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46章少年黄巢
    唐突眉头紧蹙。

    皎月渐斜,都后半夜了。

    这几个好赌的水贼竟还在赌个不停,着实烦人的紧。

    转眼间就是拂晓时分,黎明的风更加清凉,一阵阵卷进柴房,吹得令狐婉全身寒意泛起,忍不住缩起身来双手抱膝,又竖起了白衣胡服的大翻领,遮挡住那大半截暴露出来的白皙玉颈。

    门外有五个水贼,宅子里或许还有另外几个人。

    此刻动手,唐突思量着在猝不及防之下,唐斗应该完全可以尽量不搞出大的动静,控制住外面几人。

    然后他们快速挟持黄小山出渔村直奔码头,但是……需要令狐婉的帮助。

    坐骑、行李及唐斗的长枪就在院中。

    有因为吃了亏正心怀滔天怒气的唐斗一枪在手,即便是遭遇数十贼人,也能带他们闯出去。

    当然,硬闯是最坏的打算了。

    事不宜迟,唐突决定即刻动手。

    他回头来静静凝望着令狐婉。

    令狐婉猫起身来,两人目光相接,她顿了顿,俏脸凝重:“要……还要杀人吗?”

    她的声音有点颤抖。

    她虽然自诩为侠女令狐,武功高强,其实并没有真正经历过战仗,更没有见过血。

    譬如她被掳来,不代表她的武功就这么不堪一击,只是她心不狠、神不定,跟亡命徒相比落在下风是正常的。

    但她也不傻心里很明白,要想从水贼的老巢中逃出去,想要不见血是不可能的。

    门外这几个贼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徒,如果真控制不住那也只能下狠手。

    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面对一群穷凶极恶的水贼,妇人之仁是自己找死。

    唐突让唐斗躲在门后一侧。

    唐突向令狐婉摆摆手,令狐婉定了定神,强忍住满腹的紧张,躲在柴门的另外一边,然后用手重重砸了门几下。

    水贼王大牛听到动静,咒骂着走过来,打开门锁,一脚踹开柴门,大刺刺走进来大骂:“是谁?不老实呆着,想死吗?”

    唐斗猛地窜出去就到了王大牛身侧,他用刚从公子那里学来的方法,挥掌用力斩向王大牛的后脑勺,王大牛叫都没叫一声就被打晕过去。

    为确保一击必中,唐斗下手很重。王大牛虽然不至于丧命,但醒过来后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唐突就不敢保证了。

    万一嘴歪着,天天淌哈喇子,就自求多福吧。

    门外还有四个贼人。

    唐突轻笑,拍了拍手。

    唐斗得令猛冲出去,卷起一阵风。

    令狐婉也咬了咬银牙、跺了跺脚跟着冲出去。

    但唐斗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掌刀似流星,左挥右斩,令狐婉还没来得及下手,除黄小山之外的其他三个水贼都已经躺在冰冷的地上失去了知觉。

    敲击后脑勺其实是一种很笨的办法,需要的力量很大,而且力度不好掌握,不小心就容易把人给搞死,唐斗前面打晕王大牛就敲了后脑勺。

    那是因为他下手的角度不好,不得不为之。

    化掌为刀,斩在人的颈部前外侧部位,致人晕厥。

    唐突说这种手刀法其实是有科学根据的,利用颈总动脉分叉处的压力感受器颈动脉窦,强力刺激它以触发减压反射,使得脑供血急剧下降产生昏迷。

    这家生奴下手太快了……令狐婉看得目瞪口呆,樱唇翕张,一句话也说不出口来。

    而那小贼黄小山,他发出的那声尖细的喊叫还未完全出口,就被唐斗重重一拳击打在后颈发际处,身子软绵绵倒在了地上。

    唐突倒背双手走出柴房,里面那群肥羊看得目瞪口呆,却没有一个人敢逃。

    唐斗牵过宝马小雪,一手提溜起晕厥的黄小山搭在马背上,唐突心道这厮终于还是有机会骑乘在小雪身上了。

    然后唐斗一手抓起长枪,向唐突和令狐婉摆了摆手闷声道:“公子,令狐娘子,快走!”

    令狐婉犹豫了一下,扬手指了指柴房内被捆绑着或者仍旧在昏迷不醒的那一些个被水贼掳来的人,“把这些人一并救了吧?”

