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64章唐九
    “唐突,这位就是杂家跟你说过的鱼中尉、大将军,兼领内侍副总管,统率三宫执事。”

    马存亮起身来向堂下的唐突使了一个眼色。

    唐突有意而来,也是有备而来,闻言立即深拜了下去。

    他擅长表演的天赋立即操弄出来,秀美的脸上浮现起浓烈的谄媚之色,又略带着一点恰如其分的畏惧:“小子拜见大将军,恭祝大将军福寿安康!!”

    这个时候,唐突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觉得自己真像宋时的高俅,仗着能踢一脚好球,得到了康王殿下的赏识,一朝得宠青云直上。

    这跟绝世红颜靠床第美色博得君王青睐,似乎有异曲同工之妙啊。

    鱼弘志大笑,主动走下堂来,上上下下打量着唐突,“不错不错,好小厮!杂家真是没想到,唐家的小废物竟然是蹴鞠高手,正合我意。”

    唐突依旧媚笑:“还要指望大将军提携!”

    鱼弘志用力拍了拍唐突的肩膀,唐突啊呀了一声,身子吃痛立即矮了半截。

    鱼弘志又笑:“杂家手重,倒让你吃亏了。”

    鱼弘志走回堂上,复又端坐下去。

    他向马存亮笑道:“明公,你也知道,杂家这辈子无儿无女,身边就有八个门生伴当倒挺孝顺,平时里蹴鞠游戏,陪伴杂家,让杂家在公务之余也不寂寞。”

    鱼弘志这是暗示唐突可以拜入他门下了。

    马存亮面上陪着笑,心里却在暗暗感慨。

    马存亮知道唐突虽背着一个窝囊废的污名,但实际上是心高气傲的人物,这样的人肯与鱼弘志同流合污,无非是复仇之心甚切。

    唐突已经表演习惯了人人不齿的窝囊废,再表演一个投靠大太监的落魄子弟,更是轻车熟路。

    那时节,唐突再不犹豫,大礼参拜,口中恭谨道:“唐突拜见大将军,若能大将军不弃,今后当常伴左右,为大将军牵马坠镫!”

    唐时,只有父亲才能叫大人,见了官,无论对方官职再大都不能叫大人,只能称呼官职。

    鱼弘志欢喜无限,急匆匆再次从堂上下来,亲亲热热将唐突扶起来,又拉着他的手抚摸了两下,从怀中掏出一个锦囊里,里面估计装了几颗金灿灿的金豆子,赏给了唐突,算是见面礼了。

    唐突心里一阵恶寒,心说这厮不会是好男风吧?

    若是那样,自己宁肯放弃这鱼弘志,也断然不能上他的贼船。

    “好好好,杂家也不讲究什么规矩,反正从今天开始,有明公见证,你就是杂家门下的门生。唐突啊,杂家告诉你,在杂家门下,在你之前还有八个伴当,与杂家情同父子,既然你入门在后,就叫唐九吧。”

    鱼弘志不由分说,马存亮拍掌大笑。

    唐突估计,鱼弘志前面那八个门生伴当,估计也是按照入门顺序有了一个专属的代号。

    他再次拱手拜去:“唐九遵命!”

    这少年装龙像龙装虫就像虫,难怪过去这么多年他一直在装疯卖傻,长安城中无人识破他的真面目。

    马存亮服了。

    ……

    鱼弘志又收了一个蹴鞠高手当门生伴当,心下欢喜,在马存亮家吃酒吃得酩酊大醉。

    唐突陪酒。

    酒宴中,鱼弘志甚至随意许诺将推荐唐突进右神策军担任正八品下的仓曹参军,这岗位虽然等级不高,但却是绝对的肥差。

    掌管神策军右的勋考、假使、禄俸、公廨、田园、食料、医药、过所,如果说神策军长史相当于后勤部长和办公室主任,则仓曹参军事就相当于后勤部主管兼办公室主管。

    连马存亮都有点吃惊。

    可见唐突的毬技高,已经讨得了鱼弘志的欢心。

    唐突心下叹息,正八品的小吏尽管不入流,但神策军是皇帝禁军,这皇帝禁军职务的增减,不经有司,只凭大太监的一张嘴就可以入职?

