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28章老戏骨
    早已准备妥当的几名军卒抬着用白色麻布覆盖着的太监鱼市宏的尸体上来,所有人都轰然而惊,纷纷起身乱成一团。

    朱腾下意识地起身就要逃出此地,却被女儿朱薇一把死死给拉住,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严休复叹了口气道:“此人是京城内侍省的一名执事太监,名唤鱼市宏,他身上有内侍省的腰牌为证。此人不知何时潜进青州,今日一早又被发现死在青州城外的山谷之中……似是被山贼劫财所杀。”

    内侍省的太监竟然来了青州,还被发现死在了青州城外。这个消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绝对惊天动地。

    时下阉宦当权,如日中天,无人敢惹。

    大宦官仇士良的嫡系心腹太监死在青州,无疑要给青州带来一场莫大的祸事。

    不少人惊呼出声,更多的人惴惴不安,吓得心惊胆战。

    唐突继续自斟自饮,径自看戏。

    他嘴角噙着不着痕迹的冷笑,扭头瞥向了朱腾父女。

    在这种关键时刻,朱腾的心理素质远不如其女朱薇。

    朱腾面色苍白双拳紧握,而朱薇居然依旧面带浅浅媚笑,盈盈站在朱腾身后,成为其父镇静自若的倚靠。

    严休复缓缓起身,凛然道:“内侍省的太监为什么会秘密潜入青州、来青州到底做什么,姑且不论。不过,军卒从鱼市宏的身上找到了一份檄文,老夫看了之后热血潮涌,激动难以自持。”

    严休复说罢,从怀中取出一纸檄文来,朗声念诵道——

    “阉贼名为仇士良者,豺狼成性,出身卑微。享天子之荐拔,无尽之恩宠,却不思报效皇恩,结党营私,玩弄权术,毒害忠良。挟持皇帝,以奴欺主。欺上瞒下,横行不法。排除异己,冷酷残暴……”

    严休复一字一顿,故意将这篇没有文采的檄文念得酣畅淋漓、抑扬顿挫,听得不少头脑简单的青年士子热血沸腾。

    宦官祸乱天下,世人嘴上不敢说什么,但心里终归是有想法的。

    有些人,有些事,不敢说,也不敢做,但还能不敢想吗?

    当然更多的人听得汗流浃背,比如朱腾。

    这样的讨阉宦讨国贼的檄文出在青州,传到京城,仇士良焉能善罢甘休,青州官员要倒霉了。

    “诸位可知如此正义凛然、为天下人仗义执言的讨贼檄文出自何人之手吗?”

    严休复一步步走下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突然躬身向朱腾拜了下去:“阉宦祸国殃民,动摇大唐国本。朱刺史心系天下,忠于朝廷,捍卫社稷江山的拳拳之心,一腔热血赤诚,实在是让老夫敬佩万分,请受老夫一拜!”

    严休复拜得突然,而且动作很快。

    等朱腾反应过来,早就晚了。

    朱腾脸色煞白,一边慌不迭地闪避开去,一边颤声道:“使君这是为何?这讨贼檄文,又与朱某何干?”

    “朱刺史高风亮节,必将彪炳天下,事已至此,你就不必过谦了。这檄文之上,署的是朱刺史的名字,盖的是朱刺史的私印,笔迹一般无二,还能有假?只是老夫要说朱刺史还是不太谨慎,如此檄文何以落入太监手里?”

    严休复义正辞严,立即吩咐宋济手持檄文展开,一一当众展示。

    场上很多本地官吏,对朱腾的笔迹耳熟能详。

    这无论怎么看,都是朱腾的亲笔,况且上面还有朱腾的私印,根本无法造假。

    事出突兀,朱腾几乎吓尿了,脑中一片空白。

    这从何说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朱薇阴沉着俏脸凑过去仔细端详,连她都没有看出半点破绽来。

    像,太像了。

    不,应该说是如出一辙,如假包换。

    她猛然回头望向面如土色早已失去了分寸的父亲朱腾,这一刻,她的心其实也乱了。

    毫无疑问,肯定是有人伪造檄文,陷害嫁祸朱家。

    但奈何仓促之间,朱腾父女无法提出反驳的有力证据来,何况严休复根本就不给他应变的时间。

    严休复的言辞更加慷慨:“诸位,必定是京城阉宦察觉了朱刺史的义举,这才秘密派执事小太监潜入青州,搜罗证据,刺探军情,企图不利于朱公。所幸檄文和证物没有被传进京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像朱公这等仁人志士,必有上天庇佑!”

