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68章入职
    悠扬的晨钟回荡在泱泱帝都的上空,东边天际刚刚露出了鱼肚白。

    解除了宵禁之后,唐珃母子就带着随身行囊乘了一座马车急匆匆从延兴门离开长安。

    此去洛阳,这一生恐再无回归长安之日。

    寄人篱下,前途渺茫。

    母子俩悲从中来,在延兴门外跪在地上冲着唐家的方向放声恸哭,只是无人理会。

    几个家仆婢女被唐珃母子带走,诺大的唐家府邸就剩下唐突一人。

    不,还有唐斗和黄信。

    唐突在卯时一刻起床,打着哈欠很快穿戴整齐。

    这是他去鱼弘志府上拜见,并去右神策军值司入职的第一天,万万不能迟到。

    这个时候,唐突才意识到在大唐生活真的很辛苦。那些朝中大臣天还不亮就要起床工作,遑论是忙于生计的普通人了。

    鱼弘志的府邸在翊善坊,距离唐家不算远。

    街面上行人稀少,大抵是因为朝政荒废,皇帝很久不开早朝,各级官员多数奔了皇城内的各家衙门,去大明宫的这个方向基本上没什么人。

    唐突骑马很快就赶到了鱼弘志府上,小太监王振早已等候在府门前。

    见唐突到来,两人就亲亲热热挽着手进了府内。

    曙光透亮。

    鱼弘志府正堂的台阶下,昂首挺胸站着三个华服青年。

    个头都跟唐突差不多,只是体型和体格要比他健硕多了。

    有一人穿着神策军的军便服。脸色苍白,目光阴鸷,一看就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货色。

    还有两人穿着与王振类似的太监执事袍服,想必是内侍省的高级执事太监。

    这三人目光各异,神态傲慢,双臂抱在胸前,一起打量着一袭白衣胡服干净利落的唐突。

    王振笑吟吟地挨个为唐突介绍:“这位是薛三将军,在神策军中任职。”

    这是鱼弘志门下排名第三的门生,姓薛,叫什么就不重要了。

    唐突赶紧抱拳见礼:“唐九见过三兄!”

    薛三撇撇嘴,鼻孔朝天。

    号称都是鱼弘志的门生伴当,但他们之间却没有半点情分在。

    听闻鱼弘志刚收的这个唐九小厮蹴鞠之术很是了得,如此会不会取代了自己在神策军中的地位,薛三有点担心。

    尤其是唐九刚拜入门下,鱼弘志居然就给了仓曹参军的肥差,又让薛三几个人很妒忌。

    王振继续介绍,态度明显比刚才面对薛三时更恭谨:“这两位是内侍省通判,周五爷和宋七爷。”

    内侍省通判是正五品下的官职,品级比王振高不少,而且都是顶头上司。

    唐突上前深施一礼:“见过五兄、七兄!”

    周五淡淡一笑,微微点头算是回应。

    至于宋七,则斜扫了唐突一眼,眼中的轻蔑溢于言表。

    王振已经提前给唐突做过介绍,鱼弘志前面的八个门生,除了薛三、周五和宋七在京之外,其他人都在外地藩镇中充任监军副使。

    这意味着薛三、周五和宋七三人,都是鱼弘志目前组建的蹴鞠队的主力队员。

    其他人为了前程,已经不踢球了。

    想想也是,陪着鱼弘志踢毬玩的目的就是为了前程,还能踢一辈子毬吗。

    虽然薛三这三人排斥的态度很明显,但唐突不以为意。

    他是冲鱼弘志来的,连鱼弘志都是利用的工具,何况是他们。

    所以唐突脸上继续堆满了恭谨的媚笑,低眉垂眼站在台阶下,等候鱼弘志的召见。

    片刻后,鱼弘志披着黑色的大氅精神饱满地走出来,唐突率先第一个反应过来,大礼参拜了下去:“见过大将军!”

    薛三、周五和宋七居然都慢了半拍。

    鱼弘志哈哈大笑,竟然俯身去亲自扶起了唐突:“好小子,来得好!你们几个都随杂家去九仙门,今日杂家要组织一场蹴鞠比赛,让你们各显本事。谁胜出,杂家重重有赏!”

    鱼弘志表面上明显对唐突高看一眼。

    薛三等人暗暗交换了一个复杂且不怀好意的眼神。

    ……

    作为皇帝禁军,右神策军驻扎在九仙门,左神策军驻扎在左银台门。

    一左一右,拱卫着大明宫。

    当然,作为统率整个神策军的北衙设在了玄武门外,仇士良平时一般在北衙办公。

    至于鱼弘志,多数时候在九仙门的分衙。

    红日初升,鱼弘志率唐突数人纵马抵达右神策军营地时,营门大开,身穿簇新明光甲的各级神策军军官和文职执事人员分列两旁,迎候多时了。

    多数人的目光都落在唐突和他的坐骑小雪身上。

    人俊马俏,煞是引人瞩目。

    鱼弘志又收了一个门生且安排在军中任职仓曹参军的消息,早在神策军中传开。

    今日由鱼弘志亲自主持的这场蹴鞠比赛,无非是唐突的公开亮相。

    也是试金石。

    是骡子是马,你必须拉出来遛遛。

    神策军的军旗在春风中猎猎飘扬,唐突脸上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眼前的场面着实壮观,军容看上去似乎也还严整。

    但唐突比谁都清楚,此刻的神策军日益腐化,军官多为富商官宦子弟充任,装备顶尖,可战斗力就……还是别提了。

    尤其是唐突看到点兵校场竟然被改造成了蹴鞠球场,一时无语凝噎,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不操练,以蹴鞠为乐,指望这样一支部队去拱卫京畿和皇帝安危吗?

    天大的笑话。

    这时的蹴鞠有好几种玩法,宫廷热衷的是双球门玩法。

    规则跟现代足球差不多,每队人数三、五、七人不等,设有双方守门员,裁判擂鼓助威,两个队激烈对抗,进球多者为胜。

    除此之外就是单球门蹴鞠。

    使的是脚上功夫,不能用手碰毬,以毬不落地穿过“风流眼”多者,为胜。

    还有还有不用球门的玩法,不拘泥于场地与人数,有毬有人就成局。等等。

    鱼弘志非常兴奋,他亲自擂鼓充作裁判。

    唐突与神策军另外的两名球员为一队,薛三、周五和宋七为一队,规则是不设守门员,可以手脚并用,进毬多者为胜。

    唐突知道今日这场毬关乎着他未来在右神策军中和鱼弘志心目中的地位,踢得好让鱼弘志爽了,他未来一切都会顺风顺水。

    而如果是相反,结果可想而知。

    唐突初来乍到,本意是略胜一筹,即达到目的,又不至于让薛三等人下不了台,免得树敌。

    再说一个踢毬的玩意儿,唐突也懒得去计较什么短长,不过是为了博取鱼弘志的信任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