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16章论胆子
    节度使府。

    严休复独自在书房内挥毫泼墨,连续写了几幅字都觉得不满意,顺手就扯掉了。

    书房的门被轻轻叩响:“使君,卑职等有事禀报。”

    严休复深吸了一口气,将手里蘸满浓墨的狼毫暂时搁置,然后挺直腰板,朗声道:“进来。”

    严休复的嫡系心腹,淄青平卢观察副使宋济,都知兵马指挥将军耿璐,两人并肩走进书房,向严休复同时施礼拜见:“卑职(末将)见过使君!”

    这两人一文一武,堪称严休复的左膀右臂。

    严休复笑了笑,摆摆手:“元机,言之,不必多礼。”

    宋济上前来扫了一眼,见案头上一幅横卷上已经书就龙飞凤舞的四个字——“天昏地暗”,忍不住赞叹道:“使君的字更显苍劲古朴,越见功力了。”

    耿璐是武将,对书法笔墨不很精通,却也跟着宋济一起称赞了几句。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不懂书法,但拍马屁可是为官者的基本功。

    严休复叹了口气:“好了,尔等就不必吹捧老夫了。人道是字如其人,又道是字吐心声,可老夫写了两个时辰的字,本想一抒胸臆,结果却始终愁绪万千,神思不属。当下朝廷奸佞当道,各镇天昏地暗,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如之奈何?如之奈何啊!”

    严休复神色凝重。

    他说得是当今的时局。

    宦官掌权、皇权旁落、朝政混乱,尤其是不久前长安帝都突兀其来的那场大动荡和大屠杀,更加让大唐的天空上布满乌云。

    虽然他并未受甘露之变的牵连,但作为朝中资历颇深的清流之臣,深受皇帝倚重的两朝元老,想起皇帝被软禁、无数同僚友人横死,他的心便如刀割一般的痛。

    “使君,阉宦当道,祸国殃民,着实让人恨入骨髓,心痛如绞。但在卑职看来,使君当下可韬光隐晦,保全己身,在青州一镇养兵牧民,静待来日。”

    宋济轻声劝道:“从古至今,宦官之乱虽动摇国本,却定不长久,吾辈卧薪尝胆,忍得一时之气,定可换来海晏天晴。”

    严休复默然点头:“老夫并非好逞匹夫之勇,当下之计,阉宦势大,不可力敌,与之相斗,还是要讲究一些策略。况且,朝廷上朋党为祸丝毫不亚于阉宦,要想匡正社稷,也非一日之功,急也急不来。对了,元机,言之,你二人联袂来见老夫,可有要事?”

    宋济和耿璐对视一眼。

    宋济拱手道:“使君,今日城中,发生了一件奇事。”

    严休复哦了一声:“何事?”

    “唐侍郎出事之后,唐家仆婢纷纷逃走,此事城中尽人皆知。不料今日,唐家庶子唐突居然主动经官,使钱为那三十六名逃奴脱去了贱籍,还在城中张贴了这告三十六仆书,言之凿凿,说是要放那群逃奴从良。”

    宋济说完,从袖中掏出唐突的《告三十六仆书》,呈给严休复。

    严休复接过,读罢,面露奇色:“此书思路敏捷,颇有文采,更兼言辞真诚,气度非凡。这当真是那唐家小厮所著?老夫素来听闻此子因为天性懦弱、又不喜读书,这才不为唐平所喜,遣送青州外宅本来是想给朱家当赘婿的吧。”

    “据说正是那唐突所书。”

    宋济在一旁嗟叹道:“使君,唐侍郎被阉宦所害,唐家这少年骤逢家变,落难之时,又连遭遇家奴背叛,能苟活至今,其实殊为不易了。”

    耿璐在一旁忍不住义愤连声:“使君,朱腾着实无耻。昔年唐侍郎在位之时,这厮主动送女结亲唐家庶子,只为攀交京城权贵。”

    “这些年逢人便讲,朱家与唐家乃是世交,情谊深厚,不日就要让其女与唐突完婚云云。不料短短数月之间,就变了一幅龌龊势利的嘴脸,摆明了要跟唐家划清界限。”

    宋济拱手插话道:“若只是趋炎附势、为求自保,倒也罢了。但那朱腾蠢蠢欲动,不但投靠了京城阉党,还试图染指军中,其心险恶,使君可不能不防!再者,卑职近日查知,仇士良派遣手下心腹太监鱼市宏来了青州,此刻正在朱腾府上。卑职担心朱腾与阉宦勾结,背后必有居心叵测之阴谋!”

