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62章出人意料
    哪怕是仇士良在一旁监督,李石这些宰相重臣还是吵成了一锅粥,这几乎是这个时代朋党之争的习惯场景了。

    不管是不是合适,只要你支持的,我一定会反对。

    党争之风,不要说皇帝李昂深恶痛疾,就连仇士良也鄙夷不屑。

    不过仇士良也乐见其成。

    只有大唐的朝臣们如此乐此不疲,他才能左右逢源,恩威并重,砥柱中流,把持朝政。

    不怕你们没有私心,就怕你们私心不重。

    李石、郑覃是李党的领袖,杨嗣复等人则是牛党魁首,而李固言是势单力薄的中间派,跟严休复一般。

    李石举荐让刘从谏遥领淄青节度使,然后委任刘从谏的心腹副职马从璐为淄青路观察使,总领节制淄青军政大事。

    杨嗣复则推荐尚书郎崔球为淄青节度,至于中间派李固言索性就一言不发,看着这两派争得面红耳赤。

    李昂听了大半个时辰,听得昏昏入睡。

    到最后,他实在是不胜其烦,索性就长身而起,复杂的眸光凝望着众臣之后的仇士良,淡淡道:“仇士良,你意下如何?”

    仇士良心中浮起一丝得意。

    他心道你们这些夯货争执了半天,最终拍板的还是杂家。

    就凭你们这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文臣废物,成不了什么气候。

    皇帝被杂家牢牢控制,至于你们,杂家不高兴了就宰一个以儆效尤,看你们还张狂?

    当然,仇士良的表面文章还是做得很足的。

    他毕恭毕敬向宝座上的皇帝深施一礼,别看他擅权阴毒把持朝政,但作为六根不全的太监,他还真没有觊觎这个无数人都热衷的宝座的意思,他要的只是活着的时候大权独揽。

    “大家,严休复居心叵测妄议朝政,形同谋逆,理当押解回京治罪。淄青所属官员如青州刺史朱腾等,亦需调任他处,免得再生事端。至于淄青藩镇的继任人选……奴婢以为……”仇士良沉吟着。

    事出突兀,他其实也没有思想准备,心里更没有合适人选。

    天下各路藩镇,刘从谏之流自不待言,其他人嘴上不说心中对太监专权大抵痛恨至极。

    而朝中这些文臣,除少数阿谀奉承者外,多数人也是如此。

    仇士良对此心知肚明,他再三权衡盘算,突然想起了一个人。

    谁呢?

    令狐楚。

    仇士良虽然也不喜欢令狐楚,但在仇士良心中,令狐氏是一个迂腐的文人,对武备一窍不通。

    加上令狐楚年纪大了,身体又不好,千里迢迢去淄青赴任没准就会死在半路上。

    当然更重要的是,令狐楚——相对于李石等人提报的人选,对仇士良而言是一个次优选择。

    “陛下,奴婢举荐太常卿、尚书左仆射、彭阳郡公兼盐铁转运使令狐楚,充任淄青藩镇节度使兼淄青路观察使。此人秉性忠义,颇有才干,又曾任太平军节度使,熟悉东夷政务民情,是最合适的人选了。奴婢同时举荐合门使仇从源为监军,即刻到任。”

    仇士良竟然举荐令狐楚?!

    不但皇帝李昂吃了一惊,就连李石等人都想不到。

    令狐楚当世名臣,也曾经出任太平军节度使,由他去接替严休复倒是不错的选择。

    现在的淄青镇与过去截然不同。

    淄青镇在最鼎盛的时候,下辖青、淄、齐、沂、密、海、登、莱、德、棣、曹、濮、兖、郓、徐十五州之多。

    建中年间四镇之乱中,淄青镇失去了德、棣、徐三州。元和李氏叛乱后,又被朝廷一分为三。

    淄、青、齐、登、莱五州为一镇,仍叫淄青镇;以郓、曹、濮3州为一镇,后赐号太平军;以兖、海、沂、密4州为一镇。

    令狐楚曾在淄青旧境内为官,熟悉山东风俗民情,这是实话。

    至于仇从源,这是仇士良的儿子,不过以太监出任藩镇参军这是惯例,虽然你可以说仇士良任人唯亲,但他也可以辩解称举贤不避亲,咋说咋有理。

    不能不说,对令狐楚皇帝还是基本满意的。

    一念及此,也是懒得再听李石这些人喋喋不休。

    李昂手一挥,冷冷道:“准奏。传旨,册封令狐楚为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充任淄青镇节度使兼淄青路观察使。仇从源为监军使。青州刺史朱腾改任淄青四面行营供军使、莱州刺史。罢了,到此为止,散朝!”

    皇帝拂袖而去。

    待皇帝的身影不见了踪迹,仇士良仰天大笑,冷冷扫了李石等一群大唐宰相名臣一眼,也扬长而去。

    ……

    因为唐突和唐斗、黄信暂住在京城令狐府中,所以唐突在当天深夜就得到了这个出人意料的任命消息。

    竟然是令狐楚?

    想不到啊想不到。

    看来历史的轨迹自唐突重生就开始细微改变了。

    严休复没死,令狐楚调任淄青,都属于改变的细枝末节。

    不过,对于唐突而言,这是最理想的结果了。

    严休复成功获救。令狐楚是能臣,总比那些尸位素餐之辈强。

    唐突估摸着,令狐楚到任还要有一段时间。

    等严休复被仇士良掌控的神策军押解进京之后,不甘心被调离青州的朱腾,必定与耿璐等人有一番火拼,结果几乎可以确定,朱腾灭了耿璐宋济,举起大旗割据青州。

    而将来有智囊刘蕡的辅佐和李文杰等能员的支持,以令狐楚的能力,调集数州大军包围青州,相信很快就能稳定淄青局面,朱腾掀不起什么浪头来。

    野心勃勃的朱家父女也就走到了尽头。

    他不杀伯仁,伯仁一样因他而死,这是不是比直接杀人更有意思。

    当年的李师道和李师古拥有十几州之地,兵强马壮,其叛乱尚且被唐廷剿灭,何况是朱腾。

    最大的问题在于令狐楚寿元将近,他会不会死在赴任的半路上或者在淄青就任不久就一命呜呼啊?

    不过这都是后话了,唐突暂时还是要把全部心神和精力用在如何对付仇士良上。

    干掉姓仇的,什么事都不成问题了。

    令狐婉一直想要把唐突推荐给祖父令狐楚。

    令狐小娘子是一番好意。

    她认为祖父是当朝高官,一封举荐书函给唐突谋一个七八品小京官的出身,举手之劳。

    其实她想的太简单了。

    仇士良一手遮天,哪个衙门敢要唐平的庶子?

    唐突婉言谢绝。所以他在令狐家住了好几天了,令狐楚并不知道唐平的废物庶子就住在他的府上。

    翌日上午。

    有令狐家仆从来报,说是永嘉坊的岐国公府上有请。

    唐突闻报,心知最重要的转折点到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