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23章大戏将开场
    “使君至!”

    原本喧闹的现场顿时变得寂静无声。

    严休复宽额大脸、身材中等,颌下三缕黑须,浓眉下一双鹰眼,开阖间透出几分压抑凝重气息。

    他一袭紫色便袍,没有着冠,只戴着简单的绸缎璞头,腰间束着蓝色宝石玉带。

    倒背双手,慢慢踱步出来,官威凛然。

    所谓人在其位,官威自生。

    作为大唐的高级干部,一镇节度使,位高权重,严休复根本不用刻意做作,那种封疆大吏无形的器度和威严就自然透体而出。

    他的身后,紧紧跟随着宋济和耿璐这两位心腹,一文一武。

    众人纷纷拜将下去:“见过使君!”

    “拜见严公!”

    称使君的一般都是官员麾下,而称严公的则是青州的士绅名流。

    唐突随着众人拜了下去,心里暗叹,想当初他也是前呼后拥何等风光,如今何其惨也……

    严休复走到场中站定,朗声一笑,摆了摆手道:“诸位免礼!”

    这个时候,严府的大管家严定清了清嗓子,站在一侧,开始唱礼。

    无非就是宣布今天前来贺寿人员送礼的名单,及礼物清单。不外乎是些金银玉器和珠宝丝帛之物,当然也有人送城外的某座庄子或者园林、某片肥沃出产丰富的山林,等等大型的固定资产。

    而每当严定念到谁的名字,谁就上前去向严休复躬身拜寿。严休复同时还礼,然后此人就会在严府家人的引领下入席归座。

    该坐哪就坐哪,丝毫不能乱。

    自古以来,官场等级规矩森严,维持了几千年。

    就是这么一个繁琐的礼仪和流程,不可或缺。

    不过,这意味着寿宴正式开始了。

    严定逐次唱去,宾客渐渐归座。

    “青州刺史朱腾,敬上西域和田玉如意一对!东海玛瑙一车!”

    随着严定的唱词,朱薇起身上前盈盈施礼下去:“薇儿代家父及全家给使君拜寿,恭祝使君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严休复摆了摆手:“贤侄女请起,朱刺史何在,为何不来舍下吃杯水酒,大家共谋一乐?”

    朱薇面色恭谨回答:“使君五十寿诞,是咱们青州城中的一大盛事,满城欢庆。为此,家父不敢怠慢,目下正在调拨人手维持城中治安,他随后就来向使君拜寿,随后就到!”

    朱薇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就解释清楚了朱腾为什么没有来,重点是强调了朱腾“随后就到”。

    严休复微微一笑:“朱刺史有心了,贤侄女请坐!”

    说话间,严休复向耿璐微微侧首,暗暗使了一个眼色。

    耿璐悄然退去。

    严休复与朱薇的对答,以及耿璐偷偷离席的小动作,都一一落入唐突的眼中。

    他明白大戏即将开场了。

    朱腾父女固然还是主演,但情节和桥段已经朝着逆转的方向铺陈,因为多了唐突这么一个至关重要却不再任朱家摆布的小龙套。

    “唐家庶子——唐突敬上百年剑南陈酿两坛。”

    严定唱完,有不少好事的纨绔子群起哄笑。

    虽然礼轻人意重,但严休复终归是淄青藩镇的节度使,大权在握,唐家这个窝囊废少年舔着脸来拜寿——来就来了吧,但总不至于连份像样的寿礼都凑不出,随便弄两坛酒来糊弄人,这是让自己难堪,还是让节度使大人难堪呐?

