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21章暗流涌动
    朱家大小姐与唐家窝囊废联袂并肩而来,情态亲密。

    此情此景,让严府的下人看得发愣。

    不是解除婚约了吗?

    不是恩断义绝了吗?

    严府门口早已人满为患。

    淄青道和青州地界内的官商名流,有点名气的士子文人,都携带价格不菲的寿礼,来给严休复的五十寿诞捧场。

    谁敢不来呢?

    谁来了严休复可能记不住,但若是谁没来……肯定会记得清清楚楚。

    其实多数人只能走进严家的小门来虚应公事,送上寿礼名帖,尔后陪个笑脸无奈退去,捧个人场就算了。

    不是谁都有资格进入严府后花园,真正的寿宴现场。

    如果不是有朱薇陪着,唐突肯定也进不去。

    严休复念旧,严家的下人可不管这一套。

    朱薇甫一露面,马上就引起不少权贵子弟主动上来寒暄搭讪,各路油头粉面的花间粉蝶纷至沓来,撵都撵不走。

    朱薇丽质天成,暗香浮动,走到哪里都是人群的焦点。

    一时间朱薇被众星捧月,唐突孤零零一人站在人群后头。

    但是很快,这些富二代或者官二代们的轻蔑目光,都慢慢转移到怯怯懦懦的唐突身上。

    一个落魄小厮,打扮得这么耀眼干什么?

    一个窝囊废庶子,凭什么跟青州第一美人出双入对?

    唐突低着头,勾肩落背。

    朱薇一边跟这群纨绔子弟假意寒暄,一边似乎担心唐突受到冷落,还时时扭头向唐突投过歉意的温柔一瞥。

    唐突不以为意,挥挥手。

    暂时还没有开席。

    在这节度使府春意盎然莺歌燕舞的后花园中,严家将宾客按照官职、品阶、地位分为了三等,设立了一百零八个席位。也就是说,有一百零八名贵客亲临参加今日节度使严休复的寿诞华宴。

    自然,靠近严休复的主席越近,就越显身份尊贵。

    这不见得是严休复的主意,一般是严家亲眷的安排。

    亲临拜寿的人越多,各种奇珍异宝就越多,亲眷下人们得到的好处也不少,这笔买卖很划算的。

    因为主人尚未出面,宴席并未真正开始,所以宾客只能三五成群耐心等候。

    唐突独自呆在无人关注的角落,垂眉低首,继续扮演着唯唯诺诺的唐家小废物。其实也不能算是表演,不过是将少年以往的状态保持下来而已。

    淄青藩镇和青州的官员、武将,以及节度使衙门的幕僚们,基本都在现场。青州一带的大商贾,士林中颇具名望的士子儒生,也无一缺席。

    唐突心细如发,他发现朱腾及其铁杆心腹——譬如益都县令马腾久,均不见踪迹。

    唐突心念电转。

    貌似平静的青州天空下,此刻风和日丽一团和气,实际上早已暗流涌动,杀机四伏。

    唐突低头沉默着,觉得已经足够低调够谦卑了,但还是有极少数人仍然将不善的目光落在他身上。

    他心中冷笑,望向不远处被一群公子哥儿团团包围住、笑面春风犹如牡丹盛开、又八面玲珑左右逢源的朱薇。

    这个女人的可怕,超乎他的想象。

    活跃在青州幕后的暗流势力,貌似以刺史朱腾为首,实际上真正的操控者竟然是十七岁的朱家大小姐。

    这样的事儿,说出来估计没人会信。

    作为青州第一名媛,朱薇现在身边的追求者难以计数。

    其中的代表人物,是同为京官之后、号称青州第一才子的许士杰,鸿胪寺正九品上掌客许平的幼子。

    唐突暗笑,许平只是普通的外交吏员,撑死了就是一个小小的科级干部。在三品高官和王侯遍地走的京城,他屁都不是。所以,许世杰说穿了不过是一个不入流的官吏之后。

    不过,许士杰年少便有才名,又是青州书院的学霸,除了可以走科举出仕的常规道路,大概还可以弄一份长安某大人物的荐举信,从而成功混进大唐的公务员体制内,前提是看他爹有没有这个人脉了。

    许士杰素来自视甚高,自认为是青州城中最配得上、也是最有资格追求朱薇的人。

    唐突倒不否认这一点。

    不过他觉得像许士杰这种所谓的年轻俊彦,若真沾了朱薇的边,将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请问汝便是那唐家庶子——唐突吗?在下许士杰。”

    许士杰缓步行来,纸扇纶巾,风度翩翩,面带优雅的微笑。

    他本来想直接嘲讽说“你就是那唐家的窝囊废吧”,后来觉得这不是自己这种文雅君子能说的话,就临时改了口。

    唐突不知道一个科级干部的儿子哪里来这么强的优越感,他慢慢抬头来,望着许世杰拱手道:“在下正是唐突,见过这位公子。”

    他当然认得许世杰。

    许世杰去年甘露之变后还公开以“唐家何以生废物”为题写了一篇文章,极尽嘲讽之能事。

    看上去是少年士子的卖弄风雅,实际上是他爹授意,隐隐绰绰向宦官集团示好献媚罢了。

    不然他爹许平为什么会将儿子的文章故意在长安城里四处散播?

    许士杰面带微笑,居高临下道:“唐突,今日是严公寿诞,真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以你的身份,哪有资格出入这等场合。”

    唐突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二笔。他快速扭头背过身去,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继续低眉垂眼站在那里。

    许士杰莫名不忿,也是有点不肯就此罢手,当即又接连追问道:“唐突,既然来给严公贺寿,那么你的贺礼呢,难不成你就空着双手进门,就为了混吃混喝?”

    唐突低着头撇撇嘴,照旧不吭声。

    许士杰挑衅了半天没有得到回应,以他青州才子的身份,再纠缠下去自然就很无趣了。

    他端着架子,昂首挺胸,骄傲得像一只大公鸡。他迈着四方步准备离去,却突然被凭空伸过来的一只脚绊了个趔趄。

    唐突马上跳了过去,俯身拽住许世杰的胳膊,用力将他拉起来,陪笑道:“许公子走路要当心哦。”

    许世杰面色铁青,他其实没看清是谁故意使绊子,但在这种场合下他也无法去寻根究底,只得恨恨地瞪了唐突一眼,转身就走。

    唐突于是笑笑,赶紧拱手相送:“许公子走好!”

    许世杰没走两步,突听身后又传来唐突的笑声:“许公子,你的菊花……掉了。”

    许世杰猛回头,见唐突满脸堆笑手上捏着一小枝白瓣粉蕊的花,五朵已去两朵,剩余三朵还颤巍巍的摇摇欲坠。

    旁边一个华服女子不知是谁家的贵妇,忍不住噗嗤一笑道:“唐家小郎,此为杏花,非是菊花!”

    许世杰一脸怒气,走过来,一把夺过,然后小心翼翼将折枝杏花簪在自己耳边,然后扬长而去。

    唐突茫然,嘟囔连声:“菊花……杏花?”

    那妇人摇摇头,瞥了唐突一眼,自顾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