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49章所谓替天行道
    “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如此美景,在山东河南之地,大概也只有大野泽才有了。”

    唐突站在船上迎风而立,他不断引经据典侃侃而谈,每段话都有出处,衣袂纷飞,神采飞扬。

    少年黄巢被驳斥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他虽然平时也算是饱读诗书,但唐突说的这些他平时无法涉猎到。

    唐突话里话外天文地理无所不包,这绝不是普通读书人能拥有的才学。

    比如“大野泽渐进的人力无法抗拒的自然规律”,这听起来奥妙无穷玄之又玄的概念,像是在黄巢眼前打开了一扇门,让他透过这扇门看到了与众不同的东西。

    而触类旁通,他又仿佛悟通了很多道理。

    “这唐突如此博学,真是世间罕有的奇才。他到底是何等样人,又是长安哪家的权贵子弟?”

    黄巢慢慢低下头去,继续撑自己的船。

    想起唐突跟自己不过仿佛年纪,自己枉自平日里心比天高,与唐突一比,却什么都不是。

    这种自惭形秽的感觉,一旦产生就再也无休无止。始终萦绕在黄巢心中,他不由一阵阵意兴阑珊,感觉浑身无力。

    令狐婉静静坐在那里,粉嫩的双手托着腮,清澈如水的眸子凝望着唐突俊逸的背影,心潮激荡。

    如今种种,她终于明白先生刘蕡的判断是对的,眼前的白衣少年郎深藏不露,绝非常人。

    如果这样人真是不学无术的窝囊废,恐怕这大唐天下就没一个男子敢号称大丈夫了。

    “令狐娘子,那里其实也有一座山,名唤水泊梁山。而在那水泊梁山之上,有108名英雄好汉凭借天险安下了聚义山寨。”

    唐突望向远方,声音变得轻轻柔柔起来:“那梁山泊纵横河港一千条,四下方圆八百里,山排巨浪,水接遥天,鹅卵石迭迭如山,苦竹枪森森如雨,深港水汊,芦苇荡荡……”

    “唐公子说的水泊梁山莫须有,我辈在此啸聚多年,怎就不知?”

    少年黄巢撑着船忍不住插话道:“若真有你说的这108位英雄好汉,我日后倒是要去会他们一会!”

    梁山好汉要在后世北宋末年才出现,唐突不过是偶有所感,借未来的事讽刺黄巢而已,奈何他听不出。

    唐突朗声笑了:“那水泊梁山的英雄与你们的大野泽寨大不同,人家从来不打家劫舍,图财害命。相反,人家干的是除暴安良、杀富济贫、替天行道的大事儿!”

    “替天行道?!”

    黄巢心内一震,望向唐突的眸光中又多了一些复杂的光亮。

    他低下头去继续撑船,若有所思。

    半响。

    黄巢突然停下船篙,双手抱拳向唐突深施一礼道:“何谓天道,何谓替天行道,还请公子教我!”

    唐突微微一笑:“天之道,其犹张弓也!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道则不然,损不足,奉有余。”

    唐突张嘴就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有当神棍的潜质。

    “世界有其规则,是为天道。天道有常,不为尧存,不为桀亡,此乃天道也。所以替天行道,就是替上天平衡这人世间的不公道,比如我说的梁山好汉除暴安良、劫富济贫。”

    “公子说的这些我倒是也懂一些。这么说来,如今朝廷无道,官府横征暴敛民不聊生,我辈啸聚在大野泽中效仿古人揭竿而起,也算是替天行道了吧?”黄巢嘿嘿笑着。

    “你们这叫替天行道?你们对外劫掠过往客商,所得资财供养山寨上下逍遥快活,对内禁止周遭渔民下湖捕鱼,不知道坏了多少人的生计,还敢号称替天行道?天道是正道。高居庙堂之上者仁政爱民,这是正道;居于江湖之远者,行侠仗义济危扶困,这是正道;哪怕是升斗小民贩夫走卒,与人为善,和睦乡里,也是正道。至于你们,彻头彻尾就是黑道。若再有什么祸乱地方的野心,那就变成了邪魔外道,必将遗臭万年。”

