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07章太监和演技
    让唐突惊喜的是,弱不禁风的少年居然是能骑马的。

    其实这就是废话,这年月唐人出行基本以骑马为主,光靠两条腿早累死了。骑术是唐人最基本的技能,跟现代人基本上都会开车是一个样的。

    唐斗牵着一匹马,骑着一匹马,出了正阳门直奔青州城外的东阳山下,潍水河畔。

    他和唐突约定在潍水河边碰面,但等他到达时,唐突已经长袖纷飞站在河边看风景,不由大吃一惊。

    他毕竟骑马出城,唐突步行,就算唐突从离此最近的归化门出城,也不及他来得快吧。

    “公子,你莫非像师傅一样会腾云驾雾的仙术吗?”

    唐突轻笑一声,也不转身回头,淡淡道:“阿斗,我当然不会腾云驾雾,你师傅也不可能会,他就是一个江湖骗子罢了。”

    “不不不,公子,我师傅真的很有本事,他神通广大,会呼风唤雨撒豆成兵……”唐斗认认真真为元贞道人辩解道。

    “得……不要说了。”唐突耸耸肩:“阿斗,你这五年随元贞道人在哪学艺?”

    “公子,其实我这五年并没有离开长安……”唐斗将两匹马的缰绳拴在一旁一棵歪脖子柳树上,笑:“我就住在终南山下的一个庄子里,师傅每月来一次,指导我习武……”

    唐突目光凛然:“你竟然一直留在长安?”

    “是啊,公子,后来我听说老爷出事,就去府上找公子,结果被大公子轰出门来,我这才知道公子流落在了青州……”

    唐斗说到后来,声音便有些黯然,眼圈发红。像他这样的家生奴,生在唐家长在唐家,归属感格外强。唐家遭难,他心底很不好受。

    “对了,公子,我师傅说了,如果将来公子离开青州要去长安的话,务必去洛阳寻他一趟。”

    找他干嘛?听他忽悠吗?唐突无语。

    这时,归化门的方向突然传来纷乱轰鸣的马蹄声,唐突抬头望去,有十余骑奔驰而出,打头的是一个锦衣青年,生的獐头鼠目,还长着一头恶心的酒糟鼻子,面容猥琐,个头瘦削,两肩不齐。

    锦衣青年神色倨傲,率先在河畔下马。

    朱家大管家朱昌纵马随后,指挥着七八个朱家的家仆手忙脚乱往河里撒了一张硕大的渔网。其时冰雪融化,水流平缓,群鱼觅食,捕鱼的难度不大。

    朱昌小心翼翼陪着笑脸伺候在锦衣青年身侧。

    唐突在不远处望着朱家人的这边,心中诧异。青州城中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人,让朱家的人都这般小心伺候?

    锦衣青年公鸭嗓子般尖细的笑声在风中传得有点刺耳,唐突隐隐听见“杂家平生就好这一口鲜鱼……”,脸上的神色分明就有点精彩了。

    太监?

    这个年月没有人妖,只有太监。

    而太监这种生物,天下只有一个地方有,京城长安。

    唐突想不浮想联翩都难。

    ……

    唐突本来想一走了之。

    青州这种地方,根本没什么好留恋的。

    但朱家极尽要挟之能事,撺掇他去给淄青镇节度使严休复拜寿,引起了他的好奇。还有上午在城外偶遇朱家人簇拥太监一枚在河边捕鱼,又将他的好奇心推到了最高潮处。

    朱腾何时攀附上了京里的太监?

    唐突站在自家门口,倒背双手,眼看不远处朱家的偏门开了。

    饭桶少年唐斗此时正在后园练武,这厮这两日吃得饱了睡得足了,精力过剩,只能靠练武来消耗体能。

    一个身穿淡蓝色齐胸襦裙、个头高挑的少女,从朱府走出来。

    她梳着贵族女子出阁前的长垂双鬓,无簪珥之饰,五官精致,容色婉娩,颇为端丽。

    少女打头,身后是丫鬟红袖,还有两个青衣家仆抬着一个铁质的精致箱子。

    唐突嘴角噙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当他深沉的目光落在少女的身上时,就马上变得畏畏缩缩和人畜无害了。

    这便是朱腾之女,朱薇。

    朱薇与他同年,17岁。

    朱薇在少年心中过去一直都是那个温婉善良、知书达礼的女子,与趋炎附势的朱腾截然不同。但……唐突心知这个表面上温柔美貌的青州才女,其实心如蛇蝎。

    没有她的授意,薛贵岂敢向少年下狠手?

    ……

    在表演艺术上,唐突觉得自己堪比天王巨星。

    一个在官场上历练打磨了几十年的成熟灵魂,在这个陌生的大唐社会环境中,完全可以尽情发挥,论演技,一般人是比不上的。

    至少朱薇比不上。

    唐突畏缩且猥琐的目光落在朱薇身上,这如花似玉曼妙玲珑的青春之躯,平日里不知道被多少男子觊觎,她也习以为常。

    但尽管如此,被唐突这样死死盯着,那垂涎三尺的色眯眯目光还赤果果公然落在她脖颈下的风情处,朱薇还是一阵厌恶忍不住想要呕吐。

    但她瞬间就将满腹的厌恶一扫而光,转化为浅浅的羞涩。

    她微微垂首,疾行了两步上前柔声道:“阿突,我有几句话对你说。”

    唐突不动声色,少年那一以贯之招牌式怯怯的笑容在他的脸上表演浓了,这几乎成了本能。

    他向朱薇躬身一礼,小声道:“娘子,请进!”

    朱薇笑吟吟地轻移莲步跨过了唐家的门槛,左右四顾见府内冷清情状,故作哀伤道:“阿突,你们家这些家奴着实可恨,竟然撇开家主卷走财帛私逃,我耶说了,他已经派人严加查办,若是能抓到他们,一定会严惩不贷,你放心好了。”

    在大唐,家奴逃遁可是重罪。

    只是朱腾真的会去追究查办这些逃奴吗?

    信你个鬼。

    唐突还是怯怯地笑,不以为意道:“其实抓不抓都行,也不一定能抓得到,估计早跑了吧?”

    朱薇心说家奴背主潜逃,搁在谁身上都会暴跳如雷,但这小厮如此漫不经心,一点年轻人的血性都没有。

    朱薇示意红袖俯身打开了家仆带进来的铁箱子,里面是两大坛美酒。古铜色的陶坛,坛口贴着厚重的黑色封泥,这种封泥中掺杂了晒干的海藻粉,密封性极强。

    这两坛酒据唐突目测,每坛大概有四五十斤的样子。

    “阿突,我知道你主动解除婚约,是不想连累我家,我很感动。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夫君。”朱薇细声软语,情深义重的话若是过去的少年,怕不要热泪盈眶。

    少年是真喜欢朱家小娘子的。唐突在这一刻感觉很清晰,少年没脸没皮去吃软饭,无非是想要接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