    如此种种,大唐焉能不毁,皇帝哪还有什么权力。

    酒醉的鱼弘志扔给唐突一面腰牌,然后就吩咐贴身执事小太监陪伴唐突回唐家。

    用他的酒话说那就是,他鱼弘志大将军门下的人,岂能无家可归。唐家就是唐突的,谁也不能霸占。

    昂首挺胸地回去,给杂家夺回来!谁不服就灭了谁!这是鱼弘志的原话。

    唐突口中感激涕零,心中满是警惕。

    这哪里是鱼弘志的关爱,他还不至于对仅有一面之缘的唐突如此信任,这分明就是某种试探和监视。

    这鱼弘志看着粗鲁,真就像马存亮说得粗中有细。

    当然,唐突心知自己将来要面对的这些大太监,包括鱼弘志、仇士良、马存亮等人在内,其实都没有一个善茬和等闲之辈。

    一个不小心,就真的要前功尽弃。

    他又不真的是洛阳那条白龙转世,而就算是那条白龙,不是还遭了天师道人的暗算吗?

    不过,今日之事总算初步达到了目的。

    鱼弘志再精明,在唐突面前也像是一个透明人。

    他的心眼再多,唐突也有把握牢牢抓住他的性格缺陷,将之玩弄于股掌之中。

    鱼弘志酩酊大醉上马车回府,他吩咐的那个贴身小太监是内侍省的小执事,名叫王振,跟明朝的超级大权监王振重名。

    王振嘿嘿笑着拱了拱手:“九哥儿,咱们走吧,杂家送你回家,大将军说了,在这长安城里,今后谁敢再欺负你,谁敢再骂你是窝囊废,就让他后悔生在这个世上。”

    唐突知道鱼弘志这句话不是吹牛。

    鱼弘志的前八个门生伴当都是因为蹴鞠和击鞠,被鱼弘志举荐后一步登天,亲眼见唐突毬技高明,知道他在鱼面前必会受宠,王振自不敢怠慢。

    唐突清秀的脸上浮起圆滑的笑容。

    他顺手将鱼弘志给的见面礼,从那锦囊中掏出两颗金豆子来,硬塞在了王振手上。

    “有劳王执事,唐突不敢当,日后还请多多关照。”

    王振心说这小厮号称窝囊废,但似乎挺会来事儿啊。

    他笑着假意推辞道:“九哥儿,这是大将军给你的见面礼,杂家如何敢夺人所爱?”

    唐突故作发急:“王执事要是不收,就是看不起唐某了……哎,也难怪,我这种窝囊废,本来就没几个人看得起。”

    唐突叹息着,竟然转过身去对着马存亮府邸门口的石狮子自怨自艾,黯然神伤,似乎在抹一把眼泪。

    王振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太监,哪架得住唐突如此演技。

    他见状不禁苦笑,赶紧上前一番安抚,就将那两颗金豆子收进袖中。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这不通那不通,唯有金钱畅通无阻。

    这一来,两人的关系就拉近了太多。

    反正不管别人是怎么想的,小太监王振是怎么看唐突怎么顺眼。心道这到底是谁造的孽,这么可人、识时务的一个小郎君,又是官宦子弟,怎么偏偏就污蔑成了窝囊废呢?

    没天理!

    两人就待离开,唐突瞥见马存亮与马元谋并肩站在门口的台阶上,赶紧转身来向马存亮大礼参拜。

    马存亮当然是出来送鱼弘志的。

    马存亮轻轻笑着摆了摆手,示意唐突别装了,还是赶紧走人,免得露出破绽。

    唐突点点头,正要走,突然又停下脚步,扬手指了指马家门口镇宅的两个石狮子,恭谨道:“明公,这石狮子镇宅辟邪,本来应该一公一母,公左母右,但我看你家这两石狮子怎么都是母的?”

    好奇怪哦。

    马存亮父子顿时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