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墨桑 > 第33章 示威
    李桑柔前一天回家很晚,第二天还睡得正沉,却被黑马一巴掌推醒:“老大老大!世子爷,世子爷在外头!就在外头!”

    李桑柔气的眼睛还没睁开,就一巴掌打在黑马头上,“嚎什么!”

    “那个,老大,世子爷!”黑马的声音立刻往下落了差不多两个八度,可还是挣扎着往外指点,“是世子爷!”

    李桑柔呼的坐起来,又给了黑马一巴掌,“闭嘴!”

    “是……世子爷……”黑马一只手捂着嘴,还是挣扎出了几个字,另一只手指着外面,不停的点。

    李桑柔懒得再理会黑马了,弯腰穿上鞋子,抬手拢了拢头发,打着呵欠出了屋。

    院子中间,顾晞正背手站着,转头打量着四周。

    看到李桑柔出来,顾晞上前两步,脸上说不上来什么表情,打量着李桑柔,拱手招呼:

    “李姑娘。”

    “你是因为那些杀手来的?”李桑柔忍回了呵欠。

    “嗯,昨天晚上有四个?”顾晞眉头微蹙。

    “连着三天,两个,三个,昨天四个了,身手都一般。

    这建乐城的杀手行,你知道多少?”李桑柔左右看了看,拖了两把竹椅子放到廊下,示意顾晞坐。

    “极少。应该远不如姑娘知道的多。”

    顾晞坐下,看着在他旁边坐下的李桑柔,皱眉道:

    “建乐城若有杀手行,和其它地方的杀手行,应该差不多。姑娘对杀手行,应该所知甚详吧?姑娘的功夫,是杀手路数。”

    李桑柔沉默片刻,垂眼道:“世子曾经问过我的身世,我没答,是因为我不知道。

    我是顺江飘到江都城的,混在一堆烂木头中间,黑马他们把我捞上岸,发现我还有口气,救活了我。

    我当时头上有伤,活过来时,一无所知,身边除了衣服,只有这把剑。”

    李桑柔滑出那柄狭剑,递给顾晞。

    “这把剑紧贴在我胳膊内侧,剑鞘颜色极似肤色,或者,就是人皮做的,长短厚薄处处都恰恰好,滑出收起,极其方便。”

    顾晞仔细看了看狭剑,递还给李桑柔,“这剑极好,可遇不可求。”

    “嗯,一直到现在,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这些杀手,是冲着你的从前来的?”顾晞一句疑问却是肯定语气。

    “我也这么想,可我实在想不起来什么,只好花点功夫,去查出来。”李桑柔微笑道。

    “要我帮忙吗?”顾晞看着李桑柔,认真问道。

    “暂时不用。”李桑柔笑着摇头,“也许查出来的东西,不足为外人道呢。

    劳世子费心了。”

    “那你小心。”顾晞站起来,刚要走,又站住,看着李桑柔问道:“你手弩用的那些小箭,不易打制,在建乐城找到能打制的地方了吗?用不用我帮你打制一些?”

    李桑柔犹豫了下,点头,“若是方便的话,打一百支吧,昨天前天的箭,都在世子那里?”

    “嗯,过两天就让人给你送过来。我走了。”顾晞说着,往外出去。

    李桑柔跟在后面,送过影壁,站在院门口,看着从她家院门口一直延伸到巷子口再外面的冷厉护卫,抬手按在额头。

    这位世子这一趟来,不是为了关心她几句,而是为了摆出阵势,向那些杀手背后的人摆明他跟她是有关系有交情的。

    他这是示威来了。

    李桑柔叹了口气,一个转身,差点撞上一脸激动的黑马。

    黑马两只手按在胸口,迎着李桑柔瞪过来的目光,不停的点头:

    “老大,您没看到!从巷子口,直铺过来!杀气腾腾!

    娘唉!咱们世子爷!真是威风!威风凛凛!太威风了!”

    李桑柔连个白眼都欠奉,绕过黑马,回去洗脸刷牙。

    金毛一大早出门探听动静连带买吃食。

    他出去时顾晞没来,等他回来时,李桑柔已经洗好脸刷好牙,顾晞自然早就走的没影子了。

    黑马可算找着能说话的人了,揪着金毛,激动不已描述着他家世子爷那份威风,那份气势,那份可了不得……

    金毛上身往后仰的不能再仰了,侧着身子斜着步,来回拧着头躲避黑马狂喷而出的口水,伸长胳膊往桌子上放一包包的水晶脍汤包等等。

    世子爷的威风气势他没听出来,他只知道黑马的口水喷得他张不开嘴。

    大常伸手拎起黑马,将他拎下台阶,放到院子里。

    金毛总算能透出口气,用袖子擦着满脸的口水。

    李桑柔把那包水晶脍拿过去,吩咐大常拍几瓣蒜,再倒点醋过来,再拿了只素包子,拎筷子吃早饭。

    黑马被大常这一拎,再激动也不敢逮着金毛喷口水了,蹲到李桑柔旁边,伸手拿了只肉包子,狠狠咬起来。

    金毛拖了把椅子坐到李桑柔另一边,开始说一早上看到的动静。

    “我到的时候,已经打扫干净了,漏泽园的车子刚刚走,那动静,跟死了几条野狗差不多。

    别的,就没什么了。”

    金毛的汇报简单明了。

    “咱们要是失了手,也差不多。”大常闷声说了句。

    “咱们可不一样!咱们有世子爷!咱们要是失了手,那动静可得大得厉害了!”黑马立刻扬声反驳。

    从李桑柔到金毛,谁都没理他。

    “老大,得想想办法,这三天三回了,一回比一回厉害,再有几回,万一失了手……”大常满眼忧虑的看着李桑柔。

    “暂时不用担心。昨天找到两只小茶饼,算是一点儿线索。”李桑柔安慰了一句。

    “可那茶饼上什么印记都没有,用茶饼的地方又太多了,茶楼,酒楼,还有伎馆,就是各家各户,哪家不喝茶?柴米油盐酱醋茶。”金毛刚咬了一块酱鸭,含含糊糊道。

    “老大上回不是说了,茶楼做杀手行最合适!老大的话你都没听进去?”黑马立刻怼了金毛一句。

    “先看茶楼吧,这会儿茶楼该开门了。赶紧吃,咱们先把这建乐城的茶楼,挨家扫一遍。”

    李桑柔吃完最后几块水晶脍,吩咐大常看家,带着黑马和金毛,从离家最近的茶楼起,挨家去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