    唐突义正辞严,似乎越说越气愤,扬手指着黄巢好一通斥责。

    说得少年黄巢掩面羞惭,自觉无脸见人了。

    令狐婉在一旁咯咯娇笑起来,心里那个爽快欢喜至极。

    唐突心中暗笑,他不知道黄巢回去之后,会不会在大野泽水寨中竖立起一杆替天行道的大旗。

    他也没指望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能改变黄巢这样一个野心勃勃的人,只是兴之所至略加点醒而已,能听则听,不听也任之。

    差不多正午时分,少年黄巢将敞篷船撑进了港口。

    眼见唐突和令狐婉及唐斗牵马上岸即将扬长而去,大家各奔东西,这辈子再也没有谋面之缘,目光闪烁不定。

    岸上,唐突深邃的目光投射在少年撑船而立的身影上,他略一拱手抱拳道:“此番多谢黄家小哥仗义相送,你我就此别过,他日若有缘,容再相见。”

    唐突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道,一别两散,永不相见。

    “公子且慢!”

    少年黄巢突然纵身越上了岸,然后一个箭步蹿到唐突身前,不由分说就推金山倒玉柱拜倒在唐突面前,慷慨道:“公子今日一席话,黄巢胜读十年书。我感觉过去种种,浑浑噩噩,都白活了。黄巢愿意拜公子为师,今后为公子牵马坠蹬,服侍左右!”

    唐突惊呆了。

    这黄巢竟然想要拜自己为师,追随在自己身边?

    这场戏是不是演得过头了,这副本设计的偏离主线太远了。

    令狐婉也很吃惊,有心阻止,却说不出话来。

    唐突沉吟不语,黄巢伏地不起。

    若黄巢不会成长为日后那个黄巢,他也并非一无是处。

    反过来说此人文武双全,心智稳健,留在身边似乎也是一个助力。

    但……此人毕竟不是普通人,他在二三十年后干的那些事,实在是太惊天动地,唐突心中怀有十万分的警惕。

    不警惕不行啊,一个不小心他就改天换地席卷天下,大浪滚滚要裹走千万性命。

    “恳求公子收下黄巢!巢愿意对天起誓,敬奉公子为父,任由公子驱使,若有半点不从,必天诛地灭!”

    黄巢斩钉截铁,抬头来又猛地叩下头去,叩地有声,额头上鲜血横流。

    古人崇信天人感应对誓言无比敬畏,这与现代人动不动赌咒发誓有着本质的区别。

    唐突后退一步,深深凝望着跪伏在自己脚下的黄巢。

    这少年此刻毕恭毕敬,这种形象与他记忆中啸聚百万农民军一度登基称帝的冲天上将军黄巢,可八竿子打不着。

    唐突其实也渐渐猜出了黄巢的真实心思。

    在大野泽中当水贼固然逍遥快活,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但对于一个不甘人下的不凡少年来说,那并不是他需要的。

    黄巢要的是当人上人,不白活一世。

    而他眼中的唐突才学绝世,身边还有令狐婉和唐斗这种人物,黄巢认定唐突绝非常人,日后迟早潜龙腾渊青云直上。依附在唐突身边,将来也好有个光明前途。

    本心里说,少年此刻其实已经厌倦了拦路劫财的黑道生涯,什么时候是个头呢?别看官府征剿不进来,但他还如此年轻,岂能当一辈子见不得光的水贼?

    “黄巢,唐某从不相信誓言,我只看行动。你若真心拜在我门下,就要遵从我的规矩,唯命是从。若日后你胆敢背叛唐某……”

    唐突的话还没说完,唐斗在一旁嘿嘿威胁道:“你敢背叛公子,阿斗一枪砸死你!”

    ……

    唐突最终还是决定收下少年黄巢。

    这种潜在的危险人物,留在身边随时观察随时敲打,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一点点磨灭黄巢的野心,使之归于正途。

    起兵造反不一定是错的,所谓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但他造的杀孽太重了,对整个天下经济社会文化的破坏,损毁的又何尝是一个大唐王朝的根基呢?

    在唐突眼里,这个大唐,可不是李氏皇族的大唐,而是天下人的大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