    “阉贼当道,这天下昏暗多时。朱公此讨贼檄文一出,必能荡涤朝野,鼓召有识之士群起而抗之。诸位且说,朱公当不当得老夫一拜,又当不当得我辈共同一拜?”

    “诸位,为黎民苍生计,为社稷江山计,为大义公理计,我等当向朱公一拜!”

    严休复振臂高呼,率先再次向朱腾拜了下去。

    所有人都或主动或被动跟着严休复起身拜了朱腾一拜。

    唐突在那里几乎笑喷。

    他顶多是推波助澜,没想到严休复演得更好。

    估计在严休复寿宴开场之后,那卖了朱腾父女的二管家朱亮,早就携带家眷财物逃之夭夭了,昨天他还悄悄送了他一贯钱作为逃命的盘缠。

    朱腾眼前发黑,身子晃荡了两下,若不是朱薇及时搀扶,必定一头栽倒在地。

    严休复干咳两声,清了清嗓子又大声道:“来日老夫进京述职,待面见陛下之时,必将朱公的义举向陛下奏报。到时候,朱公必受朝廷器重,委以重任。”

    “而今日之事,譬如那太监之死,老夫将一力承担。也请诸位保守秘密,且不可泄露半点风声,以免遗祸朱公这等忠良义士。”

    严休复声音转冷,杀气凛然道:“若谁敢在背后胡言乱语,或者为阉宦传递消息,休怪老夫翻脸无情,杀无赦!”

    唐突在一旁听了暗笑。

    没想到这严休复还真是一个老戏骨,戏演得如此炉火纯青,效果之好超乎他的想象。这种威胁之词与其说是为了保护朱腾,不如说是无形中将朱腾和朱家彻底推进了火坑。

    今天的寿宴现场,足足有百余人,各行各界的人都有,怎么可能保得住秘密呢?

    况且,还有许世杰这种很容易热血冲头以拯救天下为己任的青年士子,以及练然这种好事无度的公子哥儿,这些人的嘴上根本就把不住门的。

    唐突断定,如果朱家不加控制,寿宴后不出一个时辰,这篇朱腾亲笔所书的“为天下人共讨阉贼檄”就会传出青州,逐渐传遍大唐各地。

    京城的仇士良宦官集团,一旦得到消息,不论真假,朱腾都将是阉贼们勠力对付的首要敌人。

    而且是生死大仇。

    从阴谋家和野心家,骤然变成了忠臣义士,一旦形成既定事实,这顶耀眼的光环朱腾可能这辈子都休想摘得掉了。

    当下而言,被仇士良死死盯上,朱腾就是死路一条。

    当然,唐突不信朱薇会任由事态发展。

    朱薇思绪凌乱,她扶住摇摇欲坠的父亲朱腾,勉强一笑道:“使君,家父饮酒过量、身体不适,就先告退了!”

    朱薇当机立断,和朱家的仆人带着朱腾匆匆退去。

    众目睽睽,众口铄金。

    朱腾父女明知掉入严休复的陷阱,此番也是百口难辩。

    事已至此,所有的谋划和后招都不敢再轻易启用,否则就是朱腾率众起事,仗义清君侧诛阉宦,构成既定事实。

    更有甚者,严休复竟然还在装模作样,率众人再次作揖施礼相送:“朱公好走!”

    唐突再也忍不住,轻笑出声。

    但唐突同时又暗暗摇头叹息,严休复心机有余,狠辣不足。

    此时,怎么还能放虎归山呢?

    最明智的选择当然不是把朱腾杀了,而是将朱家父女软禁在府中,以不变应万变呐。

    唐突很失望。

    这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

    当然最麻烦的还是严休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