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45章侠女令狐
    即为水贼,水性自然高明。

    小堂倌狼狈地从水中浮起,又轻车熟路地攀爬上船来.

    抖抖浑身的水迹,却并不恼怒,望向小雪的目光中更多了几分垂涎之色。

    小雪傲慢地仰天打了一个响鼻,继而又发出一声清脆的啸鸣,惊起了一群无聊的水鸟扑啦啦乱飞。

    唐突忍住笑,又悄然闭上眼睛,继续扮演着他昏迷不醒大肥羊的角色。

    薄暮氤氲,唐突主仆两人以及他们的坐骑行囊以及小堂倌累积劫掠来的诸多财物被水贼运上岸,去了渔村深处的一个大宅院。

    这宅院三进三出,与城市中那些富人府邸基本没有差别。

    只是居住的估计是水贼某位大头目的亲眷家人,而在这个渔村居住的,据唐突判断,差不多应该全部都是水贼的家属。

    众多水贼在山上啸聚,其家属在山下建立渔村,又成为水寨的第一道防卫屏障。

    这栋大宅的前院,十几间厢房。

    院中一口井,一棵树。

    还有几个面目凶恶的水贼趺坐在地上,吆五喝六的赌钱。

    唐突和唐斗被关进了一间柴房。

    柴房内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七八个男女老幼不一的肥羊,有的没有被捆绑、昏迷在地上,也有的清醒着但被捆绑着,表情麻木目光呆滞。

    至于唐突和唐斗,水贼认为药效还早着,这中了迷魂散的,不昏迷上一日一夜是不可能清醒过来的,所以他们没有被捆绑。

    唐突很快就发现了其中清醒着的一头肥羊。

    白衣不整被捆绑着窝在地上,头上的书生巾子歪斜,清秀的脸蛋上满是泪痕和污渍,样子狼狈不堪。

    肥羊此刻正用冷笑和幸灾乐祸的目光直勾勾盯着侧卧在地上的唐突,以及那四仰八叉死狗一般的阿斗。

    居然真的是令狐婉!!

    这妞果然被水贼给劫掠了来。

    可她是如何中了水贼的道儿呢?

    这样子不像是中了迷香,而是……而似乎是被打了,硬掳来的一类。

    令狐婉使劲用脚踢着,想要狠狠地踹醒唐突,发泄一下她憋了许久的被这厮单独撇下的强烈怨气,可始终够不着。

    她折腾了半天,心里也就渐渐凉了半截,既然唐突和阿斗也被抓了来,她获救的可能性就无限接近于零了。

    “你这窝囊废……”

    令狐婉幽幽一叹:“废物始终都是废物,如今也被这水贼给抓了来,不是吹嘘你这家生奴天生神力、万人敌嘛,怎么也将成为水贼的刀下之鬼。可怜我令狐家的人,竟然信了一个谁都看不起的窝囊废……”

    “先生啊,你可是看错了人!我就说了,长安人尽皆知的废物,怎么可能脱胎换骨呢?”

