛堂”的商号、刚上市售卖的新式充气鞠球,售价五十文钱一个。

    价格很高,但胜在轻盈而有弹性。鱼弘志的右神策军中,已经购置了一批这种毬。

    薛三一脚将毬踢高,身子跃起,人在半空中一个干净利落的转身,毬就稳稳落在他的头顶上。

    薛三用头顶着毬,故意慢慢走来,目露嘲讽。

    周五和宋七两人,与薛三形成了三角形的站位。

    三人将唐突围在其中,毬在三人手上飞来飞去,故意将唐突当猴耍。

    周围传来此起彼伏的哄笑声。

    唐突站在原地不为所动,旁人以为他被玩傻了,实际上他是在想着将来如何对付仇士良的事儿。

    竟然走神了。

    薛三似乎是玩得腻了,突然就带球冲向了唐突这边的毬门。

    他轻轻一脚,毬飞射入门,鼓掌喝彩声不绝于耳。

    薛三向唐突勾了勾手,在走回己方半场与唐突擦肩而过的时候,大笑:“就凭你这种窝囊废,也敢号称蹴鞠高手,来跟吾辈争锋,简直就是不自量力、自取其辱。”

    周五宋七也相继奔跑返回己方场地。

    两人一前一后,故意用肩膀撞了唐突一下。

    至于唐突这边的两个球员,根本就不配合。远远躲在一旁,摆明了是要看他的笑话。

    薛三一脚将毬踢给了周五。

    周五用头颠了颠毬,故意慢吞吞靠近唐突,目光挑衅,叉开腿轻轻冷笑:“想要毬,就从杂家的胯下钻过去!”

    唐突撇了撇嘴,突然轻笑一声:“你有毬吗?”

    周五呆了呆,旋即涨红了脸。

    他是真没有毬,因为他是真太监。

    说句题外话,因为自己是真太监,鱼弘志特别讨厌假太监,他身边的人全部货真价实。

    周五暴跳如雷险些当场发作,但鱼弘志就在边上,此刻又是毬赛,他不敢公开破坏规则。

    周五怒视着若无其事的唐突,目光如果能杀人,唐突都不知道死多少回了。

    周五头顶着毬,奔跑着呼啸而过。

    连唐突都不得不承认,这厮的毬技甚是了得,至少是经过了数年的苦练才能熟能生巧。

    薛三和宋七一左一右来夹攻防卫。

    仗着他们体格魁梧,硬生生用身子狠狠撞向看上去体型瘦削的唐突,这要被撞中了,倒了地就未必能爬起来了。

    两人居心不善。

    唐突忍不住笑了,这种低级的夹击冲撞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他横向一个闪身,就跳出了夹攻的包围,出人意料地居然掉头跑回了自家毬门的前头。

    能玩蹴鞠的人说白了身手都不会差。

    薛三周五这些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唐突目测周五的速度,估计比现代短跑运动员也差不了多少。

    少年的体质不行,唐突知道自己要跟这三人拼体力拼消耗绝壁是死路一条,他的优势在于技战术运用和超强的控球能力。

    眼看周五顶着毬快速奔来,冲向毬门,唐突以逸待劳,迎上去虚晃了一下,伸腿做阻挡状,周五不得不收速跳跃进行躲避,毬自然落地。

    唐突轻易抢过毬,然后故意卖弄,手脚轮用,慢吞吞颠着毬转身小跑向对方毬门。

    薛三、周五、宋七恼羞成怒前来围堵。

    唐突大笑,扭头望着气急败坏的三人,吹了吹口哨,猛地一脚将毬向前踢向半空中,他用的力道不大不小,毬正好落在三人身后的半空中。

    尔后唐突骤然一个加速跑脱开重围,待毬从空中落下,复又置于他的掌控之中。

    唐突深吸一口气,略颠了颠毬,突然用一个华丽无比的倒挂流星,一脚将毬踢向了对方毬门。

    十余丈的距离,毬在空中呼啸而过,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轻盈入门。

    接下来,完全成了唐突一个人骚包的表演。

    他颠着毬如入无人之境,颠球、运球、带球、过人、人球分过的花样层出不穷,逗引得薛三几个人来回围堵疲于奔命,在雷鸣般的喝彩呐喊声中,他向所有的神策军军卒宣告了一件事:这个毬,姓唐。

    其实本来就是他发明的充气足球。

    完了,唐突又向周五勾了勾手指,咧嘴轻轻笑道:“你……没有毬,真的不行!”

    周五气得差点吐血。

    ……

    果然是毬技高人一等。

    唐九“毬王”的雅号,在右神策军内部引起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

    到了午后,唐九佩戴着鱼弘志的腰牌,戴着花红骑着高头大马小雪,在军中走马上任仓曹参军。

    所到之处,吹捧声不断。

    动静有点大。

    这当然也引起了仇士良的某种关注,不过,一个会踢毬的小子而已,也就仅此而已。

    对于鱼弘志热衷于这种无聊的游戏,仇士良心里很不屑。

    他虽然也在组毬队与鱼弘志争锋,但这不过是他迷惑外界的手段,他真正看重的是扫清障碍、培植亲信,牢牢掌控北衙禁军和内宫的大权,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掌控皇帝。

    仓曹参军是肥差,这位新参军又是鱼弘志门下新得宠的红人,神策军中的官宦富商子弟哪个不来攀交巴结。

    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唐突居然收到了各种贺礼财帛一大堆。

    唐突站在属于自己的“办公室”内,盯着这一堆财物啼笑皆非。

    他真没想到,一场无聊的毬赛,竟然能让鱼弘志放弃了几乎所有的猜疑,而又因此简单直接的得到了在神策军中的地位。

    这……真是无法言说。

    理想很丰满,现实如此荒诞。

    管中窥豹,这个帝国的穷途末路,就有了根深蒂固的理由。

    小太监王振笑嘻嘻地走进来,望向地上的财帛珍宝难以掩饰目光中的垂涎之色:“九哥儿真是一步登天,恭喜恭喜!”

    唐突拱了拱手汗颜道:“王兄,小弟实在是愧不敢当啊!”

    “杂家就说了,凭你这身毬技,有了大将军的宠信,今后九哥儿就吃香的喝辣的,像昨日你看中的那种胡姬,想要多少就有多少!”王振砸吧砸吧嘴。

    他不爱色,但对于金钱的抵抗力很低。

    这也基本上是所有太监的通病,除了鱼弘志这个另类。

    唐突笑:“王兄说笑了。这些财物,我准备取一半——另一半分成十份,王兄你取一份,剩下的还请王兄帮我上下打点……”

    王振楞了一下,旋即狂喜,但表面上还是故作推辞:“杂家岂能无功受禄,无缘无故的拿九哥儿的财物?”

    唐突摇摇头:“王兄何必客气?王兄对某有看顾提携的情分,今后在无论是在神策军还是在宫里,烦劳王兄指点的地方还多,这点礼物算什么?如果王兄瞧得起唐某,就请笑纳了!”

    唐突深施一礼。

    他心里很清楚,王振这种小太监,地位虽然卑微,但作用并不小。跟这些人搞好关系,他今后就一定能在皇城中畅通无阻。

    永远不要忽视身边小人物的作用。

    有时候,历史就是由一些小人物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