    严休复一惊:“仇士良的人来了青州?元机,此事可确凿?”

    “确凿无疑。卑职已经派人盯着朱府,只是那小太监并不大张旗鼓和公开身份,以宾客身份进了朱府之后就再无动静,已经有几天了。”宋济回答。

    严休复沉吟片刻,怒形于色拍案而起:“狼子野心,无耻之尤!朱腾天性凉薄,素有野心,老夫早就心知肚明。只是他如今竟敢肆无忌惮,公然与阉党勾结串联,沆瀣一气、狼狈为奸,真是出乎老夫的意料之外。元机,言之,盯紧朱腾,若有不轨——可先下手为强!”

    “诺!”宋济和耿璐领命而去。

    ……

    夜幕深沉。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两名打更的更夫懒洋洋按部就班例行公事穿行在朱衣街上,嘶哑嘹亮的声音在夜空中久久回荡着。

    一个瘦弱的黑影从唐家后门偷偷溜出来,直奔朱家后园。

    朱家后园通向朱衣巷后巷的只有一个小拱门,平时人迹罕至,偶尔会有朱家打理花园的粗壮仆妇出来,清理门口的杂草。

    黑影站在门前轻轻敲了三下。

    不多时,朱府二管家朱亮蹑手蹑脚打开小门,把黑影让了进来。

    月色昏暗,朱亮面色慌乱,他匆匆将一套朱家家仆的青衣递给黑影人,眼看少年好整以暇慢吞吞换着衣服,不由压低声音催促道:“动作快点……唐突,你这小厮好生大胆,要是让人发现,你我二人还活不活了。”

    少年轻轻一笑:“你怕什么?这后园根本没人来,我又不是不知道。”

    朱亮跺了跺脚:“少废话,快走!某可警告你,你不能在府中乱转,否则被逮住,你小命不保。”

    “如果我活不成,自然不会再保守什么秘密了。”

    少年抬头望了望夜空,那轮弯月眼看要被一朵乌云给遮蔽住了。寒风阵阵拂过,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大唐北方的倒春寒真是能要人命。

    “要论胆子,二管家你的胆子可比我大多了,我顶多是趴在朱家娘子的阁楼外偷看她洗了一回澡。可你呢,啧啧,干脆就把二娘给睡了……”少年冲朱亮翘着大拇指:“刺史公的小妾都敢动,还有你不敢做的事吗?”

    被少年雪藏起来的某些记忆信息片段,被唐突一条条梳理清楚然后信手拈来。

    朱亮面色涨红,肩头颤抖:“你……竟敢威胁我……”

    “这不是废话嘛,如果我不威胁你,你堂堂的朱府二管家,会帮我这个吃软饭的?”唐突笑了:“走吧,朱昌在四海楼,你二管家朱亮在这府中还是可以横着走的,只要不撞上刺史公和你家娘子,谁敢招惹你?”

    朱亮深吸了一口气,调整着凌乱又敢怒不敢言的心绪:“你半夜潜进府来,到底要干什么?”

    “哎……不干什么,只是在这府里住了一个多月,还真是有感情了,我想回来看看,就是想到处看看,没别的意思。”

    朱亮闻言气得几乎吐血。

    他到现在其实也没真正搞清楚,唐家这个软绵绵的窝囊废怎么突然就变得泼皮无赖了,胆大包天。

    唐突冷不丁在朱衣巷外堵住他、把他和朱腾小妾周氏的那点见不得光的小秘密曝光出来,言之凿凿,几乎把他给吓尿了。

    他本来以为是天知地知他知周氏知,结果……

    少年如何知晓他的隐秘并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少年手上掌握着确凿的证据,比如周氏写给他的亲笔情书,这些东西到了朱腾父女手上,那后果你可以想象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