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41章淄州城外
    “此事事关者大……”

    李文杰再次低头看了一遍严休复的表文,额头上满是细密的汗珠。一旦曝光,严休复那就是京城太监的死敌啊。

    李文杰既烦躁,又不安。

    “当务之急,刺史公应当速速派人去青州探听消息,若唐家小郎所言属实,当以八百里加急将严公表文上奏朝廷,同时公开天下,以振奋天下人之心。”中年文士一字一顿道。

    李文杰皱眉:“先生,此事若有半点不妥,岂不是白白害了严公?”

    中年文士扶案而起,声音凛然:“刺史公,严公为人你我皆知。讨贼之切,心意拳拳,其实不假。当今阉宦当权,祸乱朝纲,长此以往,国将不国。我辈当群起而讨之,共诛阉宦清君侧啊!”

    “阉宦跋扈,天下人畏惧,敢直言上谏者,没有几人。昔年刘某上策论于朝廷,百官深以为然,朝堂之上涕泪横流,却无人响应。而刘某也因此终生不第,徒为天下笑柄。”

    中年文士嗟叹着:“然则,刘某个人前途事小,根本微不足道,但眼看大好的江山社稷被一群阉贼祸乱荼毒,国家根基日渐损毁,真是痛煞人也!”

    李文杰面色一肃,起身向中年文士深深一揖:“先生真名士真风骨,明《春秋》,能言古兴亡事,沉健于谋,浩然有正气,实为吾辈天下士子之楷模!”

    “刺史公谬赞了,刘某愧不敢当。”

    中年文士拱手还礼,慷慨道:“严公讨贼,高义春秋,感召天下,名垂不朽。以刘某看来,这封表文应即刻转奏朝廷,不要辜负了严公一番苦心。其实刺史公不必焦虑,对于拥有兵权的藩镇,阉宦其实不敢妄动,否则璐州那刘从谏岂不是早就被仇士良给害了?”

    李文杰心中苦笑。

    淄青镇岂能与昭义镇相提并论。

    恩师严公一介文臣,在淄青镇根基又不深,不比那刘从谏在璐州多年经营,麾下兵强马壮势力雄厚,连仇士良也要忌惮几分。

    ……

    日薄西山。

    李文杰并没有真的扣押唐突,这表明他其实是信了此事,不准备找唐突麻烦了。

    唐突心知肚明,即刻一走了之。

    唐突牵马站在淄州城门之外的官道上,眺望着龟城南边的那座高山,心思有些缥缈。

    对他来说,严休复和青州的事,至此暂时告一段落。

    该做的都做了,剩下的就交给严休复的学生李文杰了。

    他必须要尽快前往洛阳,见唐斗的师傅元贞道人,尔后再去长安,再见另外一个更重要的人。

    当然去洛阳是顺道,同意见元贞道人只是好奇。

    这道人虽然行踪诡异,但说起来对他没有恶意。

    唐斗也牵着马,扛着枪,口中还嚼着半张胡饼。

    只要有吃的,他的世界从早到晚就只剩下这张饼了。

    唐突有时候真的很无语,难道这厮的胃容量就没有极限,从进淄州城到现在,已经吃了几十张胡饼了,也不怕把胃撑坏了。

    好像是饿死鬼转世。

    “据说这山名五松山,岭为天齐岭,山巅有巨碑,碑下有神龟驼浮,神龟辟邪去灾,保佑万民。不知小郎君可有雅兴,与刘某结伴登山一游?”

    身后传来中年文士那清朗的声音。

    唐突转过身来,拱手笑了笑道:“见过先生。小子着急去东都洛阳,没时间游山玩水,还请先生见谅!”

    中年文士哦了一声。

    他深邃的目光落在唐斗手里的那杆钢枪上,轻轻道:“看小郎君这仆从如此雄壮,又携带长枪,想必是武艺高强的少年豪杰吧。”

    “这厮哪是什么英雄豪杰,他就是一个吃货,地地道道的超级大吃货。”唐突嘟囔着,扭头瞪了唐斗一眼:“还吃?还不赶紧见过先生!”

    唐斗于是三两口猛咽下那最后一块胡饼,冲中年文士嘿嘿干笑着点点头,算是见礼了。

    白衣少年从中年文士身后探出头来:“世间哪有这么长的枪,虚张声势吓唬人的吗?”

    唐突哈哈大笑:“小公子说得对,这杆枪就是一个摆设,我们主仆两人长途远行,吓唬吓唬那些劫道的小蟊贼罢了。”

    中年文士笑,回头冲白衣少年道:“你这回真是看走眼了。刘某看这长枪系纯钢锻造,连枪杆都是钢制,怕不有两百斤之重。”

    唐斗很不服气,他在一旁闷声道:“吓唬人?你要不要试试?这位先生说得对,这杆枪长一丈三尺七寸,重一百九十三斤,实心枪杆,不要说小蟊贼,就是遇上老虎猛兽,阿斗也能一枪砸死它!”

    人家的枪是用来舞的,他的枪是用来砸的。这厮浑身上下全是暴力细胞,估计跟他的血脉有关。

    白衣少年撇了撇嘴,“吹牛!既然你这厮如此吹嘘,且把长枪撇过来,让本公子给你检验一二!”

    普通军用长枪撑死了不过几十斤重,接近两百斤的钢枪要使得起,那岂不成了神人?

    白衣少年自恃文武双全,也有一身好武艺,当着中年文士的面,少年心性想要显摆显摆。

    唐斗望着白衣少年细皮嫩肉的小身板,似乎有些不落忍:“你确定要试试?伤着你,不要怪阿斗。”

    白衣少年撇嘴冷笑。

    唐斗突然手一挥,连个招呼都不打,那杆枪就裹夹着呼啸的风声向白衣少年当头落下。

    白衣少年是习武之人,闻风辩位,马上判断出这杆枪势大力沉,绝非自己能接下来,当即脸色一变,赶紧跳了开去。

    那杆枪就轰一声落在白衣少年身前,生生将脚下的黄土地砸出一道不浅的印迹来,烟尘四起。

    烟尘散尽,白衣少年这才红着脸上前去,俯身尝试着抓住枪杆,使使劲握住,能提起来但非常吃力。

    他有心想要将钢枪掷还给唐斗扳回点面子,却终归有心无力,憋了半天,只能悻悻作罢。

    中年文士爽朗笑了起来:“这回吃亏了吧?”

    唐突笑而不语。

    唐斗得意的大笑,笑得前仰后合。

    “小郎君贵仆果然神力惊人,天下罕见,刘某见识了。”中年文士拱拱手又道:“似他这等身手,小郎君何不放他去从军报国,为朝廷效力,将来也好图个出身。”

    中年文士并没有因为唐斗家生奴的身份而小觑了他,反而满是一脸的赞赏,居然当着唐突的面劝唐斗从军了。

    当面被挖墙脚……这话唐突听了心里不爽。

    唐斗当即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投什么军,报效什么朝廷,某才不干。阿斗生是公子的人,死是公子的鬼,一辈子为公子牵马坠镫,寸步不离。”

    这厮居然还能说句人话,真是不容易啊。唐突心说,看来这几年唐斗跟着元贞道人,不但习武,还粗通了一点文墨。

    中年文士也就是有感于唐斗的勇猛,随口说说,并不是真的要撺掇阿斗背叛主子。

    见唐斗如此,自然就不再管闲事。

    “小郎君既是唐侍郎之后,这是要返回长安去吗?”

    唐突点点头:“唐某正是要回长安,请问先生高姓大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