    这是大多数人的心态。

    严休复微微一笑。

    他与唐平本多年故旧,作为晚辈,唐突来拜寿带什么礼物,严休复根本就不在意,更不计较。

    其实他生平嗜酒如命,最好的就是剑南陈酿。剑南陈酿两坛,不算奢侈品。但因为青州与蜀地路途遥远,这酒也很难得。与旁人送的贵重礼物比起来自然不值一提,可不值钱的东西,未必不喜欢啊。

    在某种意义上说,朱薇的选择和策划是正确的,所谓投其所好,效果反而更好。

    唐平枉死,唐家的废物庶子对朝廷怀恨在心,在酒中下毒谋杀当朝高官发泄私愤,这种“动机”研判起来虽然有点牵强,但只要证据确凿,无论唐突愿意还是不愿意,旁人怀疑还是不怀疑,他都是朱家毒杀严休复的替罪羊。

    在朱腾父女眼中,今日铤而走险,唐突可是一枚不可或缺的棋子。

    没有人会想到拜寿酒中藏毒,尤其还是故人之后唐突送的酒,包括严休复在内。事成之后,只要把所有罪名往唐突身上一推,然后杀人灭口,一了百了。

    哪怕此刻严休复已经对朱腾产生了深深警惕,他也断然想不到,朱腾的手段会如此疯狂和肆无忌惮,敢直接向他这个节度使下毒啊。

    怎可能?

    怎么敢?

    朱腾或许真不敢,但他背后的人敢。

    唐突看穿了这一点。

    这时他深吸了一口气,上前躬身拜去,小脸微红,声音弱弱无力:“小子唐突拜见使君,恭祝使君延寿千秋,福德永照!”

    严休复微微颔首,点点头,微微笑了:“来了就是客,你且起身归座,你的心意老夫心领了。”

    管家严定继续唱礼,唐突老老实实归了坐,开始漫不经心看严家的下人婢女往来如梭,上酒上菜。

    每人面前一张小案几,均是三菜一汤一点心。

    一盘热腾腾刚蒸透的猪肉团,上面撒着蒜末和黏糊糊的豆酱。

    一盘绿油油的鱼羹凉拌菠薐菜(就是后世的菠菜),味道不知道咋样,但卖相还算凑活。

    一小碟白色半透明切成丝状的生鱼片,配有一角葱末芥末豆豉橙丝之类混合的调味料,号为切鲙,这是大唐贵族宴席上最著名最常见的一道菜。

    还有一盅就是秋葵汤了。完整的葵叶如同猪耳朵,叶梗碧绿,漂浮在白色的浓汤汁里,看得唐突有点眼晕。

    唐突忍不住暗暗苦笑。

    他低头盯着眼前简陋粗鄙的三菜一汤,大唐的烹饪技术实在是还处在主要填饱肚子的低级阶段,他那被现代美食滋养惯了的刁钻口味,以后还真得需要慢慢适应。

    比如这生鱼片吧,其实唯一可取的就是刀工,那蘸料的味道真就不敢恭维了。

    至于新鲜度倒是可以保证,毕竟青州距离最近的莱州海岸线只有百里之遥,快马加鞭一日可达。

    “这是从海上捕来的大鲈鱼,趁鲜活快马加鞭送到青州,切了鲙占了芥末来吃,味道着实鲜美。阿突,你可以尝一尝。”

    朱薇笑吟吟地探出纤纤玉手,指了指自己面前的生鱼片。那意思是说如果唐突面前的一小碟不够,还可以拿她的来吃。

    唐突笑了笑,点点头,径自夹起一片,犹豫了一下,还是轻轻沾了点调味料塞入口中。

    不过他此刻无心品尝生鱼片的味道,他的整个心神已经都放在了严休复身上。

    唐突的“漫不经心”落在朱薇眼中就是不懂礼数,更添几分厌恶。

    不过她也不在乎,反正时至今日,唐家废物小厮的生路也走到了尽头。

    你死了之后,莫要怪奴家心狠。谁让你落在青州、又摊上了一个被宦官害死的爹,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吧。

    朱薇心里默默念诵,心狠如刀。

    唐突此时真想送给她一把小刀子,挖出她的小心肝来看看到底是什么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