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54章大智若愚?
    老君观内遍地枯草夹杂着新芽萌生,几乎找不到一块干净的落脚之地。

    元贞道人从摇摇欲坠的偏殿中取出两枚破旧蒲团来,两人盘膝面对面坐下。

    “道长,你十年前就出现在长安,混进唐家说是要收我为徒。结果,临了却该收了阿斗为徒。五年前,你带着阿斗一走了之。前不久,你又带着阿斗出现在青州,还约我到洛阳来……”唐突耸耸肩:“我想问问道长,你到底想干什么?”

    元贞道人轻轻道:“贫道对小郎并无恶意,小郎君应该心知肚明,否则你就不会到洛阳来见贫道了。”

    唐突点点头,这是事实。

    元贞望着唐突。

    眼前的白衣少年目光清澈,透着深邃不见底。

    他能清晰感觉到此刻的唐突与往昔相比,多了一些让人看不透的东西……

    是他本性如此,还是一旦结束蛰伏,隐藏已久的锋芒再也无法遮掩呢?元贞道人目光闪烁起来。

    “过去很多年,小郎君在世人眼中,是一文不值的窝囊废,唐家以你为耻。但在贫道看来,小郎大智若愚,深藏不露,往日种种,不过是装疯卖傻而已……你既然从青州离开,贫道就知道你终于还是不甘蛰伏,今后将一飞冲天了。”

    唐突面不改色心不跳,却眨了眨眼。

    窝囊废的少年庶子,在元贞道人心目中竟然是大智若愚的奇人?

    元贞凝重的目光一直在唐突身上来回打转。

    唐突心知此时元贞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接下来他对自己说的话,或许就涉及真正的隐秘了。

    如果今日没有唐突主仆大闹上清宫并掀翻九足鼎的风波,元贞道人什么都不会说。

    在元贞道人看来,有些事已经无法逃避了。

    患得患失良久,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元贞道人再次干咳两声,轻轻道:“贫道之所以与小郎君立下洛阳上清宫之约,是想要验证一件事。”

    唐突眸光明亮,没有开口,静听下文。

    元贞道人声音低沉,将他之前在上清宫内讲的关于天师道上上代天师和伊洛河白龙之间的传奇故事,再次给唐突复述了一遍,不过细节更加生动。

    唐突面露奇色。

    鲤鱼跳龙门的故事他当然听过,但这种神话传说居然是真的吗……

    元贞道人娓娓动人的讲述让唐突感觉好诡异,作为经过了现代唯物主义思想和科技工具方法论熏陶的,独一无二的穿越者,他根本不相信世间真的会有龙这种神秘生物存在,尽管元贞道人言之凿凿。

    唐突更相信这是天师道后世好事者的牵强附会。

    杜撰某种灵异事件,给上上代天师所谓的道法高深形象涂脂抹粉。

    龙是什么,神兽堪比仙魔,天师仗剑斩龙说明什么?天师比仙魔法力更高一筹呗。

    只是这故事在六十年的口口相传过程中,渐渐演化为两个版本。

    一个是正面的。上上代天师斩龙是为民除害,已经写进了天师道的道经典籍。

    而另一个就是负面的,元贞道人口中的这个版本。上上代天师觊觎龙珠妄动杀念,坑害了这条白龙。白龙发下血誓,宣称他的转世身会在六十年后,再临上清宫与天师道不死不休。

    “上上代天师斩龙之后,非但没有得道飞升,还为正一教惹下了生死大仇,那真龙血誓不是等闲……”

    元贞道人说得一本正经,唐突听得一本正经,一直没有插话。

    他从元贞道人关于“正一教”而并非“本教”的说辞中,猜测他已经叛出了天师道。

    元贞道人定了定神,望着唐突,目光更加的炽热和复杂:“十七年前的一个深夜,贫道在这翠云峰上静坐苦修,突然心血沸腾,见那山下伊洛河中有一道五彩霞光冲天而起,在上清宫上方绕行三周,尔后飞往长安的方向。”

    “贫道心有所感,想起了上上代天师临终前的告诫,又想起了上代天师留下的箴言,再也无心清修,就起身去了长安。”

    “贫道经过明察暗访,在那一夜那个时辰,长安城中诞生的婴儿有七人,小郎君你便是其中之一。我隐在长安数年,一直在暗中观察,那六人先后夭折,只有小郎君声名狼藉但存活于世。但直至今天我才确信,你便是那白龙的转世。”

    唐突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啼笑皆非道:“道长你煞费苦心绕了一个大弯,讲了一个故事,原来是为了说我就是那白龙转世?”

    唐突起身来哈哈大笑:“你看我这样子,手无缚鸡之力,浑身病怏怏的,像是一条龙转世吗?”

    “你就是那条白龙转世,尤其是上清宫的九足龙鼎今日毁在你的手上,贫道更加确信无疑。”

    唐突打了个哈哈:“你搞错了,那是阿斗毁的,并不是我!”

    “阿斗空有一身蛮力,但若没有小郎君在,光是那天师符文镇压,就有千钧之力,他一个凡人如何能动得?贫道上次带他来上清宫,曾经有意让他试过,他拼尽全身力气也无济于事。所以……”

    “真假?”

    唐突苦笑,这牛鼻子老道不知道是真心这么想还是故意栽赃,反正就非认定他是什么白龙转世身了。

    “好吧,就算道长说的是真的。”唐突耸耸肩:“不过我也听明白了,道长煞费苦心地接近我,大概是担心我向天师道寻仇吧?”

    “其实,如我这般,连只鸡都杀不了,怎么能跟天师道为敌?道长想多了,真的想多了。”

    元贞道人面色陡然转肃,正色道:“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变化龙……”

    见元贞道人还要继续神神叨叨说下去,唐突忍不住以手扶额:“好了好了,道长放心,只要天师道不来招惹我,便井水不犯河水,如何?”

    元贞道人大喜:“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小郎君你要说话算话。也不枉贫道十七年奔波,以德化冤,用心良苦!”

    唐突撇了撇嘴,他就当元贞道人走火入魔了。

    硬赖老子是条龙?

    且不说唐突相信不相信这种事,其实这个世间到底有没有真龙存在,甚至他是不是那条白龙转世都不重要,他并未因此感到荣耀或者什么仇恨。

    重要的是他始终是他,他相信命运掌握在自己手里。

    命运在己不由人,我命由我不由天。

    他不可能去为一条神话传说中的白龙报仇雪恨,但如果天师道的道士主动找上门来,他自然也不会怕事。

    所以唐突觉得元贞道人的“用心良苦”白费了。

    他一时间大为失望。

    他本来以为能从元贞道人这里得到什么奇遇,至少能获得一些资源什么的,结果却遇上了一个走火入魔的神棍。

    白跑这一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