    令狐婉不断嘟嘟囔囔。

    唐突卧在地上装昏迷,实际是在盘算如何自救。

    在刚才进渔村的时候,唐突一直都在偷偷观察周遭地形和方位,从码头到此处大概有里许路程,这渔村既然多半是水贼的家属,战斗力应该不强。

    院中看守的水贼数量也不多,唐突觉得待会等阿斗醒了,救下令狐婉突围出去应该不成问题。

    问题在于他们不识水路,也不会撑船,很难独自闯出去。

    当下之际,也只能掳掠一个水贼,让水贼撑船带三人逃出去。那小堂倌就是最好的人选。

    唐突渐渐就拿定了主意。

    门外院中月光皎洁,那数名水贼酒后赌钱正酣。

    这是一种称之为掷钱的普通游戏,简单来说就是将五枚钱放入两只套碗中,然后来回晃荡猛一扣下,赌徒猜正反面的结果,比如几反几正,猜中多者为胜。

    这个时代的博戏花样很多,集合了先秦、魏晋等朝代的玩法,它们都是用来赌胜负的博具和名物,根据各人的社会地位和财气酒力投入,或对博或聚赌。

    有钱人可以赌钱财家宅、妾姬,赌名剑名马,普通人则小赌酒争气争利。

    但共性是一样的,那就是利益面前再平静的赌徒都会红眼。

    一文钱能难倒英雄汉,一文钱能让一个真正的赌徒动刀子。

    必要的时候,一个馒头都能酿成一场血案。

    那小堂倌就在其中。

    唐突卧在柴房中,强行屏蔽了令狐婉在一旁的嘟嘟囔囔,她不停发泄着怨气,他仔细聆听着门外的动静。

    水贼赌徒在赌博过程中不断交谈,不断互相争执,无形中暴露出很多信息来,一听无遗。

    小堂倌姓黄,名唤黄小山,是山上水寨那位黄姓大头领的家生奴。

    而这间宅子,就是那黄姓大头领的家宅,居住着他的家眷。

    至于水贼为什么掳掠他们进岛,也有片段信息泄露,唐突不难得出一个水贼绑票索要赎金的推断结果。

    水贼在大野泽外设置了很多“观察哨”,专门向看上去挺有钱的过往客商下手。

    他们倒只谋财而不害命,把人抓回水寨来,等你清醒过来,就要挟你写下家书命人送回家中,只有你家人支付高额赎金后,才能赎回你的人。

    当然,因为没有赎金来枉死在此喂了鱼虾的,也有。

    这尼玛哪里是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简直是危害一方的黑社会啊。

    明亮的月光通过门缝和窗户透射进来,黄小山因为输钱太多输急了眼,跟门外另外一个叫王大牛的水贼发生了激烈的冲突,两人互相谩骂推搡着险些厮打起来。

    唐突就地一个翻滚,就到了令狐婉身边。

    令狐婉惊愕之下刚要尖叫出声,就被唐突一把捂住了嘴。

    一只强有力的男人的手、充满温度的手,遮挡着她的大半个水嫩的脸蛋儿,耳中传来唐突低微凝重的声音:“别叫,令狐娘子,等天亮的时候趁水贼睡着,我们就一起逃出去。”

    说话间,呵呵热气从令狐婉脖颈间的几缕乱发上拂过。乱发的发梢又轻轻触碰着了她柔软白皙如猫耳般的耳尖,她顿时觉得酥酥麻麻,浑身上下有一种说不出口来的异样。

    臭流氓,无赖尤。

    她涨红了脸,小巧的耳朵垂子红润得晶莹透亮,她使劲扭动着小脑袋。

    “你是如何被他们掳来的。”

    令狐婉羞愤地怒视了唐突一眼,唐突轻轻一笑,耸耸肩。

    “你还说?本姑娘催马追赶你们,死活不见踪迹,心里发急,正好遇上两个过往客商被几个黑衣贼人劫掠,就……”

    令狐婉想起当时自己的见义勇为,令狐侠女自以为武功高强对付这几个水贼不过是手到擒来,结果才两个照面就被人家磕飞了佩剑,成为可悲的马下囚。

    这过程令狐侠女说得很简单,一笔带过,但唐突是什么人,猜都能猜出来。

    他忍住笑,蹑手蹑脚走到门跟前开始透过门缝观察外面的景象。

    已经夜深了,湖中的气温明显比陆地上要低不少,阵阵水雾翻腾随着清风席卷整个渔村,可门外依旧火把熊熊,四五个水贼赌钱气氛越来越热烈,竟没有半点止休的架势。

    唐突回身来一屁股坐在唐斗的身上,一手用力捂住了他的嘴巴。

    他回头向令狐婉使了一个眼色,令狐婉一脸兴奋之色,上前去就狠狠踢了唐斗一脚,又掐了一把,奈何黑熊般的阿斗大人一点动静也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