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65章东市
    唐突和小太监王振并肩走了,情态热络。

    剩下马存亮父子走下府前台阶来,绕着两个镇宅的石狮子看了又看,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马存亮当了一辈子太监,锦衣玉食,也读了不少书。

    但他实在是弄不明白,这镇宅的石狮子难道还分公母?

    还公左母右,有这讲究?

    关键是唐突突然提到这事,到底什么意思啊?

    马存亮知道唐突不会无缘无故的信口开河,他的话必有深意。

    马存亮扭头望向长子马元谋,马元谋红着脸摇摇头。

    他也不懂。

    马存亮跺了跺脚,就进了府邸。他寻摸着一会请相熟的一个长安待考士子李义山过来看看,帮着解解惑。

    马存亮这边还蒙在鼓里,唐突与小太监王振并肩走在路上说说笑笑,就说了一些关于镇宅石狮子的风水常识。

    “王执事,一般大户人家门口的镇宅石狮子,都是一对,雌雄相对,摆放位置也很有讲究。”

    王振随意笑问:“杂家刚才听了九哥儿的话,也是好奇着。为什么石狮子镇宅还分公母?这是怎么区别的?”

    两人的关系正在无限拉近,随意更显亲切。

    “公狮子脚下踩着绣球,母狮子脚下踩着一头小狮子。王执事你若不信的话,可以以后注意一下,看是不是这样。”

    “而且,雄狮在左,雌狮在右,这代表着阴阳调和,不但可以辟邪镇宅,还寓意财运亨通、权力鼎盛和子孙延绵。反之……就坏了风水。”

    王振听了唐突的话,忍不住皱了皱眉。

    他突然想起唐突说马存亮家的石狮子竟然是两头母狮子,一反常规。

    如果按照所谓阴阳调和的逻辑,这似乎……寓意不好。

    谁知道这到底怎么回事,里面有没有不为人知的凶险隐秘?

    见唐突还要继续说下去,王振脸色一变,赶紧抓住他的手,摇摇头:“九哥儿,千万不要再说了,打住!这事与咱无关,小心祸从口出!”

    唐突啊了一声,老老实实闭住了嘴,眸光深处掠过一抹窃笑。

    他今日无意中发现马存亮家石狮子的异样,不由想起了在野史上读到的一则传闻。

    说是当年仇士良入宫之初担任内侍省监造,专门负责宫中大太监在宫外府邸的监工督造。这厮故意把王守澄、马存亮等这些等级别他高的大太监府邸门口的石狮子,统统搞成了两头母狮子。

    啥意思呢?

    让你阴阳不调,权力不生,断子绝孙。

    坏你家的风水。

    迷信不可信,居心真恶毒。

    后来位极人臣的王守澄被仇士良搞死,首领太监马存亮也走了下坡路成了秋后的蚂蚱,似乎蹦跶不了几天了。

    当年所有骑在头上的太监统统都被仇士良踩在了脚底下,估计他更为当年的小动作而得意万分。

    唐突本来觉得这种野史记载没有半点可信度,现在看多半是真的。

    他看都不用看,就猜测鱼弘志府门外的石狮子肯定也是两头母狮子,而仇氏自己府前却绝对是一公一母。

    反正明日就要去拜见鱼弘志,到时看看就行了。

    唐突不过是兴之所至随意“点拨”马存亮一下,做点煽风点火的小文章。

    马存亮很快就能搞清原委,鱼弘志最迟明天也能知晓,到时候大家就一起对仇士良恨之入骨吧。

    然后一起更换石狮子。

    唐突想到这里就忍不住要笑,他眼角的余光瞥着急匆匆行走的小太监王振,憋住笑意就追了上去。

    马存亮住在永嘉坊,唐家则在兴庆宫南边的道正坊,要绕过东宫穿过东市,大概有一公里的路程。

    其实唐突本来不想回唐家。

    但暂居令狐家肯定不是长法,他想安顿下来就从城东买个小宅子单过。

    至于唐家的所谓家产,他才不稀罕。

    他手里已经有了一千五百多贯的起步资金,假以时日,以他的脑力和作为穿越者的先天优势,钱还是问题吗?

