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52章闹翻天
    剑劈当头,杀气凛冽。

    唐突不知道这青年道士到底该有多恨自己,竟然劈出了这如同斩杀生死大仇的凶残一剑。

    像他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白衣少年郎,这一剑下来焉能有命在?

    唐突眼角的余光已经发现,在后殿与前殿连接的廊殿口处,此刻正站着七八个服饰更加华美的道士。

    打头的是一个头戴羽冠、颌下三缕黑须、仙风道骨年约五旬的黄袍老道,想必就是这北邙山上清宫的主持道士,在整个龙虎山上清宫管辖的天师道体系中位居高层。

    这老道士目露凝色,袍袖飘动,却是并没有喝止青年道士的行凶。

    唐突撇了撇嘴。他还躲避什么,如果身后的唐斗连这一剑都挡不下来,以后就别想吃饭了。

    唐斗其实早按捺不住了,见这贼道竟敢伤害自家公子,他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刹那间横向探手,握住道士持剑的手腕狠狠往下一拽,另一只手则扣住道士手臂与肩胛骨连接处的关节,用力一捏。

    道士陡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

    他整条手臂脱臼软塌塌地垂下来,手里的佩剑当即松落在地,斜插在脚边地上晃悠悠直发颤。

    青年道士痛得冷汗直流,险些瘫倒在地。

    唐斗犹自不解恨,顺势一脚就将道士踢翻在地。

    如果不是唐突阻拦,他一定还会跳上去再踩道士两脚。

    唐突微微笑着,他拍了拍手,望向了那缓缓走来的黄袍老道,一群紫袍道士紧随其后。

    那老道知道唐斗是仆从,就冷视着唐突声音嘶哑道:“小施主硬闯我上清宫山门在前,行凶伤人在后,可是欺我上清宫无人吗?”

    这老道一看就不是善茬。

    唐突知道今日之事已经很难善了。

    既然如此,就不如索性闹大。

    能见到元贞固然最好,见不到也罢,大不了一走了之,怕个鸟。

    唐突冷笑:“想必你便是这上清宫的主持老道了。我来此处求见故人,何来硬闯之说?这道士仗剑行凶,居然要害我的性命,若不是我这家仆还有几分本事,我岂不成了他的剑下之鬼?”

    老道手扶胡须,身后那几个魁梧的紫袍道士已经作势欲扑,个个目眦欲裂,手中剑均已出鞘。

    “若不是你擅闯本宫,本宫之人焉能仗剑驱逐?我这北邙山上清宫,乃是敕建玄元皇帝庙,即便是朝中贵人也不敢乱闯半步,你二人如此横行不法,冒犯三清重地,待本真人一道文书下到洛阳刺史处,治尔等一个流配三千里之罪!”老道苍眸中杀机频现。

    唐突纵声大笑:“就算是我擅闯山门,难道就该死吗?就算是我有罪,也该交有司处置。难道你们这上清宫竟能凌驾于大唐律法之上,随便私设刑堂,轻易夺人性命?”

    唐突又反唇相讥:“道家讲究清静无为,修真养性,可看看你们这群道士,动辄拔剑伤人,动辄妄动无名,如此这般,如何滋养长生,如何保国安民,如何教化众生?”

    老道被唐突一口气呛得哑口无言,原本道貌岸然的阴鸷长脸上青红不定。

    老道身后一个黑脸中年紫袍道士站出来怒斥道:“你这小厮竟敢对雍真人无礼!雍真人乃是上代天师嫡传第三子,本代天师之弟,本朝册封的冲天上应显佑保国真人、上清宫之主,位高尊崇,就连当今皇帝陛下都要礼遇三分!”

    唐突撇撇嘴,心道不要说你一个上代天师的儿子,就是张天师当面,我该骂还是要骂,谁给了你们这群牛鼻子臭道士草菅人命的特权?

    唐突早就猜出这老道身份不一般。

    天师道宗族传承,历代天师更是一脉相承,天师道的高层基本上都是张道陵的后代子孙,这没什么好奇怪的。

    说话间,紫袍中年道士挥了挥手:“这二人冒犯真人,亵渎圣教,罪在不赦,速速将他拿下送洛阳留守衙门治罪!若敢反抗……”

    紫袍中年道士冷哼一声,却没有把那句就地斩杀的话说出口来,毕竟是出家之人。

    一群大小道士顿时如临大敌挥剑包围过来,步步逼近。

    唐突心下冷笑,他心道若不把你们这上清宫闹个底朝天,我就不是长安城里著名的窝囊废。

    他往后退了一步,见那巨鼎在侧,眸光一转,扭头冲唐斗淡淡道:“阿斗,给我掀翻了这鼎!”

    唐斗稍稍有点犹豫。这鼎他上次跟元贞道人来的时候,也试过份量,基本上搞不动。

    但公子下了命令他不敢违抗,还是即纵身过去,俯身下去就扎下马步两臂张开,两手用力扣住了鼎炉的两个孔洞。

    鼎身过于庞大,一人难以环抱。

    唐突的本意是将这巨型鼎炉掀翻,给这群道士一点颜色看看。

    不料唐斗试了试手觉得这鼎似乎比上次轻太多了,就大喜过望,他凝神聚力双臂鼓荡,怒吼着猛地将那九足鼎炉原地拔起,又高高举起。

    包括宫主真人张雍在内,这群上清宫的大小道士们无不吓得毛骨悚然魂不附体,齐齐高诵无量仙尊,呆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老道张雍更是脸色煞白、冷汗津津。

    他身子踉跄双肩抖颤险些站不稳,急急振臂高呼道:“不当人子,速速放下!这是圣教镇压妖魔的重器,速速放下,否则贻害天下!!”

    粗野的唐斗这时候还管这些,他将这巨型鼎炉高举在头顶,咆哮如雷,如同凶神。

    唐突望着疯魔了一般的唐斗,心头突然泛起了某种突如其来的兴奋感。

    他就站在唐斗身后,阳光透过鼎炉的孔洞和符篆的空隙投射下来,给他和唐斗的全身都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红色,微风吹拂着他的衣袖飘飘欲仙。

    这个时候他才隐隐意识到,似乎自打踏进这北邙山上清宫的门槛,他的整个人都处在了一种莫名狂躁的状态中,胆大包天,竟敢要把这敕建道观闹个底朝天啊!

    轰!!

    轰隆隆!

    旁边的唐斗一个转身,狂笑着将手中的鼎炉奋力掷出。

    鼎炉转眼间就将上清宫的山门砸塌了大半,烟尘飞扬中,道士们哀嚎遍地,泪流满面。

    唐突嘴角一抽,这黑厮实在是太凶残了。

    谁让他去砸上清宫的山门了?

    问题是都闹了这么久,动静这么大,元贞道人还没有现身,难道他真的不是这上清宫的人?

    唐突摇摇头,拔脚就走。

    闹也闹了,这上清宫毕竟来历不凡,此时不走还能等着道士们通报官府来人抓他吗?

    唐斗愣了一下,赶紧跟上。

    两人身后,传来不少道士尖细嘶哑的痛哭流涕声。

    这群道士真是吓尿了。

    不过不是惊吓于唐斗的神力惊人,而是上清宫建宫之初由上上代天师亲自封印的镇妖法器,被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一个凶残少年当玩具给拔起,还砸塌了山门,那么下面法井中镇压的……

    那传说中的东西一旦因此脱困,天下人遭殃不遭殃他们根本不关心,他们担心的是龙虎山的追责治罪。

    张雍面容惨淡,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这个主持真人无论如何都难辞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