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60章一拍即合
    巍峨长安,清清渭水。

    这片土地经历了多少朝代的更迭,这片天空见证了多少悲欢离合,这条奔流不息的河水又荡涤了多少历史或者战火的烟尘。

    在没有回到长安之前,唐突似乎早已遗忘了帝都的美好。

    可当他真正呼吸着长安的清新的空气,就深刻感受到了少年对于长安那铭刻于心的家国情怀,正在一点点滋生被逐渐唤醒。

    左右两侧长达十里的河畔岸堤上,满是三五成群踏春聚餐饮宴的士子文人、权贵豪客。

    那些五颜六色花枝招展的襦裙少女、浓妆艳抹的丰腴贵妇在温暖和煦的风中奔跑着,互相嬉笑着。

    马存亮一家河岸边搭着华丽的凉棚,地上铺着血红名贵的波斯地毯,案几上摆着美酒佳肴和果品菜蔬。

    马存亮撇下家人缓步前行,示意跟随来的家仆退后,他在迎风而立观赏河景的唐突身后站定,笑了笑道:“唐家小郎,我们又见面了。”

    唐突回头来向马存亮拱手见礼:“唐突见过老先生。”

    马存亮大笑:“杂家马存亮,与你父唐侍郎也算相熟,你可还记得杂家的名字?”

    唐突不着痕迹地微微露出些许的震惊:“竟然是岐国公当面?!小子失礼了!”

    马存亮获准以开府仪同三司、右领军卫上将军之衔辞官,归居于长安永嘉里的私宅,获封岐国公。

    所以唐突以岐国公称之。

    “杂家今日见小郎君如此深藏不露的清爽人物,方知这世间传闻,多半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半点都不可信了。”

    唐突拱手笑:“唐某其实还是过去长安城中那个谁都看不起的窝囊废,唐家庶子,这一点没什么改变,让岐国公见笑了。”

    “听闻小郎去了青州,要入那青州刺史朱腾家做登门赘婿,不知如何又回了长安?”

    这是马存亮的试探。

    唐突知道必须要给马存亮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这出身市井、又入宫廷和官场浮沉了几十年的老油条,可不是这么好糊弄的,别看唐突救了他一命。

    一码归一码。

    “该怎么说呢……”

    唐突轻叹一声:“国公知道小子是唐家庶子,一直不受待见。长房母子视我如仇,日日羞辱,如果不是小子咬牙隐忍,恐怕也活不到今天。”

    “我奉父命远走青州,其实不为别的,就是为了过几年安生日子。至于朱家——家父遭遇不幸,唐家败落,国公觉得那青州刺史朱腾还愿意跟小子结亲吗?”

    马存亮点点头。

    家族内斗,嫡枝打压和毒害庶出的事儿司空见惯,唐家概莫能外。而唐家现在如此境地,与朱家的婚约自然无法维系。

    “杂家看小郎君麾下那两个小厮武艺高绝,绝非凡俗之辈……”马存亮借着攀谈继续试探。

    唐突笑:“两个家生奴而已。家门不幸,唐某身边也就剩下这两个仆从了。”

    马存亮眸光闪烁:“唐侍郎枉死,令人嗟叹。但其实与唐侍郎一起枉死送了性命的,朝中朝外足足有上千人,真是惨绝人寰,血流横河!每每想起此事,杂家扼腕叹息,无法自持!”

    唐突沉默了片刻,突然压低声音道:“请恕小子直言,行刺国公的杀手……竟然是宫里的人,而此刻国公竟然还敢在渭水河畔流连游玩,难道就不怕杀手卷土重来吗?”

    马存亮顿时怒形于色:“自打老夫致仕以来,尤其是这大半年之内,已经遭遇行刺数次。杂家就是安坐家中,灾祸也同样会从天而降,又能躲到哪里去?杂家索性豁出这条老命去,也要与那姓仇的不死不休!”

    甘露之变后,长安血案的导演者是大宦官仇士良。

    行刺马存亮的幕后主使是仇士良,祸乱大唐朝政的同样还是仇士良,这都是妇孺皆知公开的秘密。

    所以马存亮在情绪愤怒失控下,也不避讳唐突。

    除了唐突刚救了他一命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他认为两人同仇敌忾。

    “小郎君背负血海深仇,此番突然回长安来,莫非是……”马存亮轻轻道。

    为父报仇天经地义,这是这个时代最光明正大的理由。

    唐突淡淡反问道:“杀父之仇不共戴天,若是无动于衷,还是人吗?”

    马存亮仰天打了一个哈哈:“为父报仇,理所应当。不过,以杂家看来,小郎君要报仇难如登天。”

    “唐某一介落魄子弟,想要向当朝权宦寻仇,谈何容易?不过,国公,在这世上有两样东西无法逃避,一是生老病死,二是自己的内心。”

    “如果小子什么都不做,我会永远无法面对自己的内心。我这一辈子会惴惴不安,生不如死。所以,哪怕是飞蛾扑火,我也要试一试。”

    “这个世界热热闹闹,道路有千千万条……偏偏这一条,是我的在劫难逃。”

    唐突望着马存亮又轻轻道:“有些事无法逃避,也避无可避,这是很迫切的现实——比如国公屡次三番被刺杀,想必日后还会有。对方不达目的不罢休,难道国公不想做点什么,就这么眼睁睁地坐以待毙不成?”

    马存亮眸光凝结。

    他眺望着滔滔不绝的河水,袖中双手微微颤抖。

    他良久突然郑重其事拱手道:“杂家肯定不能坐以待毙。唐家小郎,你我同仇敌忾,杂家有一个不情之请。”

    马存亮又深深一揖:“杂家身边没有合适人手,还请小郎君贵仆出手,助我铲除此獠,为天下人除害,为大唐除害!也为杂家出了这口恶气!”

    唐突心道我费了这么多口舌,你终于还是主动开口了。

    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目标一致,完全可以一拍即合。

    仇士良不断派人行刺,摆明了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马存亮只要不甘心坐以待毙,就必须要干点什么。他一直想要反击,因为没有合适人选而没有下最后的决心。今日见唐突的家仆身手绝高,他其实从一开始就动了心思。

    但对于唐突来说,暗杀这种事太低级。

    不要说唐斗和黄信不适合当刺客,就算适合,他也不会让自己的人去给马存亮当枪使。

    像马存亮这种老奸巨猾的人,一旦行刺出了问题,所有的罪责都会推在唐家身上。

    这种事,唐突不可能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