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唐潜格鱼最新章节 > 006章臭豆腐
    咚!

    咚咚!

    咚咚咚咚咚!

    从南城门楼上传来第一声报晓鼓声起,架设在青州中轴线上的九座鼓楼逐一敲响跟进。

    四城城门依次开启。

    城中西南角香火鼎盛的大佛寺也几乎是同时撞响了晨钟,激昂跳跃的鼓声与深沉悠远的钟声交织在一起,将东夷重镇青州城从夜禁中徐徐唤醒,共同迎接喷薄而出的朝阳。

    一觉醒来,唐觉感觉神清气爽,一扫昨日初始的郁闷和烦躁。他决定要在这个时代安身立命,做一个有文化、有素质的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唐人。

    他今天要去朱家跟朱薇解除婚约。

    婚约解除了,他就要离开这栋宅子另寻住处,或者直接去长安就好了。朱腾昨日派人买下唐家的宅子,固然是被唐突变着法子“逼”的;可这钱朱家不是白花的,说白了就是暗示唐突主动退婚的代价。

    相当于退回了聘礼。聘礼都退了,婚再不退,朱家岂能善罢甘休?

    唐突还在沉沉入睡的时候,少年唐斗已经在破晓时分起床练枪,而等唐突梳洗完毕之后,他已经做好了一大锅栗米饭,也不讲究,就着腌菜自己吃了大半锅,只给唐突留了一小碗。

    唐突望着眼前这一小碗还带着谷壳的栗米饭都想哭,穿越的人生如此惨淡,连碗糙米饭都差点吃不上。

    此时的后园还拴着两匹马,一白一红。

    唐斗说这是元贞道人留下的,送给两人的坐骑。好像元贞道人算定了唐突要离开青州远行,这道人的来历很神秘,居心也有点诡异,不要说唐突,就是过去的少年对他心中都始终存着几分猜疑。

    勉强扒拉完那碗饭,回到房中唐斗站在铜镜前感觉头很痛。这少年的记忆好像是挤牙膏一样,遇到一点事才想起一点事,好像是少年心有不甘被自己一个外来者鸩占雀巢。

    院中突然传来唐斗的大呼小叫声。

    “好臭!臭死了!”

    唐斗捂着鼻子跳着脚从那间厢房冲出来,冲着唐突就嚷嚷道:“公子,你昨夜搞的那瓦罐豆腐,全部都臭了,好臭!”

    唐斗住在唐突卧房对过的一间厢房,他的隔壁就是唐突作为库房和生产车间的地方,那两瓦罐炮制的卤水和密封发酵的霉豆腐块,就放在这间房里。为了提温,唐突昨夜还让阿斗放了一个大火盆进去。

    唐斗吃完饭刚要回去睡个回笼觉,就被熏了出来。他没有多少文化,无法用语言来形容这种经久不散的区别于茅厕的臭味,只能抱怨说“臭死了”。

    唐突站在院中,深吸了一口气,清冷的空气中隐隐有一股细微的臭味,但他马上就摇摇头,“还早,发酵的时间还不够,至少要等到明天才行!”

    唐斗一脸的苦色:“都臭了,还能吃?公子你还要明天再吃?”

    唐突懒得去解释。

    臭豆腐这个玩意他也是临时起的想法,随便做点看看唐人喜欢还是不喜欢。

    唐人肯定是吃豆腐的,不过与肉食蔬菜相比吃得较少;唐突在坊市上只见了这么一个卖豆腐的小贩,至于豆腐延伸出来的臭豆腐,还没有被人捣鼓出来。

    如果市场上受欢迎,他就顺便捞点小钱,不受欢迎,自己吃呗,有啥?

    他过去就喜欢自己加工臭豆腐吃。这种制作方法简单易学,只是因为卤水没有,第一锅臭豆腐出来,要多费点时间发酵罢了。

    臭豆腐的卤水中他加了青矾、酒和豆豉,这些东西能催化卤水的发酵。

    至于制作臭豆腐的其他配料,这个年月基本都有。就是关键的辣椒油没有,但是唐突已经试验过了,可以用茱萸捣汁加点胡椒替代。

    寒风吹得小白脸上生疼,唐突在院中闻着似有似无的臭味,搓着手,哈着气,咧着嘴,想起了清朝人王致和,传说这是华夏臭豆腐的始祖。

    其实这种小吃不过是机缘巧合的产物,没有太大的技术含量,用不了几天,唐记臭豆腐就要闪亮登场了。

    ……

    见唐突要出门,唐斗立即背着那杆枪就要跟着。

    唐突苦笑:“你不要跟着我去,你留下练你的枪吧。”

    “不,阿斗要随时保护公子的安全,再也不能让人欺负你。”唐斗猛烈摇头:“我都听说了,公子在青州遭难,昨天还差点被朱家的人打死!”

    唐突耸耸肩:“朱家要想害我,早就害了,还能等到今天?你乖乖留下看家,不然今天没有饭吃。”

    唐斗照旧摇头:“不吃饭就不吃饭,反正阿斗可以几天不吃饭的,都能忍着。但阿斗怕公子受人欺负。”

    “你是骆驼吗?”唐突这回真正是啼笑皆非了:“你昨天是不是好几天没吃饭了?攒着肚子,就为了宰我一顿?”

    唐斗点点头:“上顿饭是在淄州吃的,两天前了;我师傅说了,我这是一分饭一分力,平时不打架,少吃几顿不打紧的。”

    “阿斗现在公子身边,随时要保护公子,所以必须要吃饭了。”唐斗又认认真真补充道:“这是我师傅说的,不是我说的。”

    “你师傅根本不是人……”

    唐斗咧着嘴笑,他的笑容很真诚。

    这是一个心思很单纯的孩子。元贞道人带他来青州或许有其他用意,但对于这孩子来说是如愿以偿,他朝思梦想的就是回到小公子身边,在有人欺辱他的时候冲上去,就跟昨天一样。

    在长安的时候,少年在贵族二代的小圈子里没少挨欺负,而皮糙肉厚的阿斗自然也没少替他挨打。

    唐突心念电闪,心中情不自禁浮起一抹伤感。

    众叛亲离的少年,过去活得真不易。以他如此孤僻懦弱的性格,生在贵族豪门其实还不如生在百姓家里,活着仰人鼻息一辈子,死了随地黄土可埋人。

    至于阿斗,出现的虽然突兀,但对于唐突而言,他于今也没有第二个值得信任的人了。

    他翘着脚,默默地拍了拍阿斗粗壮的肩膀,这厮熊一样壮的身材足足比唐突高出了一头,身上的肌肉跟铜铁铸造的一般强硬。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想起自己这具身子的孱弱无力,唐突忍不住很失望。

    哎……可惜了。

    如果有选择,他肯定选择穿越上阿斗的身,而不是这个可怜的窝囊废。以他的权谋手腕和头脑中拥有的取之不竭的信息财富,再加上阿斗的勇猛,他这就去从军,封侯拜将还有神马问题?

    或者,干脆扯一杆大旗啸聚天下,这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唐斗被唐突绿油油的热切目光盯得直发毛,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