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55章又是刘从谏?
    关于白龙的故事就到此为止,两人的谈话气氛明显融洽放松了许多。

    尽管元贞道人本心里并不完全相信,这段宿命冤仇会因为唐突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彻底消解。但毕竟是一个良好的开端,说明他这十几年的努力没有付之东流。

    此番相处,元贞道人明显感觉唐突变化很大,但变化在什么地方,他说不出来。

    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作为白龙转世,随着年龄渐长,越表现出各种神异不凡之处,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元贞道人的自动脑补,倒是省了唐突的很多口舌。

    最后一抹夕阳余晖渐渐散去,山间寒风入体,颇有寒意。

    唐突与元贞道人缓步攀上附近的一座山峰,站在峰顶眺望远方。

    暮色苍茫,周围群峦起伏,山川秀美。

    山下万盏华灯初上,万户炊烟袅袅,那城郭巍峨宫殿宏丽,让人心旷神怡。

    “唐家小郎,你如今已经离开青州要去长安,今后有什么打算?”元贞道人的心情是真不错。

    唐突笑了笑:“没错,我会先去长安,慢慢再图进取。至于日后,我还真没有什么具体的打算,视情况而定吧。”

    “长安帝都,阉宦把持朝政,皇帝昏庸无能,这大唐天下迟早易主。唐家小郎,贫道已将一身所学倾囊传给阿斗,你们主仆二人若能投奔明主,将来自会建功立业。若你没有明确的目标,贫道给你推荐一个去处如何?”

    唐突眸光闪烁。

    元贞道人的话让他突然意识到,这老道身上的世俗气息还真不是一般的重,看来他的真正身份绝不是上清宫被驱逐的道士那么简单。

    “道长请讲,唐某听着呢。”唐突不动声色。

    元贞道人挺直了腰板,神采飞扬道:“这天下大势,烽烟四起,群雄逐鹿。纵观各路藩镇,都不成气候。唯有璐州的昭义节度使刘从谏,有勇有谋,麾下二十万雄兵,堪成大事。贫道与那刘节度颇有渊源,他此刻正募集四方贤士,秣马厉兵,可给你休书一封,你去璐州定可谋个前程。”

    唐突心内一震。

    又是刘从谏!!

    严休复向他推荐刘从谏,而元贞道人竟然也向他推荐刘从谏!

    见唐突沉吟不语,元贞道人便又轻轻试探了一句:“唐家小郎,你意下如何?”

    “道长,日后再说吧。我如今只想返回长安,过几天安生日子。至于建功立业什么的,对我来说太遥远。再说我一个纨绔子都看不起的窝囊废,去璐州人家也未必瞧得上。”

    唐突笑笑,“至于阿斗,如果他想去投奔璐州,我也不会阻拦。告辞!”

    元贞道人无言以对。

    阿斗是死心眼的人,他比谁都清楚这个徒弟。要让阿斗离开唐突另谋出路,那是万万不可能的,想都不要想。

    唐突转身行去。

    山峰下,唐斗牵着马等候多时了。

    不多时,两人就消失在茫茫的山间夜色之中。

    月光皎洁,元贞道人心潮起伏。

    峰后密林中,闪出一道修长的黑衣身影。

    黑影慢慢靠近,元贞道人叹息道:“公子看这唐家小郎如何?”

    “道长所言果然不虚,此子的确深藏不露,大智若愚,头角峥嵘。”

    黑影渐渐走过来与元贞道人并肩而立,这是一个戴着黑色面罩体型瘦削的青年男子。

    一袭黑袍,腰间系着一枚白色的玉佩,在月光下熠熠闪光。

    “不过,道长你真能确定他才是那白龙转世,而不是唐斗?”黑影人明显有些怀疑。

    “确凿无疑。那鼎有天师符篆加持,不是凡人之力可以撼动。阿斗固有蛮力,也绝动不得。上上代天师临终曾言,此鼎遇土而开……贫道现在方恍然大悟,原来这个‘遇土而开’,不是五行的土,而是说的是唐突啊!”

    黑衣人闻言,突然轻笑道:“道长,你道家的仙魔之说,某家觉得太过虚幻缥缈了。而所谓天师斩龙一事,时过境迁,是真是假如今也很难评判。唐家这庶子固然不俗,但也仅此而已。”

    “某关心的还是这现实,大好河山天昏地暗,民不聊生。吾辈需汇集天下英豪,谋而起事。道长煞费苦心穷数年之力教导阿斗出来,此子天生神力勇猛无敌,若不能为我所用,真的是太可惜了。”

    黑衣人拱了拱手:“道长,既然如此,某先去了。咱们改日璐州再见。”

    元贞道人沉默了下去。

    ……

    夜色朦胧,山路两旁林深风紧。

    跑了邙山一趟,闹了一场上清宫,除了从元贞道人那里听了一个离谱的故事之外,几乎一无所获。

    唐突在山下回望山巅的星光点点,那上清宫的巍峨宫阙隐约可见。

    此刻他并不知道上清宫内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他思量的是像元贞这样一个出身天师道的道士,如何野心勃勃,掺和到了搅动天下风云的暗流中去。

    元贞是刘从谏的人吗?

    包括严休复在内的很多人或许都看好刘从谏是力挽狂澜的潜力股,但唐突却知道刘从谏并不能成事。

    就在几年之后,他就病死了。

    再往后,刘从谏的侄子刘稹自领昭义镇。会昌四年,宰相李德裕调遣成德、魏博、河中等八镇兵力攻打昭义军,史称“唐平刘稹泽潞之战”。刘稹兵败被杀,全族被屠,传首于京师。

    还是这一年的七月二十七日,唐武宗下诏命令掘刘从谏墓,将刘从谏尸首暴露于潞州街市三天,石雄又取刘从谏尸放置于场斩杀并剁成碎块。

    所以,像刘从谏这样的悲剧人物,时下的风光不过是假象,唐突恨不能有多远躲多远,岂能与之为伍。

    唐突扭头望着窝在马上昏昏欲睡的唐斗,轻轻道:“阿斗,你可想好了,这一辈子都要跟在我的身边?如果你有建功立业的想法,我建议你去洛阳城中投奔一个人,那人叫李德裕……”

    唐斗迷迷瞪瞪抬头来望着唐突:“公子,你喊我,是有饭吃了吗?”

    唐突哑然失笑。

    他突然心头一动。

    李德裕如今正寓居洛阳郁郁寡欢,既然自己来了洛阳,是不是这与管仲、商鞅、诸葛亮、王安石、张居正并列的“万古良相”会上一面?

    唐突想想还是算了。

    李德裕虽然遭贬,但也不是自己一个落魄少年能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