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20章密函
    辰时。

    节度使严休复府上张红结彩,家仆奴役往来穿梭,忙碌着即将开席的严公寿宴。

    这是淄青藩镇和青州城的一件大事,早在几天前就开始筹备了。

    耿璐一袭便袍,匆匆闯入严府内宅的花厅,面色羞惭。

    他拜倒在严休复脚下:“使君,末将无能,罪该万死,还请使君责罚!”

    严休复皱了皱眉,看耿璐这样子,自然没好消息。

    “好了,言之,你且起来说话。”

    “使君,末将派人追上了那阉贼的车马,本来可以将此贼秘密擒获。结果事出突兀,那驱车的车夫竟然是江湖杀手,趁乱将那阉贼刺死后逃逸——使君,肯定是朱家的人,末将已经派人追赶搜捕。”

    严休复心中恼火,心说你这不是废话,不是朱腾派的人难道是老夫?

    耿璐汗颜无地,他没想到派出一百多名悍卒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太监,居然出了岔子。

    “那阉贼的身份可曾确定?可从其随身的物件中找到朱腾与阉党勾结密谋的证据?”严休复端起案头上的青釉茶盏,小啜了一口。

    他关心的其实是这个。

    “这阉贼是内侍省的一名执事太监,名为鱼市宏。两辆车马之上,装载着诺多财物,想必是朱腾那厮献给仇士良的厚礼。不过,末将从中搜查到这封密函,还请使君过目。”

    耿璐将一封密函递了上去。

    严休复打开上上下下认真看得仔细,面色古怪。

    按照常规逻辑,这封从太监鱼市宏身上搜到的密函,一定是朱腾与阉党的具体串联谋划,或者说是朱腾向仇士良宦官集团的献媚卖身投诚状,也能说得过去。

    但——

    严休复默然片刻才将密函递给一旁期待已久的宋济,宋济只扫了一眼,当即倒抽了一口冷气。

    真傻了。

    这竟然是一封大义凛然的、落款为青州刺史朱腾的“为天下人讨伐阉首檄”——

    “阉贼名为仇士良者,豺狼成性,出身卑微。享天子之荐拔,无尽之恩宠,却不思报效皇恩。结党营私,祸国殃民。玩弄权术,毒害忠良。挟持陛下,以奴欺主。欺上瞒下,横行不法。排除异己,贪酷残虐。其行其罪,罄竹难书……”

    这篇檄文几乎没有文采,像是草书的急就章。

    但檄文有没有文采不重要,重要的是“讨阉贼”的内容。有这三个字足够引发天下震动了,还要文采干什么。

    “元机,你对朱腾的笔迹耳熟能详,你认真研读,看看这是否真的是朱腾亲笔。”严休复沉声道。

    宋济皱着眉头再三翻看,足足查勘了有半个时辰,才满腹惊疑轻轻道:“使君,单从笔迹上看,像是朱腾亲笔,反正下官看不出破绽来。”

    朱腾与节度使衙门公文信函常来常往,宋济常年代替严休复处理公事,对朱腾的笔迹自然是熟的不能再熟。

    既然他都看不出破绽,那说明就几乎没有破绽了。

    但确系有人伪造!

    目的很简单啊,就是为了陷害朱腾,傻子都懂的。

    严休复与宋济对视半响,都从对方眼眸中读到了意味深长的深意。

    “使君,这封檄文肯定是有人伪造,故意浑水摸鱼,企图嫁祸给朱腾。但足可以假乱真。不过,此书虽系伪造,然朱腾的狼子野心却并不假。既然如此,使君不如将计就计……”

    严休复不动声色,颔首点头。

    宋济将檄文又装回了信套之中,吩咐人去重加了火签封口。

    ……

    青州刺史府。

    黑衣车夫侧立密室之中,脸色冷漠。

    朱腾焦虑不安,神色阴沉,来回踱步。

    “那小太监已死,即便严休复怀疑到我们朱家头上,也找不到半点证据,父亲怕什么?”

    朱薇心思缜密,早有预防万一的安排。事出紧急,她麾下的黑衣杀手当机立断,杀人灭口。

    否则若是让严休复将鱼市宏活着带回城中,朱家的计划就泄密了。像鱼市宏这种吃软怕硬的太监,不要说动大刑,就是吓唬两声都很难撑得住。

    不过朱薇觉得,严休复这时候顶多是怀疑朱家投靠了京城宦官,所谓“卖身从贼”,却并未察觉到朱家要向他下毒手。

    投靠宦官固然让人不齿,但在明面上,谁也奈何不了朱腾。

    我喜欢趋炎附势,巴结权宦,谁管得着?

    朱腾停下脚步,烦躁道:“为父并非担心此处,而是……仇士良的人死在青州,又专为我等而来,姓仇的岂能善罢甘休?可恨这严氏老贼,竟然铤而走险,背地下手坑害咱们,无缘无故横生枝节,几乎要坏了老夫的大事!”

    “父亲,此事不算什么。一个小太监,死了也就死了。只要今日事成,严老贼身死恨消,青州城的一切尽在父亲掌握之中。事后,全部推在严老贼身上,那仇士良又能奈我何?”

    朱薇上前一步,斩钉截铁道:“父亲,事已至此,生死攸关,要不得半点犹豫不决了。这样,我自带唐突那小厮照旧去严府拜寿,父亲可按原计划串联上下,控制城中局势。只待严老贼一命呜呼,青州便可改姓为朱了。”

    朱腾略有些迟疑:“为父担心此刻严休复已然怀疑到朱家,有所警惕。而此前计划……若是风声泄露,后果不堪设想。”

    朱薇冷笑:“阿耶,那严休复可能会怀疑我们朱家,但绝对怀疑不到唐突头上。他更是万万想不到,我们会在唐突送的寿酒中动了手脚。而且,即便唐突此番不能成事,女儿也还有更加万全的办法……”

    ……

    唐家宅邸厚重的大门缓缓打开。

    唐突穿着一袭崭新的大翻领白色胡服走出门来,黑色宽边浅金牡丹纹腰带,一颗红色鸽蛋大小的波斯宝石镶嵌在腰带上熠熠闪光,因为白衣的映衬更加醒目。

    这是少年压箱底的礼服之一,被唐突折腾出来捯饬上,人是衣裳马是鞍,整个人的气质形象都变了。

    唐突满脸笑容,这俊俊俏俏小郎君,青州城内独一份。衣冠楚楚才能引人瞩目,否则还怎么登台表演。

    今日抛头露面参加正式宴会的朱薇薄施脂粉,更是精心打扮。

    梳高髻、露胸、肩披红帛,上着白色窄袖短衫、下著绿色曳地长裙,腰系红色腰带,明艳动人。

    朱薇盈盈走来,瞥见比她更骚包的唐突,深沉的目光有了片刻的游离,但旋即又恢复了冷漠的平静。

    再俊俏的小郎君,也是废物一个,当不得几文大钱。

    她又向前半步,笑道:“阿突,可曾准备妥当了?”

    唐突笑笑,指了指自己身后。

    唐家门口摆着那精美的铁匣子里,正是朱家事先准备好的两坛百年剑南陈酿。

    “好,阿突,咱们去吧。”朱薇俏脸含笑。

    唐突却瞻前顾后道:“娘子,只送两坛酒,我还是有点担心……若是严公动气,那可如何是好?我身子骨弱,可经不住打。”

    朱薇俏脸上笑容顿时僵住。

    她气得牙痒痒,忍不住跺了跺脚,转身就走。

    唐突仰天打了个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