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59章感同身受
    唐珃母子姗姗来迟。

    母子乘坐的马车在崎岖的山路上缓缓前行。

    这种简陋的马车非常颠簸,让车内的唐珃一路上唉声叹气叫苦不迭。

    豪华的马车家里倒是还有一辆。但唐珃无功名在身,又是被太监集团镇压的潜在对象之一,他敢坐吗?

    一旦被盯上或者被“举报”,他死定了。

    享受自然比不上小命更重要。

    唐家墓园外,母子匆匆下了车,与那两个提着香烛祭品篮子的仆从一起急急走来。

    却见一道修长的白衣身影凝立在唐平墓前。

    唐珃先是吃了一惊,旋即马上皱紧了眉头:难道是唐突那个小废物?他回长安来干什么,这时候回来,绝壁是要跟老子分家财……

    唐珃疾步奔跑过去。

    见果然是久违了的、他早就遗忘了的窝囊废兄弟唐突,唐珃脸色骤变。

    这废物烧饼怎么还活着啊,不是应该死在青州吗……或者留在朱家老老实实当一个吃软饭的,跑回来找死不成?

    唐珃气不打一处来。想起唐突来长安定然要对他的财产继承权构成很大威胁,又恶向胆边生。

    “你这废物还敢回来?唐家没有你这种窝囊废,赶紧滚回青州去!”

    唐珃习惯性地一脚踹了过去。

    因为他过去经常这么干,早就踹习惯了。

    唐珃这种酒色之徒其实能有什么力量,这一脚虚浮,但还是在唐突簇新的白衣上留下了一个清晰的脚印,触目惊心。

    唐突心防的底线几乎被唐珃这一脚生生踹开。

    兄弟相见,不由分说就是一脚踹来?

    唐突强自压住火气。他慢慢转过身来面对宋氏,简单行了一礼:“阿突见过大娘!”

    又向唐珃拱了拱手:“见过大兄!”

    礼不可废,不能落人话柄。

    宋氏同样声色俱厉道:“你来作甚?你父亲在世之时,就已经将你逐出家族。没收回青州那栋宅子,就算是老身和珃儿积德行善了,你还回来作甚?”

    “谁是你的大兄!你配吗?!你这个废物!”唐珃干脆又跳起脚踹了上去,正中唐突的胯部。

    唐突面色冷漠,动也不动一下,眸中的杀机渐渐凛冽起来。

    白衣少年如此人物,竟然生受一个落魄纨绔子的欺凌谩骂。在不远处,马存亮父子三人面色古怪,冷眼旁观。

    “阿耶,没想到这白衣少年郎居然是唐平的庶子,过去长安城中出了名的窝囊废……”

    马元谋一脸的不可思议。

    马存亮摆摆手,压低声音道:“稍安勿躁,静观其变,看看再说!”

    唐突深吸气,尽量舒缓着自己愤怒且即将爆发的情绪:“唐珃,你既不认我为弟,那也罢。我今天来是专程祭拜阿耶和娘,与你们无关。你让开,我们从今往后,便井水不犯河水。”

    唐珃呸了一声:“你算什么东西?你娘——也是个该死的贱货!”

    唐珃扭头见上官氏的墓碑居然重新竖起,冷笑着就冲过去,抱住墓碑使劲摇晃,又将唐突好不容易捯饬起来的墓碑再次推翻在地。

    他喘着粗气起身来,鄙夷挑衅地盯着唐突,还勾着嚣张的手指。

    此情此景之下,唐突直觉血涌脑际,胸中的怒火再也按捺不住。

    所谓龙有逆鳞触之必怒。

    少年唐突的娘自然也是他的娘,少年灵魂深处的哀伤让唐突瞬间怒发冲冠。累久的愤懑在心中熊熊燃烧起来,无休无止,唐突仰天长啸。

    唐斗本来躲在暗处再也忍不住了。他身形一晃,雄壮的身影就到了唐珃跟前。

    感受到主子悲愤的情绪,唐斗怒不可遏探手抓住了唐珃胸前的衣襟,毫不费力就将唐珃一百斤的单薄身子抻起来。

    唐珃拼命挣扎着、尖声大叫着,双脚无力虚浮在空中。

    他被杀气腾腾的唐斗冷视着,心内顿时大恐惧,一股黄汤从跨间津津而下,臭气熏天。

    唐斗灭唐珃如同杀一只草鸡。如果不是念唐珃是故家主之子,他早就出手了。

    宋氏惊慌失措、深一脚浅一脚地跑过来,却不敢真正近身来靠近唐斗,只在一旁哆哆嗦嗦地命令两个仆从上来解救唐珃:“你们……你们上去,救珃儿……”

    唐斗的勇猛和凶残,两个仆从是知道的。他们面面相觑,犹犹豫豫,哪敢上前。

    “唐珃,阿斗早就看不惯你了,你真的欺人太甚!你过去欺负公子也就算了,现在老爷都不在人世了,你竟然还敢……”唐斗举着唐珃的这条粗壮臂膀慢慢伸直,虬龙般的青筋暴跳,唐珃被向上举得更高。

    唐珃瘦削的身子,因为恐惧在风中激烈颤抖。像是一个随风摇摆的稻草人,小脸煞白再无半点血色。

    两个仆从看得心惊胆战。

    一个一百斤的大活人,被唐斗单手举起,还如此不费吹灰之力。

    宋氏在一旁,惊吓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来。

    她腿若筛糠,再也站不住,瘫倒在地。

    “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阿弟……看在父亲的面上……”

    唐珃涕泪交集,连哭带求饶。

    他也是真怕了。这种与灵魂伴生的大恐惧,在生死一线间的绝望无力,他一辈子都忘不掉。

    唐突缓缓转过身来,渐渐心平气和。他向唐斗摆摆手:“阿斗,放开他!”

    唐斗犹自不解气,他手一松,唐珃噗嗤一声惨叫着重重落在地上,栽了一个倒根葱。

    “去把我娘的墓碑扶正,然后再跪地请罪,从今往后,你我兄弟就是陌路人,互不相干。”唐突冷漠的声音传进唐珃耳中。

    唐珃不敢怠慢,忍着痛、连滚带爬到了上官氏的坟茔跟前,颤颤巍巍起身来,将他推翻的墓碑使劲扶起来,又立住。

    那两个仆从赶紧上去帮忙。

    唐珃跪在上官氏的墓前不敢动弹,肩头颤抖。不是因为伤心,而是因为害怕。

    唐斗这个过去的家生奴这回真的是把他吓坏了。

    唐突冰冷的目光从唐珃身上滑过,渐渐落在宋氏身上。

    宋氏慢慢低下头去。

    唐突冷笑着,指着唐家墓园入口处那一块天然存在的山石,唐斗会意,嘿嘿干笑着,一步就蹿了过去。

    唐斗俯下身去也不吐气开声,只用双臂圈住山石,略试了试份量,就猛拔出来。

    然后奋力高举过顶,将这山石向唐珃母子乘坐过来的那辆马车砸了过去。

    结果可想而知。

    烟尘弥漫中,马车倒翻,拉车的驽马受惊脱缰绳猛窜向了林中不知所踪。

    唐突突然心情转好,他大笑一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扬长而去。

    让这可恶的娘俩走几十里路,走回长安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