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22章此处应该有掌声
    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另外两个公子哥儿的关注。

    一个是朱腾的副手,青州长史练禾之子,练然。

    还有一个是宋济之子,宋勋。

    练然和宋勋这两个弱冠少年,同样垂涎朱薇的美色,其实主要还是觊觎朱家的财富权势。

    两人联袂快步而来,见擦肩而过的许士杰神色有异,就各自停下脚步,站在那里冷视着唐突。

    他们与唐突过去并无交集,自然谈不上什么恩怨纠葛,无非就是因为唐突这厮今天特别人模狗样,让他们看得不爽。

    明明是一个窝囊废,竟敢衣冠楚楚招招摇摇?

    其实过去少年衣冠楚楚的时候多了去了,也没见谁敢说三道四,如今唐家落难,阿狗阿猫都要看唐突不顺眼了。

    两人一左一右就堵住了唐突的去路。

    唐突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向两人拱手见礼:“两位公子,烦劳让开些,唐某要过去。”

    练然撇撇嘴:“你要去哪?”

    “唐突来此给严公贺寿,自然是要入席了……公子请了!”

    唐突躬身作揖,那背似乎因为畏惧几乎要弯到脚面上。

    宋勋眼角的余光瞥见里面的朱薇,她正满面春风的向这边挥手,招呼唐突这废物入席。

    宋勋心里更不爽,不由冷笑起来:“你这厮好生无耻,严公寿诞,是谁都能混进来的?你可有严府的请柬?拿来给本公子看看。”

    唐突一呆,他自然没有严府的请柬。

    他又故作无奈地苦笑一声,面红耳赤,扭头就走。

    果然是没用的废物。

    胆小如鼠,稍微吓唬一下,就怂了。

    怂货,丢人现眼。

    身后,传来练然和宋勋轻轻的嗤笑声。

    但唐突是怂了,朱薇却急了。

    她急匆匆走过来,声音柔媚地招呼道:“阿突,快来,待会你挨着我坐。”

    唐突嘴角噙着的一丝冷笑瞬间敛去。

    他再次转过身来,面上已经重新换上了那人畜无害的谨慎谦卑的笑容,但等朱薇盈盈走到身畔,他却突然探手抓住了朱薇那粉白细嫩的纤纤玉手。

    漫不经心的,轻描淡写的,肆意妄为的……抓过来捏了捏,轻轻揉了揉。

    朱薇的媚笑有了瞬间的僵硬,但旋即又平静如常。

    她任由唐突抓住自己的手。揉着,捏着,反来复去。

    两人手牵手,慢慢走着。

    唐突不着痕迹地扫了练然和宋勋两人一眼,尔后手里一紧,生生将朱薇婀娜曼妙的身子拉到了自己身侧,还用另外一只手为朱薇虚抚了抚她那乌亮的发髻,动作极温柔。

    两人的状态不要太亲密。

    练然看得目瞪口呆,宋勋有些呼吸急促。

    却听唐突笑吟吟道:“两位公子,请让开路,容唐突和娘子过去,好不好?”

    这话……朱薇听得心头厌恶,面上却还是巧笑倩兮,而练然和宋勋落入耳中自然非常刺耳。

    练然的性格急躁些,当场忍不住冷笑起来:“宋兄,没想到这厮不但是出了名的窝囊废,还堪称青州城内独一无二的厚面皮,真是可鄙、可憎之极!”

    “不是听说这厮已经主动退婚了嘛……怎地还敢纠缠朱家娘子?这是软饭还没吃够呐,吃上瘾了?”宋勋耸耸肩,大笑。

    唐突突然松开了朱薇的小手,然后就停下了脚步。

    他的面色微有不忿,但更多泛起的是害怕、担心、畏惧、瞻前顾后等各种微妙的情绪。

    这个时候,他彻底忘却了自己之前的身份,或者说之前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了。他全身心投入进了少年唐突的角色扮演中,体会着他的艰难与不易。

    唐突环视众人,涨红脸轻轻道:“宋公子说得对,唐某确实已经与朱家娘子解除了婚约,但,这是唐某和朱家娘子的私事,与诸位……无关,你们不要多管闲事。”

    “哎呦喂,这吃软饭的居然还使起性子来了……”

    包括练然和宋勋在内,围观的青州的纨绔子弟越来越多。这些公子哥儿撇着嘴,扬着手,哄笑不断。

    “阿突,其实你又何必如此?我说了,我并不在乎这些。”朱薇有些发急,被这群纨绔拿话激将,万一唐突真使起性子直接退场,那岂不是坏了朱家的大事?

    她温柔款款主动上前再次握住了唐突的手,柔声道:“阿突,莫要听这些好事之徒的闲言碎语,理他们作甚?”

    唐突面色微红,慢慢垂下头去:“娘子,我心里不舒服,我还是回家吧。”

    说完,唐突扯了扯朱薇的小手,如同孩童向阿娘撒娇。

    这一瞬间,朱薇真是无法形容自己此刻复杂的感受。

    她察觉自己满腹的厌恶中竟然渐渐滋生起某种很强烈的母性情绪来,大为吃惊。

    她赶紧定了定神,耐着性子伏在唐突耳边柔声安慰着,像是哄一个哭闹的孩子。

    唐突红着脸突然张开了双臂,双臂修长,一副求抱求安慰的情态。

    朱薇吓了一大跳,下意识避开了去。

    她将所有的难堪全部归咎于练然和宋勋两人的无理取闹,高声怒斥道:“我和阿突的婚约是不是解除,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与尔等何干?你们不要再无理取闹,否则别怪我不客气!去开!”

    被朱薇当众斥责,练然和宋勋这些纨绔的脸涨得通红,却没一个敢反驳,只能乖乖让开。

    众目睽睽之下,唐突面色茫然着,木然任由朱薇牵着手,分开人群走了过去。

    但走了几步,唐突又回头来挣脱朱薇的手,转过身来,毕恭毕敬朝练然和宋勋两人深深施礼,唱了一个大诺,以示抱歉。

    这也表示作为名闻遐迩的唐家废物,唐突的名声不是盖的,他真不敢得罪这两位青州贵少。

    众人目瞪口呆。

    朱薇脸上满是无可奈何的笑容,长袖挥舞,隐藏着笑容背后的鄙夷。

    唐突左右四顾,暗暗皱了皱眉。他有点不太满意:此时此处,不是应该有掌声吗?

    春风和煦阳光明媚,他心情大好,在心里放声吼着那首脍炙人口的春天里。

    摇滚啊摇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