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48章典故
    其实令狐婉就是多此一举。

    有唐斗在,黄巢不敢轻举妄动。

    载着唐突四人的敞篷船,轻盈在复杂的水道中蜿蜒前行,足见少年黄巢娴熟的撑船本事。

    水贼的两条大船在后面慢慢相随,黑压压的水贼人头攒动,在船上鼓噪不已。

    多半是震慑性要挟,为的是保护人质黄巢的安危。

    若是他们当真弓箭齐发,唐斗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护不住唐突和令狐婉。

    唐突站在船尾迎风而立。

    水贼的大船在行进间距他们的敞篷船不足二十米,完全在水贼箭矢的射程范围之内。

    但有黄巢这个大头领公子在,唐突知道水贼不会妄动。

    唐突心里暗道一声侥幸。

    如果不是少年黄巢出人意料地冒了出来,被唐斗挟持为人质,今儿个他们还真很难逃出大野泽水寨。

    不说别的,这数百里的湖面,水道纵横交错极其复杂,就算是没有水贼追赶,没有人带路他们也出不去。

    至于黄巢这种人物,唐突知道寻常的威胁很难让他安之若素,可既然他如此配合,就只能说明他同意双方达成无形的默契,送他们出大野泽,然后井水不犯河水。

    你当你的水贼,我赶我的路。大路朝天,各走半边。

    唐突从一开始就吩咐唐斗不伤害水贼的性命,原因就在于要互相留一分余地。

    如果不加约束,唐斗那凶悍的性子上来,若把岸上拦阻的那十余名水贼或者水贼家属给杀了,纵然有黄巢作为人质,后面的水贼也断然不会善罢甘休。

    令狐婉一直都在如临大敌,她甚至在黄巢腰间系了一根绳索,一头牢牢绑在船中心的桅杆上。

    她担心水性娴熟的少年水贼黄巢会跳进水里一走了之,又担心黄巢会故意带错路,一颗玲珑心提在嗓子眼上,患得患失,半刻不得消停。

    至于唐斗,飘着腿坐在船头上,啃着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一条咸鱼干,居然津津有味。

    “齁不死你!”唐突没好气地过去踢了唐斗一脚:“你真是属猪的,逮住什么吃什么。”

    唐斗仰着脸,嘿嘿笑:“公子,真的好吃,要不你尝尝!”

    唐斗将半条留着他不少口水的鱼干递过来,唐突呸了一声,扭头就走。

    黄巢一边撑船,一边观察着唐突和阿斗两人这边的动静,眸光闪烁。

    ……

    一条黑色大鱼突的从行进中的敞篷船侧跃出水面,在半空中划了一道圆弧又落回水中,水花乱溅了众人一身,吓得精神高度紧张的令狐婉一大跳。

    唐突见状忍不住轻笑一声:“令狐娘子,你莫要紧张,放松些。再有不到一个时辰,我们就可上岸了。这回我们有黄家小哥送行,后面的山寨英雄……是不会难为我们的,放心。”

    在后面尾随了一个多时辰,如果山贼想要干点什么早就干了,也不至于任由敞篷船直奔岸边。

    到了这个时候,令狐婉也相信这一点,只是她还是不信任认真在撑船的黄巢,手里的绳索紧了紧,顺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香汗津津,压低声音道:“他要跳水跑了,把我们撂在船上可咋办?”

    “不会不会,黄家小哥是言而有信的英雄好汉,答应要送我们出去,就不会半途而废。”唐突耸耸肩。

    撑船的黄巢扭头来望着唐突和令狐婉,面色复杂道:“两位,我既然答应送你们出去,就不会出尔反尔。实话说,如果不是我送你们,别看公子那家生奴勇猛无敌,但寡不敌众,你们不可能逃得掉。”

    “不过你们也不要担心,我们水寨从不胡乱害人性命。劫掠过往客商,也是为了一干兄弟们能在这乱世中活下去……对了,还未请教公子高姓大名!”

    唐突笑笑:“在下唐突。这位是长安令狐家的令狐娘子!”

    黄巢早就识破了令狐婉的女扮男装了,闻言倒也不吃惊。

    他吃惊的是令狐婉过于显赫耀眼的家世出身:“可是长安令狐相家的家眷?!”

    宰相令狐楚天下闻名。

    令狐婉冷哼一笑,扭头过去,也不回答。

    黄巢沉默了下去。

    他愈加觉得自己的选择很正确。

    令狐楚是大唐的顶级权贵,掳掠了令狐楚的孙女,肯定会给水寨带来大麻烦。

    至于唐突,能与令狐婉同行,还有如此神勇惊人的家生奴跟随保护,想来身份更不简单。

    红日当空,清风徐来,湖面浩荡而平静。

    那山水相连、水天一色的无尽美景,看得唐突心旷神怡。

    他扭头向令狐婉笑道:“令狐娘子,这无边美景错过就错过了,你可知这大野泽的由来?”

