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58章复仇计划
    黄信不比唐斗,他的脑子比武力更靠谱。

    危在旦夕,黄信眼看救援不及,猛地怒喊了一嗓子:“兀那贼人,住手!”

    这声喊黄信用尽了平生气力,舌绽春雷。

    两个黑衣杀手显然吓了一大跳。

    其实不要说他们,就是更远一点的马存亮都受了惊,惊疑的目光冲来声处望去。

    杀手手里的弩箭正在瞄准、准备释放的关键时刻,突然身后平地惊雷来了这么一嗓子,作为人的生理本能,他们下意识就是扭头来看,手里的弩箭自然就慢了半拍,角度更偏了大半。

    两枚利箭呼啸而过。

    一枚在马存亮身前斜插入地,另一枚擦着马存亮的耳边乱发,险些将他左边肥硕的耳朵垂子给洞穿喽。

    而与此同时,两颗石子犹如流星赶月分两路飞射而至,分别击中了那两名黑衣杀手的前胸。

    杀手吃痛,立即调转弓弩,瞄向了半空中像苍鹰掠过天际一般猛扑过来的青衣小厮,以及另外一个黑衣少年。

    唐斗早上吃了一顿饱饭,浑身上下活跃着无穷澎湃的力量,他面容狰狞长枪挥舞扑向其中一名黑衣杀手。

    而另一侧,黄信长刀掠空,刀锋在绚烂的阳光下反射着森森的寒气。

    眼看黑衣杀手搭弓引箭,唐斗那黑厮就是一个活靶子,黄信心下一横,把手里的刀当成无坚不摧的暗器来用,飞掷过去将其中这名黑衣杀手贯穿胸腹,死死钉在了那棵春意盎然的柳树上。

    而这时,唐斗熊一般的壮硕身形才扑至。

    他跺了跺脚咆哮着手中长枪奋力一挥,格飞了剩余黑衣杀手裹着强风激射过来的利箭。

    两人配合如此默契。解决了一个,剩下一个就好办了。

    唐突暗暗松了一口气。

    什么是杀手?

    说白了就是经过专业训练的职业亡命徒,最大的特点就是不要命,狠。但眼前这名硕果仅存的黑衣杀手,却直接颠覆了唐突的三观。

    眼看横空跳出来的两个小厮武功高绝,双拳难敌四手,这厮竟然呼哨一声,扔下同伴的尸体掉头就逃了。

    杀手掉头,朝反方向没命奔逃,遁入柳林深处不见踪迹。

    唐突嘴角噙起一抹冷笑。

    这又验证了他的另外一个猜测,仇士良派出来的杀手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职业杀手,而多半是宫里的太监。

    而在那厢,侥幸保命的马存亮被闻讯而来的两个儿子和仆从团团保护起来。

    马存亮喘息着,脸色铁青,不过并不太慌乱。

    他惊魂未定的目光盯着前方林中,那两个救了他性命的小厮冲一个白衣少年郎躬身施礼,然后悄然退走。

    而那白衣少年郎面带微笑,一步步走向那黑衣杀手的尸体前,不顾血迹污秽,出人意料地俯下身去。

    顿了顿,白衣少年居然探手在死尸的跨间抓了抓,一会,还左右来回摸了摸。

    这……

    马家围观婢女们的脸色瞬间涨红。

    马存亮父子嘴角一抽,顿觉跨间生风。

    白衣少年郎却似是抓了一个空,起身来抬头望向马家人这边,脸上的表情很是有点古怪。

    杀手的跨间空空如也,绝对是太监。

    但唐突此时想到的是另外一个问题:不是说宫里有很多假太监,仇士良麾下的更多,他招徕了不少江湖亡命以各种渠道混进宫里,这个时候派出来的人难道不应该是假太监吗?

    看来传言并不可信。白衣少年郎叹了口气,向马家人这边走来,脚步沉稳有力,身形飘逸。

    马家的仆从很紧张。

    马存亮深吸了一口气,分开众人,走上前去向唐突拱手抱拳慨然道:“多谢小郎君派人仗义出手,还请问尊姓大名,救命之恩,杂家永志不忘!”

    唐突笑了笑,他心道报恩就拉倒吧,但我需要你帮我做点事。

    唐突也向马存亮拱手还礼道:“小可今日祭扫先人,无意间见这两名贼人意欲对老先生不利,就让家仆出手了。举手之劳,不必挂齿,就此别过。”

    唐突没有通名报姓。

    微微一笑间他步履加快,就与马家人擦肩而过,走向了另外一头的唐家墓园。

    他越是这样,越能引起马存亮的关注。

    唐突知道不用自己说,这后面的善后事宜自有马存亮处理。至于是经官还是不经官,唐突都无所谓,估计经官也没什么用,没有哪个衙门敢受理这种案子。

    计划成功,救下了马存亮,唐突心情愉快。

    所有的一切,发展的轨迹正在他的谋划设定中顺利前行。

    唐家墓园内,少年母亲上官氏的坟茔几乎被荒草淹没。

    更可恨的是那块“唐门上官氏”的青石小墓碑被推倒,静静散落在杂草中。

    唐突猛然想起,这是唐珃干的。

    唐平的这个嫡长子真是一个世间罕见的坏种。

    吃喝嫖赌,无所不为,而且极为自私。

    唐珃一向认为上官氏给父亲唐平又生了一个儿子,罪莫大焉,因为有人跟他分家产了。

    上官氏活着的时候,唐珃就没少使坏。而死了,就更不放在他的眼里了。

    就在少年离开长安去青州的那一年,他在母亲墓前拜别。唐珃赶来冷嘲热讽一番,又当着少年的面将上官氏的墓碑给生生推倒了。

    唐突缓缓拜倒在上官氏墓前,愤怒的眸子投向了唐平那同样因为没人打理而长满荒草的新坟。

    少年似乎并未完全消散的灵魂残片在唐突的灵魂深处躁动着,他的愤怒和压抑让唐突感同身受。

    唐平在世之时并不知晓,作为长安城中最著名的窝囊废,唐突这个庶子受到的最大和最多的屈辱,不是来自于府外,而就在唐家之内。

    唐珃母子背着唐平,天长日久对少年持久不断的欺压、辱骂,加上各种花样的体罚虐待,简直罄竹难书。

    此时此刻,唐突触景生情感慨万千。

    他无法想象,少年当年到底是如何忍得下这种非人折磨的。

    唐突拜伏在地,心中流淌过默默的誓言:你安息吧,早晚有一天,我会将那仇士良和所有阉贼都铲除干净,为你父亲和天下受害的人报仇雪恨。

    至于唐珃母子……

    唐突再拜下去,尔后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

    唐珃再坏也与少年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唐平仅存的骨肉后代,唐突不可能去报复。

    也没必要。

    过往一切,随风而去吧。

    唐突用力将上官氏的墓碑搬起来,又郑重地立在墓前。

    他今日虽来扫墓却没有携带香烛祭品,他要等诛杀仇士良的计划完成之后,再来一场正式的祭拜。

    贼人健在,唐平和所有的受害者的泉下有知,且请再等待一些时日,我一定会再来!

    在这个杀机四伏、弱肉强食的冰冷世界,有些事如果没有人做,就永远不会有人做了。唐突没有觉得自不量力,他只是认为自己没有选择。

    除非他真的心甘情愿躲在大唐一隅,养养花种种田,当一个与世无争的小地主。但像他这样的人,无论穿越多少世,骨子里的东西都很难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