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11章青州豆腐贵
    朱昌很恼火。

    在他高傲的心理上,凭落魄唐家一个卑贱的家生奴,也敢跟自己平起平坐,人模狗样?

    但这家生奴手上掌握的这个臭豆腐,实在是太诱人了……这哪里是一种小吃食,简直是一座有待开采的金矿。

    朱昌眼热。

    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刚才四海楼前那人山人海只为抢一块臭豆腐的热闹场面。唐斗小推车上一百多块臭豆腐,一串四块,每串五十文钱,如此昂贵的价格,居然在顷刻间销售一空。

    然后,买到臭豆腐的人欢天喜地,旋即带着臭气游走四散在城中各处,又难免形成了新的广告效应;而没有抢到的则怨声载道,直对着四海楼啐唾沫,唾沫星子差点没把朱昌给淹死。

    朱昌首先是一个精明的商人,他马上就嗅到了财源滚滚的商机。

    如果这种制作方法控制在朱家手上,如果四海楼独家将之打造成一道高档菜品,扩大制作产量,形成价格垄断,天长日久,就赚大发了。

    所以即便没有小姐朱薇的命令,朱昌也发誓要将臭豆腐的配方工艺搞到手。

    依着朱昌就要硬来,在青州还有朱家想要而得不到的东西?可朱薇却再三叮嘱不能用强,不能因小失大。

    朱昌根本不懂小姐口中的“大”到底是什么东西,只是不敢违抗朱薇的命令罢了。

    “你这小厮说句实诚话,到底多少钱你才卖?”朱昌耐着性子端着茶盏小辍了一口,慢条斯理道。

    憨厚的唐斗一脸的兴奋,他一直在把玩着自己的钱袋子,里面可是装着他刚赚来的接近两贯钱,里面满满的铜钱铛铛作响。

    唐斗很舍不得,这玩意来钱这么快,留在自己手上,用不了几天就发家致富了。当然,发家致富什么的他也没概念,他要的实际上是现在和将来不缺吃饭和吃肉的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如果能吃着碗里还能霸占着锅里的,就更好了。

    但唐突的话他不能不听。

    况且这是公子搞出来的,他只是一个跑腿干活的小苦力。公子说要卖,那就卖呗。

    “一万贯!”唐斗张嘴就来。

    噗!

    朱昌口中还未咽下去的茶水喷溅而出,他当即拍案而起怒形于色道:“你说什么?一万贯?你这卑贱的家生奴是不是疯了?”

    唐斗撇撇嘴,不以为意道:“咱是家生奴又如何?搞得你不是朱家的奴才,身份有多高贵似的。”

    唐斗打心眼里就是这么想的,他是一个很单纯的人,还没有学会给谁留面子,心里这么想,口中就这么说了。

    朱昌满面涨红,气得嘴角都在哆嗦:“你……放肆!来人,把这小厮给某家给打出去!”

    唐斗拍拍手,将钱袋子塞进怀中,毫无畏惧的站起身来。

    他最不怕的就是打架了。

    要打就打,被打死了算某没本事。打死你,算你倒霉。

    至于朱家的权势,他根本就不在乎。

    屏风后面传来轻轻的女子咳嗽声。

    朱昌马上就回过神来,他强行压制住滔天的羞愤,咬着牙坐下,低低怒道:“你这厮漫天要价,真是岂有此理。你这臭豆腐,不过是一种小吃食,我顶多给你五十贯!”

    “如果你要不卖,以后你在这青州城中也休想再卖一块臭豆腐!”

    唐斗咧嘴一笑:“不卖就不卖,反正有了这些钱,够某吃一阵子羊肉了。”

    朱昌嘴角一抽,无可奈何。他知道自己的威胁,对于唐斗这种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夯货,有今天吃的绝对不考虑明天的,没有效果。

    “那你到底要多少才肯卖?一万贯——那是胡扯!”

    唐斗砸吧砸吧嘴:“既然你说一万贯贵,那就一千贯,这是最低价了,你爱买不买,不买拉倒。”

    唐斗是真不想卖。

    “一千贯……”朱昌倒吸了一口冷气,还是狮子大开口啊。

    一千贯是个什么概念?可以置办大片大片的山林田产了。

    唐斗咔嚓一声将自己的钱袋子扔在桌案上,开始复述着自家公子的原话:“一方豆腐五十文钱,可以制作臭豆腐至少四百块,卖四贯钱;一天四贯钱,十天就是四十贯,百天就是四百贯,一年至少可以获利一千六百多贯钱;十年又是多少钱?……我卖给你一千贯,你赚大发了。”

    唐斗喋喋不休的算账,听得朱昌头大。

    而隐在屏风后面的朱薇听得面色复杂,她关注的是臭豆腐的成本。她判断唐斗所言不假,这臭豆腐就是一本万利的买卖,一千贯其实值了。

    至于这臭豆腐的技艺唐家这个奴才是怎么搞到手的,她其实并不太在意。或许他说的是真的,就是瞎猫抓了死耗子巧碰巧撞大运,也或许是从别人那里偷学来,这都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至少在淄青镇臭豆腐绝对是独家生意。掌握在朱家的四海楼手上,肯定大赚特赚了。

    ……

    最终还是朱薇做主拍了板。

    朱昌一脸肉疼之色将一千贯钱的钱票给了憨厚的少年阿斗,当时他的手都在发抖,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而唐斗则将那一瓦罐炮制臭豆腐的卤水,以及唐突早就准备好的配方,都给了朱昌。尔后等唐斗又认认真真亲自指导朱家的大厨将四海楼版本的臭豆腐制作出来,已经是日暮时分。

    见配方工艺竟然如此简单,朱昌更是心痛如绞。

    足足一千贯钱啊……买了这么一个坑爹的玩意儿,要知道四海楼生意兴隆,各州分号加起来,一年的利润也不过几千贯!

    望着少年欢天喜地离去的背影,朱昌目露凶色。

    他回身来冲朱薇深躬一礼:“娘子,不如让朱昌派人去……”

    朱昌做了一个砍人的动作。

    朱薇淡然一笑:“区区一千贯钱而已,算得了什么?我们朱家缺这点钱吗?朱昌,你不要乱来,免得坏了我的大事。”

    “可是……”

    “不过,我们朱家的钱,是这么好赚的吗?”

    朱薇优雅的嘴角绽放起灿烂的笑容,她盈盈起身,长袖挥舞间就去了。

    朱昌躬身相送,不寒而栗。每当自家这位小姐如此灿烂微笑,那就是她最心狠冷酷的时候。

    唐家这吃软饭的,拿了朱家这么多钱,想不死都难了。

    ……

    小小一块臭豆腐,在最短的时间内臭名远扬,点爆了整个青州城。城中为数不多的几家豆腐坊主忍不住泪流满面,多年的媳妇熬成婆,行业的春天终于来了。

    很多人主动找上门来购买豆腐,暂时吃不到或者吃不起价格昂贵的臭豆腐,可价格廉价的白豆腐还是可以尝尝的。

    不排除一些心思活络的人试图关起门来捣鼓捣鼓。

    毕竟,捣鼓出臭豆腐的是唐家的一个家生奴,一个奴仆都能搞出来的东西,还能有什么难度?

    一夜之间,青州豆腐贵。

    名不见经传的豆腐,从冷门食材一跃变成大众餐桌上的热门菜。唐突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中的一个举动,竟然带动了大唐一个行业的发展,甚至由此改变了唐人社会的饮食结构。

    这大概就是蝴蝶效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