    令狐婉摇摇头:“我不知,我只知道这是一个大湖,方圆数百里,环绕郓州等数州之地。开元年间,朝廷在此还有驻军。后来安禄山反叛,朝廷自河南道和太平军调军剿贼,这大野泽的军户所就裁撤了,再也没有设立。”

    “山海经图志上记载的精卫填海,那个海说的就是此地的大野泽。而黄家小哥家占据的那座高山,传说正是神农女儿精卫填海化成,所以山名精卫。不过在远古和上古时代,大野泽的面积其实还不像现在这么广大,而往后百余年……这大湖的面积还会扩大数倍不止。”

    唐突慢吞吞说着,心思开始飘远。

    他扬手指着湖面的最东头轻轻道:“令狐娘子,如今大野泽的湖面还在继续向东扩展,如果黄河随后再有几次决堤,河水冲击之下,大野泽就会与那边的数百里水泊连为一体……”

    唐突娓娓而谈对大野泽如数家珍,他的话听起来平淡无奇,其实蕴藏着不少天文地理学方面的知识。

    他又跟令狐婉讲了一些关于大野泽的形成、溯源和古今历史逸闻,本就是无事闲谈。

    唐突说的黄巢有些是认可的,这是他从小就知晓的常识,比如精卫填海的故事,那是他娘在他襁褓时就开始讲的故事。

    但唐突说大野泽逐渐在扩大,还是因为黄河决堤,尤其说百余年后的大野泽会比现在扩大数倍达到巅峰,而再数百年还会逐渐消亡。

    黄巢听了就很不以为然,认为唐突信口胡扯。

    其实也怪不得黄巢,他再不凡,受知识视野和当下时代认知的局限,有些事情他弄不懂、想不通也正常。

    唐突这还没说整个中原地区在上古时完全是一片汪洋大海呢,否则黄巢一定会认为唐突疯了。

    令狐婉听得很入神。

    她纷乱紧张的心神由此安定下来,她静静趺坐在唐突身边,朝唐突望去的东部湖水尽头望去,但除了黑黢黢的山水相连的分界线和一望无际的波光粼粼湖面之外,她其实什么都看不到。

    黄巢忍不住讥笑道:“唐公子,自我等祖辈起,这大野泽就是如今的局面,浩浩荡荡数百里。黄某自小长在湖上,深知湖面是否扩张取决于上天降雨多寡,夏季下雨多了,湖面自然会暴涨,可若是大旱,湖面又随之干枯缩减。但无论增减都不会太多,要说百年后湖水暴涨数倍,那纯粹是胡言乱语了。”

    “还有,大野泽从古至今怕不存在有千年之久了,公子却说几百年后湖水就会彻底消亡干枯……岂能让人信服?”

    黄巢本来想说你也就能糊弄一下身边这个令狐家的小傻妞,怕引起令狐婉的强烈反弹,就没敢往下说。

    唐突暗笑,心道你懂个屁。

    到明代后期,因为黄河长期稳定由淮入海,大野泽及梁山泊逐渐淤涸,蜀山、南旺、马场、马踏四湖大部淤积成为仅供夏季蓄洪的平缓洼地。

    而到了清康熙初年,梁山泊周围“村落比密,塍畴交错”,湖泊已经全部被屯垦为肥沃农田。

    再到现代社会,就只留下一座东平湖作为大野泽曾经存在的遗迹见证罢了。

    唐突心道,反正闲着无事,就给你普及一点水文地理知识。免得你黄巢真以为自己天生圣人,坐井观天、狂妄自负,不知道世界到底有多大。

    “黄家小哥,这大野泽上古时为华夏先民部族的发源之地。炎帝、蚩尤率八十一氏族生活在大野泽周围。黄帝战蚩尤,蚩尤被杀,身葬两处:一部分葬在大野泽南岸,一部分葬在大野泽东岸数十里外的梁宝寺地方。水经注上有标绘,春秋战国时巨野泽环城而水,泽东西长约百里,南北宽约三十里。”

    “而今,大野泽湖面浩荡,南北百余里,东西四百里,这还是隋朝年间的测量。与上古相比,扩大了何止数倍?”

    “黄家小哥,你自不知,大野泽从不断扩大到逐步消亡,是一个长期的渐进过程,这是自然规律,人力无法抗拒。汉武帝元光三年,黄河决口于瓠子,东南注巨野,通于淮泗。此次黄河决口长达二十余年,导致大野泽湖底抬高,湖面扩大。对此,《史记?河渠书》有明确记载。”

    “晋太和四年桓温伐燕,义熙十四年刘裕伐秦,都曾经利用巨野泽,引战舰自济入河。当时巨野湖泽广大,南通洙泗,北连清济,旧县故城,正在泽中,这说明巨野泽还在扩大中。这是本朝水经注的记载。”

    “因此,大野泽湖面扩大,追根溯源,在于黄河决堤冲击江河汇流所致。若此后数百年,随着对黄河水患治理的逐步增强,等黄河水经淮稳定入海之后,久而久之,大野泽得不到水源补充,慢慢干枯直至消亡,又有什么好奇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