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27章图穷匕见
    春风和煦,阳光明媚。

    被暂时中断的寿宴恢复如初。

    严休复端坐其上,再次端起酒盏,面带清朗笑容,热情向众人邀饮。

    朱薇暗暗松了一口气,成与不成就在此一举了。

    只要严休复吃下这盏严定重新斟满的毒酒,必定七窍流血而死。

    到时候,父亲朱腾还是会将罪责一股脑全部栽赃在唐突身上,过程虽有波折,但结果都一样。

    严休复手中的酒盏眼看就要凑近唇边。

    朱腾父女屏住了呼吸。

    唐突也抬头来望着严休复,他之前煞费苦心折腾了这么一场,他就不信严休复会真的看不明白。

    突在此时,严府后花园之外突然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凌乱的呼喝之声。

    严休复慢慢挺直了腰板,不着痕迹借势放下了手中的酒盏。

    唐突心内暗笑,复又垂下了头。

    严休复下面的应对,他猜出了几分。

    耿璐全身披挂手持佩剑,身后带着数名军卒大步闯入了宴会现场。

    众人吃惊之余,纷纷回头观望间,只见花园拱门处影影绰绰,分明已经被耿璐麾下的甲士给团团围住。

    出事了?

    耿璐疾步上前,神色凝重,大礼参拜下去:“使君,末将有紧急军情禀报!”

    严休复趁势而起,向宋济瞥了一眼,又环视众人笑了笑:“既然有军机要务,诸位且静坐畅饮,等老夫去去就来!”

    严休复不由分说大步流星离开宴席现场,耿璐带着两名悍卒紧随其后。

    事出突兀,完全不在朱家父女的计划之内。

    朱腾惊疑不定,扭头望向女儿。

    朱薇心内同样吃惊,她再三从头梳理计划,觉得绝无半点泄露的可能性。

    就算太监鱼市宏死在青州城外,她自问下手果决,严休复找不到半点不利于朱家的证据。

    即便现在严休复察觉酒中有毒,只要没有直接证据,他又能拿朱家怎样?

    况且,今日行动毕竟铤而走险,关乎家族生死存亡,朱薇早就安排好了退路。若事情真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大不了鱼死网破,跟严休复当面锣对面鼓干上一场。

    在这天高皇帝远的青州之地,有京城阉宦头子作为内应,还有某位神秘的大靠山隐在幕后,朱家有的是办法收拾残局。

    想起潜伏训练多年的五百名死士整装待发,想起那研发了三年之久赖以成事的秘密武器,还想起父亲多年来对于淄青军政权力的各种蚕食渗透,朱薇慢慢平静下来。

    怕什么?

    真要图穷匕见,先死的一定不是朱家人。

    什么叫有恃无恐,这就是有恃无恐。

    朱薇向朱腾投过稍安勿躁静观其变的深深一瞥。

    唐突安安静静老老实实坐在自己的席位上,一副自斟自饮自得其乐的傻样。朱腾父女的表现以及严休复处变隐忍的临场反应,让唐突意识到青州的局面远远比他想象中的更为复杂,这潭水真的是深不可测啊。

    ……

    经检验,唐突送来的两坛酒中无毒,但后来严定安排换上来的土窟春中却藏了烈毒,见血封喉,饮下必死。

    严府内宅,望着脚下那只喝了毒酒暴毙的无辜黄毛看家犬的尸体,严休复即怒又惊,后背上被冷汗打湿。

    真的是侥幸。

    如果不是少年唐突横插了一杠子,此刻严休复早已毒发身亡。

    “使君,这朱腾如此歹毒,以下犯上,谋害使君,证据确凿!末将这就带兵杀进后园,将这厮就地诛杀!”耿璐怒发冲冠,拔剑而起。

    “不。言之,朱腾是一州刺史,朝廷命官,没有直接证据,就算是老夫也杀不得他。既然他敢铤而走险,公开向老夫下毒手,一定是阉宦的指使。”

    “而且,朱腾在青州为官十余年,势力盘根错节,稍有不慎,一场战祸就将绵延而起,连累淄青数十万军民。此贼有京城阉宦作为靠山,吾辈就算是将那朱腾就地斩杀,恐怕老夫也难逃此劫了。”

    耿璐焦躁不安:“使君,那还能坐以待毙不成?”

    “坐以待毙也不至于。言之,你速速去城外大营调兵进城,以防不测。至于老夫,留下来与这朱腾狗贼虚与委蛇。万幸的是,老夫早有防范,不然,今日就是一场必杀局了。”

    “其实老夫个人身死事小,牵连青州百姓、引发朝局动荡,就事关者大了。”

    “此外,速速将严定拿下,从严拷问,看看老夫这府里究竟被朱腾买通了多少家贼!!查实一个杀一个,绝不轻饶!”严休复面色铁青,声音冷酷。

    耿璐躬身施礼:“末将遵命!”

    耿璐匆匆离去,严休复心潮起伏。

    宦海沉浮数十年,自知仕途险恶,这权力纷争刀光剑影,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朱腾已经向他下毒手,他自也不能心慈手软。

    他定了定神,整了整腰间的玉带,一把抓起自己书案上的御赐佩剑,缓步向后花园的寿宴现场行去。

    ……

    严休复返回,神色凝重。

    身后紧随着数十名披挂整齐的军中悍卒,杀气腾腾。而且严休复还带了剑,这很反常。

    这个时候,傻子都能明白,出事了。

    朱腾面色紧张,额头上满是细密汗珠。

    朱薇则面不改色,长袖内的一只纤纤玉手早已捏住了那一枚朱家特别密制的信号飞箭,蓄势待发。

    只要信号一起,隐藏在严府之外的数百名死士和被朱家牢牢控制的数百名军卒衙役,就会以平叛的名义,以雷霆不及掩耳之势杀进来。

    同时四个城门的守门军卒早就是朱家的人了。

    到时候城门封锁,耿璐的军营远在城外数十里处,单凭耿璐今日临时调进城中的两三百人马,根本就不是朱家的对手。

    就算是在这严府之中,也早就潜伏了朱家的不少人手。

    严休复再次归座,环视众人,沉默良久才一字一顿道:“诸位,今日是老夫寿诞,本想与诸位共谋一醉,结果却出了事,实在令人扫兴。”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严休复旋即挥挥手:“来人,将那小太监鱼市宏的尸身抬上来!”

    唐突好整以暇地悄悄吃下一盏酒,心道好戏终于上演了,有点意思。

    不过酒水太寡淡,没几个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