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19章二月初十
    唐斗的饭桶食量在四海楼的烧鹅面前,彻底发挥得淋漓尽致。

    主仆两人离开四海楼的时候,落日余晖洒落街巷各处,暮霭之间一片凄凉。

    路上行人渐渐归家,唐突边走边嗟叹,忆昔贞观治世时、开元全盛日,现在连繁华的影子都抓不住了。

    王朝迟暮,如蹒跚老者般踽踽独行,一步步走向沉沉的黑夜。

    天下即将大乱,唐突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唐斗回到唐家倒头就睡,他是典型的猪一样的吃货,吃饱了就睡,睡够了就想吃。

    唐斗睡到后半夜就醒了,他正准备起床晨练,耳边就传来笛箫之声。

    笛箫声宛转悠扬抑扬顿挫如泣如诉,唐斗的心神被苍茫古朴的乐律紧紧抓住,他草草套上衣衫出了门去,正见唐突披着裘皮大氅,站在院中的桂花树下吹箫。

    哎!

    笛箫声随着一声叹息戛然而止,随之是唐突低沉带有磁性的轻轻吟唱:

    郁孤台下清江水,中间多少行人泪。西北望长安,可怜无数山。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江晚正愁余,山深闻鹧鸪。

    唐突这一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就起了一个大早,捡起少年搁置在床头上的一管铜萧,试了试手还不生,倒是被自己的萧声牵扯出几分感慨的复杂情绪来,顺嘴就吟了一首辛弃疾的鹧鸪天。

    曙光初现,唐斗站在身后幽幽道:“公子,你是想家了吗?阿斗也想家了,我们离开青州去长安吧?”

    唐突默然不语。

    想家了……是想家了,但是他的家真的在长安吗?

    ……

    二月初十转眼就到。

    寅时一刻,这是青州初春一天中最冷的时候。

    青州城的归化门循例缓缓打开,几个守门的士卒揉着惺忪的睡眼,穿着破旧的皮甲,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他们执横刀慢慢吞吞开始上岗,天光还未完全开亮。

    在装备上,藩镇地方军多数不如京城的神策军,当然战斗力跟装备不能完全划上等号。

    府兵制早已破坏殆尽形同虚设,到了当下,藩镇各自募兵,编制员额什么的统统不受朝廷控制。藩镇兵马的多寡,战斗力的高低,取决于藩镇自身的经济能力。

    青州军与临近的河北三镇兵马相比,自是差上一筹,但与日渐腐化的京城禁军相比,只强不弱。

    两辆豪华马车从城内一路疾驰过来,守门士卒见带路的竟然是朱刺史门下的心腹兵曹,不敢阻拦,任由马车出城。

    城门楼上,裹着黑色大氅的节度使严休复昂然而立,身后站着宋济和耿璐两人。

    严休复神色阴沉,手中捏着一张油乎乎的黄麻纸。

    昨夜他设宴与宋耿二人同饮,不料从四海楼购来的烧鹅中吃出了一张纸条。

    纸上有短短两行字,笔迹是一种严休复从未见过的古怪字体,笔法瘦劲,勾勒分明,连笔流畅。有点像怀素的狂草,但又似是而非。

    内容却充满调侃诙谐:内侍来去自如,严公难得糊涂。

    耿璐抱拳躬身:“使君,那阉贼一早从朱府离开,行踪诡异,看样子是要返回长安,难道就任由其来去?”

    严休复略一沉吟,声音决绝:“言之,立即派军出大营,以清剿山贼为由,将这阉贼拿下,就地审讯,速速查明阉贼与朱腾勾结的阴谋为何,不得迁延!”

    耿璐早就按捺不住了,闻言大喜,立即领命下了城楼。

    严休复扭头向宋济扬了扬手里的纸张,眉头紧蹙:“元机,这通风报信之人到底是谁,值得探究。此人隐在幕后,居心尚未可知。等忙过这一两日,顺着烧鹅和四海楼的线索挖下去。”

    宋济躬身行礼,却是无言以对。

    送信之人来历为何、意欲为何,是通风报信、浑水摸鱼还是趁火打劫,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

    载着不少黄白财货的两辆马车在官道上飞驰而去,车辙深厚。

    东边的天际露出浅浅的鱼肚白,一队百余名青州骑兵纵马扬鞭追了上去,料峭春风卷着寒气呼啸而过。

    那两辆马车仅驰出了三十里,就被这队来势汹汹的青州骑兵给团团包围在东阳山脚下。

    半躺在马车中守着铜炉炭火闭目养神,昏昏欲睡的锦衣青年太监鱼市宏大吃一惊,探出头来喝问:“怎么回事?”

    驱车的车夫和另外一名随从神色慌乱,低低道:“贵人,青州镇官军来追,将我等包围,好像来者不善。”

    鱼市宏勃然大怒,立即跳下车来。

    他站在车下环视周遭这群如狼似虎的青州军卒,神态傲慢,扬手斥责道:“尔等大胆!竟敢阻拦杂家的去路?”

    青州军领头的校尉在马上撇撇嘴,心道一个没有卵子的小太监嚣张个鸟,这里不是京城,落在老子手上,就自认倒霉吧。

    按大唐规制,原本淄青道也有高级太监充为监军。

    只在前年,监军杨达合意外中风,救治不及时一命呜呼。朝廷就再也没有委任新监军下来,一直空缺着。

    有传言说,杨达合其实是让节度使严休复给设计坑死的。

    因此青州军对太监就没有那么多的忌惮,更谈不上什么畏惧可言。

    校尉冷笑挥手:“吾辈奉命清剿山贼,此贼形迹可疑,疑似奸细,速速将他拿下!”

    一干军卒轰然下马,手持横刀弓箭,逼近过来。

    鱼市宏汗如雨下,色厉内荏的颤声嚷嚷起来:“你们哪一个敢动杂家,还想不想活命了?”

    鱼市宏平日里养尊处优颐指气使惯了,来到这偏塞的青州一地,更是觉得可以像他头一次吃过的螃蟹一样横着走,连刺史朱腾都不放在眼里。

    当鱼市宏意识到危机到来,满腹的骄横傲慢顿时化为泡影,直接吓尿了。

    黑衣车夫面色骤变,说时迟那时快,此人突然暴起,手中一把锋利的匕首在身形一跃间划过鱼市宏的咽喉。

    鱼市宏叫都不曾有叫的机会,就被割喉而亡,鲜血崩流。

    他软绵绵的身子晃荡了两下,陡然倒地。

    军卒大惊,一哄而上。

    黑衣车夫双脚一顿,窜上马车的车顶,尔后飞身扑向最近的一个马上军卒。

    凌空飞跃、持匕割喉、踹落尸身,动作一气呵成,迅猛如闪电,等周遭的青州军反应过来,黑衣车夫早就夺马一溜烟逃进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