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39章他乡遇故知
    严休复的奏表越早抵达长安,严休复在淄青藩镇公开讨贼的消息越早发布于天下,严休复在青州的人身安全就能越早得到保障。

    而唐突自己也不能在淄州耽搁太长时间,他必须要尽快赶到东都洛阳,尔后西进长安。

    他有他自己的事。

    对于严休复,他已经做到了仁至义尽。

    唐突在衙门外来回踱步犹豫不决,有严休复的信物和亲笔奏表,见到淄州刺史李文杰并取信于他不成问题,问题在于如何让李文杰心甘情愿帮严休复上表。

    正思量间,只见从刺史衙门中走出两人来。

    一位是年近三旬、中等身高、身材瘦削的中年文士。

    此人头戴青色璞头,一袭简朴的圆领青色长衫,肤色白皙,五官端正,双目炯炯有神,行走间循规蹈矩,自有一股儒雅稳重气息。

    而另一位则是与唐突年龄接近的少年,白衣胡服,腰悬宝剑,眉清目秀。

    这两位本来边走边谈笑生风,既然是刺史衙门出来的人,想来不是淄州官员就是刺史内眷,唐突微微后退一步,为两人让开了路径。

    或许是唐突同样白衣胡服的打扮,引起了那白衣少年的注意,他停下脚步,上上下下打量着唐突。

    两人的装扮着实有点像。

    年纪相当,相貌也差不多——大抵都可以归属于清秀的那一大类,只是唐突的身材比前者更高一些。

    “你是什么人啊,为何在刺史衙门外东张西望?”

    白衣少年张嘴就问,声音清脆。

    唐突笑了笑,略一拱手道:“在下姓唐。”

    唐突想了想,又道出了自己的来意:“在下从青州来,有要事求见李刺史。”

    那白衣少年哦了一声,回头来冲衙门口侍立着的一名衙役招招手,那衙役便一溜烟跑过来,赶紧赔笑见礼:“公子有什么吩咐?”

    白衣少年指了指唐突:“这人从青州来有事要见李叔父,你这就去通报一声吧。”

    “是。”衙役扫了唐突一眼,“可有文书和凭信?”

    唐突从怀中掏出严休复的信物来递给了衙役,那是一枚品质上乘的椭圆形和田羊脂玉配饰,样式天然古朴,上面雕刻着一个篆体的严字。

    这是严休复亲手雕刻,自有独特标记。

    衙役接过点点头,就跑进了衙门去。

    白衣少年又扭头望着唐突笑了起来:“你这人倒是有趣,既然是从青州来有事要见淄州刺史,想必是官府中人了,来到衙门不进也不打招呼,流连在衙门外头算怎么回事?”

    “对了,你叫唐什么?”

    第一句问话唐突还没有来得及回答,白衣少年的第二个问题就来了,他说话间眉目飞扬,声音有点跳脱欢快。

    唐突又笑了笑,出于礼貌,他不得不回答:“在下唐突,见过公子。”

    “唐突?!”

    白衣少年的声调突然拔高了几度,听起来更清脆尖细,他清秀的脸上顿时变得极其精彩。

    他下意识地围着唐突转了一圈,尔后才笑吟吟道:“唐为本朝国号,姓唐的人本就不多,叫唐突的人就更少了,你来自青州……难道,你就是那长安城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唐家子唐突吗?”

    白衣少年笑态可掬,目光玩味,直勾勾盯着唐突。

    他肯定本来想说“你就是那窝囊废唐突啊”,后觉得有点不符合教养风度,尤其当着中年文士的面,就临时改口了。

    唐突的脸色分明也有点精彩。

    他没想到自己的狼藉声名竟然远播到了淄州这种地方,路边随便遇到一个人,都能对他的出身来历耳熟能详吗?

    想必是从长安来的人吧?

    唐突定了定神,顿了顿,声音平静如常:“让公子见笑了,我便是那个唐突。”

    他意思是说,我就是你认知中的那个窝囊废唐突,如假包换。

    他乡遇“故知”,半点不尴尬吗?

    白衣少年掩嘴轻笑,扭头冲中年文士道:“先生,你可曾听说过这位唐公子的大名?”

    中年文士笑容从容,他摇摇头:“刘某不知。”

    白衣少年正待拉住中年文士给他仔细说说这唐突的“大名鼎鼎”,刚才那衙役急匆匆出来向唐突温和道:“我家老爷唤你去内书房相见。”

    李文杰召见在唐突的意料之中,毕竟有他老师严休复的信物在。

    但见了李文杰如何说……唐突心内叹了口气,他几乎能猜出李文杰等会看到严休复那封奏表和讨贼檄文的震惊表现了。

    严休复没打算让唐突来找李文杰,他不想让自己的学生牵连进此事来。所以他才建议唐突去璐州找刘从谏,刘从谏一向与京城宦官为敌,有严休复公开讨贼的檄文,岂不正中他的下怀?

    但唐突不愿意去璐州,路途太远不说,与刘从谏扯上关系也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才来淄州找李文杰。

    唐突跟在衙役的背后进了刺史后宅,那白衣少年也拉着中年文士又返回了刺史内宅,分明就是想要看热闹的缘故。

    这一路上,他嘻嘻笑着热切地给中年文士介绍着唐突的“出身来历”,极尽渲染之能事。

    中年文士颇有些惊讶,不是因为唐突的窝囊废名声,而是因为他的出身——莒国公唐俭后裔,前兵部侍郎唐平庶子。

    他叹了口气,向白衣少年正色低低道:“唐侍郎在甘露之变中无辜受害,唐家后人能保住性命也属不易了,此子身世可怜,你莫要再取笑人家!”

    白衣少年撅了噘嘴:“学生就是在淄州突然见到这个传说中的窝囊废有点惊奇,并没有取笑他。”

    中年文士望着唐突缓缓前行的背影,若有所思道:“我看他言行举止自有几分气度,似不像你讲的这么不堪。”

    白衣少年嗤笑一声:“先生,你是不知他在长安那些事!不要说旁人了,就是唐家都引以为耻。若不是这样,唐家岂能把他放在青州给青州刺史朱腾当赘婿?”

    中年文士笑了:“他可是纨绔恶霸,横行长安、欺男霸女?”

    白衣少年愕然摇头,“那倒是没有。”

    中年文士又道:“那么,他又可曾奢侈挥霍、声色犬马,是一个败家子?”

    白衣少年再次摇头:“也没有。”

    “既然不是纨绔子,也非败家子,又不曾做过祸害他人之事,只是性格软弱一些,与世无争一些,你又何必居高临下心怀嘲讽呢?”

    中年文士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我辈读书研习圣人之言,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如今天昏地暗,权纲驰废,奸佞当道,想要兼济天下又是何其之艰难?你要记住,这世间固然不乏胸怀天下的志士仁人,但更多的是独善其身的普通人。能做好自己、遵守礼法,不作奸犯科,不同流合污,其实已经殊为不易了。”

    白衣少年呆了呆,小脸涨红,他向中年文士深深一揖:“先生教诲振聋发聩,学生受教了!”

    唐突在慢慢行走间,也隐隐听到了中年文士的这番话,心内为之一震。

    他忍不住回头望了中年文士一眼,此人见识颇为不俗,胸襟开阔,到底是什么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