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极限警戒起点 > 359节 还魂计划的真相
    布图索夫一言落地,在场众人不约而同看向了那个显示仪。

    他们虽然不如沈约那般清楚了然,但多少都知道这个显示仪的颜色是在表达着被测者说话的真假。

    显示仪上橙色曲线突然跳动了起来。

    不是蓝色曲线。

    只有蓝色曲线在跳动时,才显示对方说的是真话,而橙色曲线只是显示对方仍旧心存强烈的贪婪之念。

    沈约立即想到了这点。

    暖玉轻轻叹了口气,“布图索夫先生,你错过了你人生中的最后一次机会!”

    她说的平静,众人都是心中一颤,丝毫不感觉暖玉是在虚言恫吓。

    “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布图索夫突然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怖,嘶声叫道:“我说的是实话,那东西真的在卢浮宫的一个极为隐秘的保险箱内,只要你带我去那里,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话。”

    众人只见到布图索夫面容扭曲,神色少有的紧张畏惧,多数倒认为布图索夫说的是真话。

    面对暖玉的威胁,他好像终于选择了妥协。

    可显示仪上的橙色曲线仍在不停地跳动。

    布图索夫看到暖玉一直观看着显示仪,有些疯狂地喊道:“机器是死的,它也有出错的时候,你要相信我没有骗你!”

    暖玉突然关闭了显示仪。

    众人一怔。

    布图索夫心中一喜,只以为暖玉听信了他的话。

    就见暖玉冷冷的看着他道:“你从来没有想过将那东西交出来。”

    布图索夫身躯颤了下。

    “自从你到了这里,你就想着怎么骗我。”

    暖玉语气渐冷,“你真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女人?”

    布图索夫的眼皮子跳个不停,嘶声道:“我没有。”

    “你有。”

    暖玉带着厌恶的目光看着布图索夫,“你先用真话试探测谎仪,然后用真话中夹杂谎话看看测谎仪的动静、进而看看我的底牌。”

    声音停顿了下,暖玉不屑的说道:“等到最后的时候仍不肯放掉贪欲,试图以你卓越的演技表达你的绝望,来尝试让我相信你没有说假话,但你一直只是在拖延,希望找机会逃离,你认为到了高卢,你可以利用在那里的力量帮你脱困。”

    布图索夫脸色开始发青,他做梦也没想到暖玉竟将他的心理说的清清楚楚。

    “可你却不知道,我已经经历过太多这种骗术,不然这个显示仪也就不会存在了。”暖玉又道。

    众人诧异,实在不知道暖玉以前是干什么的,为何会经历过许多欺骗?

    看向沈约,暖玉语气回归冷静道:“沈约,该做的我已经做了,可是布图索夫不珍惜机会,但我想你会的。”

    “你是个聪明的人,我想事到如今,你早应该知道金鑫中了我下的蛊毒,没有我来出手,他活不了多久。我死了,结果更不是你想看到的。”

    说到这里,暖玉看了金鑫一眼。

    金鑫微凛,他一直有拼命的意思,可听出暖玉的警告之意——暖玉死了,他也活不了。

    “我自然会抓住机会。”

    沈约轻吁一口气,“这几天,我一直在等这个机会。”

    他本来以为自己的手机开着,高洁他们终究会跟踪信号而来,可见暖玉始终有恃无恐的样子,知道这个期望只怕也会落空。

    “我这人做事很公平。”

    暖玉申明道:“我不管这个世界的人如何不守承诺,但我的诺言,只要我不死,就一直有效。你帮我做一件已经做过的事情,我可以帮你解开两个人的蛊毒。”

    “两人?”沈约心头跳了下。

    暖玉缓缓道:“不错,你可以选择两个人让我来解蛊毒。”

    沈约一颗心沉了下去,在他记忆中,李雅薇、李继贤和金鑫都中了蛊毒!

    可是他只能选两人来解?

    “可以解三个人吗?”沈约试探道。

    暖玉看着沈约半晌,“很好。”

    别人都不明白她说很好的意思,随即听她道:“成交!可是你记住……你要尽力而为。”

    沈约想了想道:“只要我能做到,不违背我的内心,我会尽力。”

    “你不会违背你的良心的。”

    暖玉淡淡道:“我可以明确告诉你,那东西如果被布图索夫卖出去,结果只会比我使用更糟糕。我是在阻止事态进一步恶化而已。”

    “看起来你倒像是个圣人了。”金鑫终于开口道。

    暖玉看了金鑫一眼,“我不是圣人,但我扪心自问,比起这世上的太多人,我更有良心一些。”

    金鑫自然不信。

    暖玉再次看向沈约道:“看起来,你好像已经明白我要做什么了。”

    沈约想了一会儿才说道:“明白一些。”

    他留意到金鑫给他使个眼色,那是告诉他拖延时间的意思。

    他知道李斯特上校多半会在金鑫身上做文章,可是暖玉会忽视这点吗?

    暖玉一直镇定自若,并没有选择急着带布图索夫离开,这说明她很有自信——相信李斯特上校不会追来!

    “不妨说来听听。”暖玉竟有些期待道,她看起来很重视沈约的意见。

    “我知道历来国际的特务组织都有逼人说出真话的方法,比如说用什么酚苯妥钠等药物麻痹摧毁人的神经,进而弱化被逼供之人的意志,让对方吐露真相。”

    沈约整理思绪道。

    经历了一次实验后,他在为金鑫一事奔波时,也一直在琢磨暖玉的用意,“可在我想来,你不会用这么无趣的方法。”

    暖玉竟然笑笑,“你觉得我是个有趣的人?”

    她还从未听过有人这么形容她,不闻沈约的反应,暖玉不再追问,“你说的不错,很多人都以为真相是在小黑屋内、用严刑拷打的手法逼问出来的,却不知道这种方式早已落伍,而且得出来的也未见得是真相,我不会对布图索夫使用这种方式。”

    布图索夫闻言,却只有更加的心惊。

    他本来想服软,可一想到那东西可能关联的巨大价值,最终只是保持冷笑。

    他相信自己的意志,他还在赌暖玉一定斗不过他。

    他是落在暖玉的手上,但他是唯一知道那东西的藏匿地点和密码的人,他有翻身的筹码!

    “于是你就创造出一种刺探别人思想的方法,真正的刺探,而不是依靠什么测谎仪?”沈约语气平和的说道。

    众人都是怔住,根本想不明白思想如何来刺探?!

    暖玉盯着沈约,凝声道:“很好,你在层层迷雾中,仍能保持思考,能想到这个想法已经很是大胆。不过,你还可以更大胆一些。”

    沈约感觉自己的心脏跳动加快,甚至似乎听得到嘭嘭的声音,“这和还魂计划有关?”

    暖玉微微点头,并不意外,她知道沈约偷听过她和炽天使的对话。

    “不是刺探思想,那是……”沈约蓦地想到一个极为大胆的想法。

    那一刻他简直前所未有的震撼,意识到自己的设想若是真实存在后,那这个世界会有翻天覆地的改变。

    “是转移思想!”

    沈约回想着往事的幕幕,满是颤栗道:“你难道可以将一个人的思想转移到另外一人的身上?这就是你和炽天使研究的还魂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