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26章祝酒令(2)
    片刻间,严休复心念电闪。

    他缓缓抬头瞥了唐突一眼,眸光中隐藏的锋锐若隐若现。

    唐突却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他脸上依旧挂着畏畏缩缩的款款浅笑,额头上还冒着丝丝的汗珠儿,站在严休复身边,瑟瑟发抖,那种狼狈不堪的样子就不休提了。

    他觉得自己真是一个敬业称职和尽心尽力的演员,这回为了严休复能活命,操碎心了。

    严休复不动声色,将唐突急就章的所谓祝酒令递给了身侧的宋济,淡然道:“元机,这小厮的祝酒令有点意思,元机点评一二吧。”

    宋济接过,朗声吟诵一遍,笑道:“使君,虽然文采乏善可陈,但其意拳拳,也颇可嘉许!”

    一向心思缜密的宋济居然没有认出笔迹来?这让严休复心里多少有点失望。

    严休复点点头:“然。唐突,你有此心,老夫心领。来人,赏唐家小郎酒!”

    严定深吸了一口气,赶紧吩咐身旁的严府婢女给唐突倒一盏酒,送上。

    赏酒其实就是形式和道具,赖以传递上位者的某种垂青或者认同,个中意义并不在酒本身上。

    唐突却没有接婢女递过来的白玉酒盏,而是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严休复桌案上的华美酒樽,陪笑躬身道:“小子斗胆,还请使君赐案前佳酿于小子,好让小子一饱口福!”

    唐突同时还砸吧砸吧嘴。

    此话一出,几乎所有人都瞪大了眼,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这小子真的是很会得寸进尺啊,竟然嫌弃严休复赏赐的酒不好,公开索要严休复饮用专属的极品佳酿,不知进退、不知死活!

    严休复下意识扫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这盏酒,酒液清澈透明,微微泛着青绿之色。

    他抬头来望着站在自己案前不远处的唐突,眼见少年勾肩哈腰,清秀稚嫩的脸上满是怯懦笑容,嘴角更是挂着一抹异乎寻常的狂热。从严休复的这个角度看过去,竟是如此诡异。

    莫非酒中有问题?

    严休复心中起了波澜。

    他不动声色,并没有表现出很多人期待和意料中的愤怒情绪,只淡淡挥了挥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酒樽:“严定,将老夫的酒赏给唐突!”

    严定脸色骤变。

    严休复面前的酒以及酒樽中的酒,都下了刚才朱薇给的剧毒,将这酒若是给了唐家这窝囊废……

    这小厮自寻死路且也活该,但如此一来,岂不是坏了朱家的大事?若唐突当场毒发身亡,严休复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就怪了。

    严定心跳如鼓,他慢吞吞俯身从严休复案前端起那樽酒,一步步向唐突走去,双脚如同灌铅有万钧之重。

    严定捏着酒樽的手明显颤抖晃动,酒液晃荡着险些要溅出来。

    唐突向严定抱拳一礼,嘿嘿笑道:“烦劳大管家,小子就不客气了!”

    说完,唐突就不由分说从严定手中夺过酒樽。

    严定不能不给,也不敢不给。

    严定面色煞白,双腿筛糠般抖动,几乎都站不稳。

    唐突与他面对面站着,脸上慢慢浮起旁人难以窥探到的冷酷笑容,他眼角的余光掠过同样脸色非常难看的朱腾父女身上,缓缓举酒樽过顶,躬身恭谨轻呼道:“小子拜谢使君赐酒!”

    眼看唐突就要将这樽毒酒一饮而尽。

    朱腾再也控制不住情绪,起身厉声暴喝道:“你这小厮着实无礼、不知进退,耍酒疯搅闹使君寿宴,使君宽厚仁慈不予计较,但本官却不能坐视不管。来人,速速将这小厮拿下,驱逐出府!”

    朱腾的两名贴身侍卫早蓄势待发,这时窜进场中,其中一个劈头盖脸就从唐突手里夺过那樽毒酒,随意倾泻在地。

    另外一个则恶狠狠将锋利的钢刀架在了唐突纤细白皙的脖子上。

    唐突大惊失色,浑身颤抖,口中嘟嘟囔囔念念有词。虽然谁也听不清楚,但想来无非是求饶之意。

    其实他是在唱歌: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在这春天里/如果有一天/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在这春天里/春天里……

    严休复旁观这一切,表面上看不出喜怒,心内却是震惊、怒极。

    眼前此情此景,岂能还不明白几分——无论朱腾和唐突中哪一个有问题,酒中都一定有问题。

    举一反三,一通百通。

    严休复继续端坐其上,面色平静如常,但后背却湿透了。

    严休复的第一个念头是当场将朱腾父女拿下,先下手为强,但他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朱腾敢如此肆无忌惮地下毒手,必有完全准备。当场撕破脸皮,没有直接证据。

    严休复勉强展颜一笑,挥挥手:“朱刺史不必动气,这小厮毕竟是故人之后,固然不知进退失了礼数,但念在他的本意是给老夫拜寿助兴,就不要跟他计较了。”

    朱腾这个时候已经来到场中。

    他闻言向严休复抱拳行礼:“使君,这小厮打断宴席胆大妄为,甚是无礼,还是将这厮逐出场去,免得再生事端!”

    严休复哈哈大笑:“言重了。来来来,吾辈继续饮酒!”

    严休复都这样说了,众目睽睽之下,朱腾自不能公开背逆。况且他站出来“驱逐”唐突,目的在于打断唐突喝下毒酒,既然达到目的,宴席恢复正常,乐得借坡下驴。

    “看在使君的面上,本官就饶你这一次。若再敢不安分胡言乱语,小心汝的狗头!”

    朱腾一甩袍袖,怒视唐突尔后归座。

    唐突垂头丧气走回自己的坐席,坐下后似乎就不敢再抬头了。

    朱薇眸光闪动,眼前的窝囊废少年依旧深埋着头,她嘴角噙着一抹鄙夷的浅笑,暗暗摇头。

    刚才其实她心中起了很强的疑心。只是少年窝囊废的形象在她心里实在是太根深蒂固,怀疑也就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