    可鱼弘志别有所图,他让王振“保护”这刚收的第九个门生伴当唐突荣归故里,看似恩宠,实际上还是试探和观察。

    王振的步履很快,眼看繁盛的东市在望,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嘈杂的人声就一起扑面而至。

    唐突记得《长安志》上记载,东市货财一百二十行,四方奇珍,皆所聚集。

    这意味着只要你有钱,这里就没有你买不到的东西,或者说是……享受。红灯区平康坊就在那边,到了晚上,更是灯红酒绿。宵禁制度,对这里网开一面。

    长安大居不易,那是针对普通人的。

    唐突不愁衣食,买栋宅子也是举手之劳。

    他在跨进东市的瞬间,突然想去左边的平康坊里走一遭。

    他发誓自己只是想去开开眼界,绝对没有别的想法。

    走在摩肩接踵的行人商贾中,身边不时走过不少高鼻梁蓝眼睛的胡人。这就是长安啊,当世最大最繁荣的国际大都市。

    酒肆商铺,曲艺杂耍,美貌的胡姬当炉卖酒,袒胸露白的丰腴仕女三五成群,唐突左看右看,眼花缭乱。

    王振不得不停下脚步来等这个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

    “九哥儿,这东市贸易场乱哄哄的,有什么好瞧的?咱们快走,杂家好送你回家!”

    唐突干笑两声,望着路边一家酒肆门口,眼睛直勾勾地迈不动腿。

    王振扫了一眼,见酒肆门口站着一个身材高挑的胡姬,金发碧眼,挥动着纤纤素手,笑颜如花。

    王振哑然失笑:“九哥儿,你明日走马上任就是右神策军的仓曹参军,这可是绝对的肥差,将来有了钱,这种胡姬你想玩多少就买多少,回家去端茶斟酒、铺床叠被,有你享受的。”

    王振是真太监,对女色不感兴趣。

    “王执事,天色还早,小子请你吃一壶酒如何?”唐突扯住王振的衣袖,眼巴巴盯着。

    王振心道你喝酒是假,垂涎这胡姬是真的吧?

    不过他抬头看看天,想了想,还是笑着点点头:“好吧好吧,咱哥俩就去吃一顿酒!”

    有人请客喝酒,为什么不喝?

    唐突大喜,挎住了王振的膀子,两人亲亲热热进了酒肆。

    那貌美胡姬赶紧上前招呼,里面已经有不少食客。

    唐突笑眯眯地伸手在擦肩而过的胡姬身上摸了一把,引得胡姬一声惊叫,却旋即咯咯娇笑起来,向唐突挑逗地勾勾手指头。

    那意思是你如果敢来,老娘见多识广,还怕你这棵小嫩草?

    唐突哈哈笑,脸上的猥琐笑容,看得一旁的王振暗暗摇头。

    这才刚觉得他有点正行,不料现在就原形毕露了。

    两人正要找一个地方坐下吃酒。

    唐突突然发现了少年过去在长安的几个老相识,六七个锦衣少年,顶尖的长安权贵子弟。

    比如太常少卿马匡正的三子马平安,左千牛卫大将军裴元盛的四子裴庆,翰林学士承旨周墀的儿子周先喜。竟然还有宰相杨嗣复的庶子杨凌,安王李溶的小舅子哥薛凯……等等。

    过去的少年被这群公子哥儿真是欺负惨了,他窝囊废的名头说白了就是让这群同龄人给不遗余力传播开的。

    唐突拉王振来喝酒,无非是想进一步增进关系,为日后打基础,肯定不是因为好胡姬的美色。

    看到这群纨绔子弟,兴致顿时大减。

    怕当然谈不上。

    但心知这些孩子看到他一定会来挑衅,让他和王振喝顿酒都不会安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