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44章大野泽
    唐突直觉一阵阵天旋地转眼前发黑,身子踉跄、晃荡了几下,就慢慢倒下在地。

    他身后的唐斗嘶吼一声,倒得其实比他还快。

    但唐突此刻的头脑无比清醒,略有慌乱,更多的是惊讶。

    唐斗上钩那是活该,毕竟他吃吃喝喝这么多。

    可唐突觉得自己喝了那一小口茶汤也是装样子,早就趁堂倌不注意吐掉了,其他的果子吃食一概没碰,可怎么还中了对方的迷魂药呢?

    唐突不得不闭上眼睛,嘴角噙着谁都无法注意到的无奈苦笑。

    那堂倌异于常人的浓重口气臭不可闻……

    现在看来,这些江湖人下药的手段果然很不江湖,让人防不胜防。

    至于唐斗这夯货,光知道吃,哪里会顾得上判断江湖伎俩?

    那小堂倌见唐突主仆晕厥在地,就一个箭步蹿向了唐突那匹大宛良驹,围着它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又忍不住探手去摸了摸马先生油亮顺滑如同缎子一般的马鬃,眉飞色舞嘀咕着自己真是捡到宝了。

    那其他坐着的几个食客样子的人,立即围拢上来,同样对马转着圈品头论足啧啧称赞。

    与小堂倌果然是一伙的贼人。

    他们主要瞄上的是唐突的坐骑,至于唐斗的那一匹倒不是太在意。

    外行人和普通人看上去这匹马干瘦干瘦,只是毛色雪白。但在懂行人眼中,那就鬃毛顺滑、肌肉坚实、四蹄矫健、眼眸明亮、口齿锋利,属于罕见的大宛良驹中的千里雪。

    它能在暴风雪中驰骋如飞,又能在烈日炎炎下行走如流,貌似瘦弱的马身中同样蕴藏着惊人的力量。

    当然唐斗那匹枣红马也不差,同样属于良驹。

    想想看这样一匹千里雪,岂能不引起有心人的觊觎。

    唐突猜测这间茶肆应该是大泽水寇在巨野的据点之一。

    即便没有两人的宝马良驹,看他锦衣华服非富即贵,这小堂倌也一定会向他下手的。

    锦衣,骏马,壮仆,长枪,想要不引起旁人关注都难。

    那小堂倌指挥着那些同伙,将貌似晕厥过去的唐突和唐斗抬在一辆板车上,又将两人的马、枪都收拾起来,肆无忌惮地说说笑笑赶往大野泽在县城东南的渡口。

    这雄壮仆从的枪是如此沉重,水寇们惊诧莫名。

    不过,人都已经被麻翻了,也就没在意。

    就是堪比他们大头领那样的英雄好汉,被下了麻药也一样是一滩烂泥。

    小堂倌的兴奋劲儿一直停留在唐突的马上,没在唐突和唐斗本人身上浪费太多的时间。

    不说其他财物,有这两匹马在,一切就都值了。

    这头大肥羊带回去,一定得到水寨大头领的赞赏。

    作为大泽水寨基层的一名小头目,堂倌可不敢有将这匹千里马据为己有的念头,哪怕唐斗那匹也不敢,否则他就死定了。

    就像唐突没想到自己会中了水贼的迷药一样,堂倌也没想到自己屡试不爽的迷魂散会失效。确切的说,是在唐突身上没有发挥出在常人身上那样的效果。

    这或许是因为作为穿越者的唐突,灵魂和意志力比常人要坚韧强大;也或许是因为唐突吸入的量很少,他在闻到小堂倌难闻口气的时候,就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晕眩感和将要昏迷感,持续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在这期间,唐突的头脑一直都很清醒,只是觉得四肢无力。

    后经一番折腾,他其实早就恢复如常了。

    但他只能继续装昏迷,至少要等到唐斗这厮清醒过来再说。不然,他如何从这群彪悍水贼手中脱身?

    水寇首先是谋财,并不害命。

    否则早就对唐突主仆下手了,带着上路多麻烦?

    警惕如自己都中了招,毫无江湖经验的令狐婉就可想而知了。唐突断定,令狐婉八成是落在了大野泽水寇手里。

    在赶往渡口的路上,小堂倌好几次想要尝试着骑乘唐突的马,都被这匹刚刚被唐突在心中取名为“小雪”的马漫不经心的尥蹶子,不止一次给掀翻下马来。

    好马!