    唐突摇头,径自将小雪的马缰绳塞在了令狐婉手中,率先行去。

    他不是不想救这些人,但人一多,谁也逃不出去,还不如让他们留下,反正水贼图的是财,只要他们的亲眷肯下本钱,至少性命是能保得住的。

    这个时候,东边天际已经露出了鱼肚白,天光渐渐放亮。

    三人挟持着黄小山出了这间大宅,急匆匆沿着渔村通往码头的土路上奔行。

    眼看码头赫然在望,那一艘艘大船沐浴在黎明的水雾中若隐若现。

    令狐婉刚暗暗松了一口气,就突听一支刺耳的响箭飞射上空,在高高的云层炸响,惊动无数栖息在密林中的宿鸟乱飞。

    不好!

    唐突脸色骤变。

    渔村深处传来铛铛铛嘹亮的鸣锣之声,旋即是杂乱无章的奔跑脚步声,不知道有多少渔村的人奔行出家,呐喊着追了上来。

    水贼的家属自然也不是善茬。

    唐突和令狐婉牵马快走,唐斗则持枪断后。

    两人慌不迭抬着那黄小山上了一艘敞篷船,令狐婉喘着气急急喊道:“阿斗,快上船!”

    十余人手持利器追赶过来,鼓噪喧哗骂声不绝于耳。

    唐突放眼望去,只见有七八个壮汉都高举着明晃晃的钢刀,其间竟然还有两三个白发苍苍渔夫打扮的老者,还有一个年约十六七岁的少年。

    唐斗横枪在胸前,回头冲船上的唐突和令狐婉憨厚一笑,毫无所惧地站在那里。

    唐突没有阻拦阿斗,他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摆平眼前这些追兵,走是走不了的。

    他本不想伤人与这大野泽水寇结下不死不休的冤仇,但现在不动手显然不现实了。好在他相信以阿斗的力量和武功,这些水贼根本不是对手。

    码头上,雄壮少年唐斗一脸狂热,力量在双臂上凝聚沸腾。

    有架打,他就很兴奋。

    人越多,他就越兴奋。

    追来的水贼中,那十六七岁的少年竟然越过众人,拦在了最前面。

    他生得圆脸方额浓眉大眼,一身合体的锦衣短衫,身材中等,最大的特征是双臂长过膝。

    本来他五官端正,只是眉宇间有一股煞气弥漫,让人看了很不舒服。

    那少年冲唐斗抱了抱拳,笑吟吟道:“能打伤我们四五个弟兄,你这人也算是有点本事。不过,某劝你们还是束手就擒吧。你来看,最多一刻钟,山寨的大队人马就会冲下山来,即便你们上了船,这大野泽水深宽广,又怎么可能逃得出去呢?”

    “看你这厮有些本事,只要你答应入伙,老老实实给某当一个伴当小厮,某就饶你们不死。”

    曙光清晰,雾气渐散。

    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副老江湖的样子在唐斗面前洋洋洒洒侃侃而谈,更奇怪的是他身后那些水贼或者水贼的家眷都保持着异样的沉默,在这少年说话的过程中无一人敢喧哗,这情景看起来着实有些诡异。

    他竟然看上唐斗了,想要唐斗给他当保镖。

    唐斗呸了一声,大叫道:“少废话,要打就打,某家要是后退半步,就不是好汉!”

    少年皱了皱眉:“你可知道某家是什么人?”

    唐斗哈哈狂笑:“小贼,再废话某家一枪砸死你!”

    那少年倒背双手冷冷一笑,阴沉道:“我叫黄巢,我父亲就是水寨义军大头领,就凭你这夯货,若敢在此撒野,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唐斗还没怎么着,船上的唐突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

    黄巢?!!!

    唐突脑中关于黄巢的各种信息立即纷至沓来。

    那建立大齐政权的黄巢生于820年,现在是开成元年也就是836年,那么说黄巢十六岁了,与眼前这少年在年龄上吻合。

    黄巢是曹州人,也就是大野泽周边地方。这一点也吻合。

    不过唐突记得史书记载黄巢出身盐商家庭,怎么反倒成了大野泽中的水贼大头领之子?

    关于黄巢其人,颇多争议。

    赞美者有之,批判者更多。

    在唐突眼中,无论历史野史如何评价,他始终认为黄巢杀人如麻犯下滔天罪孽。河南、山东本是人口稠密的地区,然而经历黄巢之乱,几乎是尸骨遍野哀鸿遍野。

    大半个大唐的疆土荆棘千里、一片焦土,“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阿斗,活捉了他!”

    唐突站在船板上大声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