    唐突暗暗为之点赞。

    小堂倌只得悻悻作罢。

    不多时,唐突感觉空气明显潮湿了许多,逼近阳春三月,吹面不寒杨柳风,裹夹着淡淡的鱼腥气。

    方圆数百里的大湖,水深不可测,本地人称之为海子。

    这数百年来,慢慢形成的大野泽不知道养活了多少打鱼人,环泽周边,尽是大大小小的渔村。

    渡口这边停泊着百余艘小舢板,唐突偷眼望去,湖面浩渺一眼望不到边,波光粼粼下偶尔会有大鱼跃出水面,呼啦一声又跃回水中。

    但湖面上视野所及,无一艘打渔船,空廖寂静。

    水寇多数时候会封锁湖面禁渔,单凭这一点,不知道让多少人背井离乡另谋生计。

    其他人帮着小堂倌把唐突、唐斗的马和枪佩剑等物及另外劫掠来的一些财物,都运上一条敞篷船,然后就原地返回了,那船上另有艄公。

    这条船悠悠荡荡在平静的湖面上前进,速度极快。

    绚烂的夕阳铺陈下来,“昏迷”的白衣少年窝在船板上,那匹神骏白马小雪就站在他的身边,马缰绳则被蹲在船侧的小堂倌紧紧握住,而唐斗狗熊一般昏睡不醒躺在另外一侧。

    湖面上微风徐来,唐突神清气爽。

    天高云淡,日薄西山,万顷湖面一条船。

    他就这么静静地窝在船上,眼角的余光惬意欣赏着如诗如画的大野泽美景。耳边传进唐斗粗重的呼吸声,他忍不住暗暗骂了几句。

    都进贼巢了,这厮还不醒过来,真是要害死人。

    船行了大概有两刻钟,原本平静的湖面画风突变。

    眼前是似乎茫茫无涯的成片芦苇丛和低洼的波荡,芦苇丛和波荡次第相间如同迷宫盘布,中间隔着数不清的水道南来北往东去西进,纵横交错。

    此刻初春,枯黄的芦苇丛开始翻绿,星星点点。

    这是天然的屏障,又是无边的美景。

    若是在夏季定然美不胜收——唐突眼前渐渐浮现出那绿色如海波光激荡渔歌唱晚的壮美画卷。

    敞篷船穿行在忽而狭窄忽而开阔的水道中,绕来绕去,但唐突感觉到水面渐高一路向东的样子。

    又一刻钟的时间,船终于绕出了芦苇荡丛林,眼前却是更加复杂险要的水势。

    左侧是密密麻麻的灌木丛林半生在水中,右侧是看不清的激流旋涡,这是浩荡湖水与几条河的汇流之处。

    中间则有如同海中的各种“暗礁”星罗棋布,唐突知道这是伴随大野泽形成之际被湖水淹没的丘陵山峰或者是谷地,别看表面上看去湖面都是水平面,其实深浅大不同,有的地方堪可行船,而有的地方则深不可测。

    复杂的水势地形,隐藏在这片湖面背后的大野泽水寨所在——说白了就是一座天然形成的湖心岛。

    方圆数十里,上有高山,山陡林密,山名精卫。

    如此种种,不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官军真的是很难攻破。

    这是大野水泽水贼横行至今的关键因素。

    敞篷船在西边天际最后一抹霞光即将逝去之前,渐渐行至大野泽寨的码头。

    这码头上停泊着数十艘木板大船,又有众多小舢板聚集其左右。

    码头紧挨着一个安静祥和的小渔村,此刻炊烟袅袅,被半隐半现的霞光沐浴着,美的像世外桃源。

    诸多很不清种类的水鸟在水面上掠过,又从码头上空飞起,最后落入渔村纵深处的那座精卫高山脚下的密林深处。

    如果不是身临其境,唐突很难相信眼前之地居然是水贼的聚集之所。

    他缓缓睁开眼睛,发现那匹马小雪正眸光明亮极人性化地注视着自己,也是忍不住哑然失笑:这马要成精了。

    船渐靠港,那小堂倌嘿嘿笑着站起身来,拽着小雪的缰绳,准备将马首先拉上岸去。

    不料一直很安静的小雪突然右前蹄飞起,正中小堂倌胸前,将他措不及防地踢下了船,噗通一声落入水中。

    唐突哑然失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