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千秋不死人 > 第三百一十七章 再见冤大头
    虞七也好,千年世家也罢,大家都是相互看不顺眼,恨不能直接一棒子将对方打死,但偏偏谁都没有那个实力。

    毕竟,这是一个有秩序的社会!

    以前天帝活着,天帝就是天地间的秩序。现在天帝没了,那么人王、圣人就是天地间的秩序。

    这方世界水太深,牵扯到的隐秘太多,就连蚩尤魔身这等逆天之物都存在,虞七实在是想不到,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存在的。

    大内深宫,守卫并没有虞七想象中的那般森严,反倒是很宽松。

    超乎了其想象的宽松。

    毕竟,这里住着天下间最强的人,还有着天下间最为诡异的势力---鹿台。

    摘星楼下,劲风不知因何而起,凭空直上青云。

    危楼高百尺,手可摘星辰。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

    摘星楼有多高?

    至少,虞七一眼望去,看不到摘星楼的顶楼,整个摘星楼已经没入了云层内。

    凡夫俗子爬上摘星楼也要一日之功,实力稍弱之人,连爬上摘星楼面前天子的资格都没有。

    天子要召见你,你却要爬一天的楼,这不是开玩笑吗?

    在这朝歌,能入朝为官的,都有几把刷子。

    “走吧,大王在上面等候诸位。”温政出现在摘星楼入口,对着群臣说了句话,一双眼睛却看向了虞七方向,目光就像是两把刀子,空气在微微扭曲,死死的盯着他,似乎要扒开其皮肤、血肉,两道锋锐的目光要将其看入骨子里。

    “他就是虞七?”温政问了句。

    “不错,正是虞七”黄飞虎道了句。

    温政不再多言,转身向摘星楼上走去。

    一群人登临摘星楼,就听内侍一声禀告:“大王有旨,群臣进谏。”

    虞七被一大群人拥簇着,走入了摘星楼最上层的楼阁。

    整个楼阁看起来空旷无比,入目处全都是支撑楼阁的朱红色柱子,柱子上雕龙刻凤,铭刻无数太古符文。

    在大殿正中央,有一软塌,软榻上空无一人,唯有一杯清茶散发着袅袅烟雾。

    在更远处的楼阁栏杆处,一个身穿黑色蟒袍的背影,俯视着云雾下的朝歌城。

    寂静、无声,就是那般静静的站在那里,虞七便察觉到了一股压力。

    犹若是山岳,亦或者是不周倾覆,压断万古,无尽时空都能被压垮。

    苍穹在臣服,秩序法则在崩溃,面对那男子退避三舍。

    很难想象,眼前男子究竟修行到了何等地步。

    而这股压力,他只在一个人的身上感受过!

    “这背影,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虞七眼睛瞟了一眼站在楼阁处的背影,不由得心中有些犯嘀咕。

    不错,这背影怎么和自家那冤大头大哥……不……不……不,是便宜大哥。怎么和便宜大哥那么像!

    不是一般的相像,而是非常的相似,若非这里是朝歌大内,他只怕自己认错了人。

    “吾等拜见大王!”群臣按班站好,对着男子的背影一礼。

    人群中,自家那便宜老子武靖,此时亦在其中。低垂眉宇,面无表情的站在那,叫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都起来吧!”子辛慢慢转过身,天地乾坤都似乎伴随着其转身而倒悬,阴阳时空为之颠倒。

    与此同时一张熟悉面容在虞七的瞳孔中扩大。

    “不可能!”虞七看着那熟悉的面孔,心中下意识闪烁出一个念头。

    这不可能!根本就不可能!

    世上怎么会有这般相似的面孔?

    怎么会有这般巧合的事情?

    目光对视,子辛的眼睛扫过虞七,没有任何波动,就像是不认识他一般,在其身上一扫而过:

    “铁兰山,可有眉目?”

    “大王,疑犯虞七已经被臣请了来,只要大王当堂审问,便可水落石出!”铁兰山恭敬的道。

    “你便是虞七?”子辛将目光看向了虞七。

    虞七上前一步,将脑海中的惊叹、杂念尽数抛却,躬身一拜:“草民虞七,见过大王。”

    “满朝诸公皆指认你为盗窃各大世家的贼人楚留香,却不知尔有何解释?”子辛低头看着虞七,他很想看看,那个平日镇定自若的少年,面临着等群狼噬虎的环境,会有何等表情。

    可惜,他失望了!虞七低着头,他根本就看不到对方表情。

    “回禀大王,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事情!草民有何本事,竟然能盗取了各大世家的粮仓,莫非各大世家守卫,都是吃白饭的不成?”虞七拱手:“大王,我有精盐炼制的方法,分明是各大世家觊觎我炼制精盐的法门,想要栽赃嫁祸给我,还请大王还我公证。”

    “哦?”子辛眉毛一挑,看向了满朝诸公:“可有此事?”

    “一片胡言!我等粮仓被盗,与你那私盐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你休想混淆视听!”太傅一步走出,声音里满是火气:“陛下,将此人严刑拷打,必然可以审问出我等想要知道的信息。”

    子辛闻言不置可否,而是看向虞七:“本王给你个机会,你可有话要说?”

    “自然有话要说”虞七道:“诸公说我盗取了粮仓,不知可否有凭证?若有凭证,我虞七甘愿俯首认罪。若没有凭证,想要直接屈打成招,那也不必打了,我直接招认就是。那些粮食都是我偷的,大王直接将我推出去斩了就行。”

    “可有证据?”子辛看向铁兰山。

    “没有!但是,却有一条破绽,只要公子能将那破绽答上来,咱们便可以为你洗脱嫌疑!”铁兰山看向虞七:“虽然没有证据,但虞七公子肯定与那盗窃粮食的盗贼有关。”

    “讲!”虞七心头一动:“来了!”

    “我且问你,你终南山道场,每日消耗的粮食何止千担。现如今天下缺粮,而你终南山却是粮米不断,你这些粮食是哪里来的?这般海量的粮食,可不是寻常人家能有的。凭你一座水榭山庄,可种植不出这么多的粮食!”铁兰山信心在握,目光盯着虞七,似乎在说:“小子,和我斗,你还嫩了点。”

    那海量的粮食,若不能说出一个出处,到时候没罪也能给你定了死罪。

    “你有何解释?”子辛看向虞七。

    “回禀大王,草民掌握了一手神通,能够将天下万物皆化作粮食!我有神通在身,自然是不缺粮草的!”虞七笑吟吟的道。

    “哦?有这等神通?可能当堂演示?”子辛来了兴趣。

    虞七看向了大殿远处的一张软塌,然后手指一指:“变!”

    指物化形,阴阳二气流转,那软塌化作了一堆粮食,堆积在了大殿中。

    “大王看草民这手段如何?莫说是数千担粮食,就算是米山、面山,我也能变得出来!”虞七似笑非笑的看着场中众人,特意将米山、面山两个字要的很重。

    此言落下,场中有的人顿时面红耳赤,怒火开始冲冠而起。

    那夜众人忙活了一夜,腰酸背痛却背了一堆无用的石头回去,被一个小儿给耍了,当真是恨不能提剑将虞七给斩了。

    “确实是玄妙的神通”子辛看向满朝诸公:“这解释倒也说得过去,诸位可还满意?”

    “大王,这是障眼法,这厮故意蒙骗大王,请大王治其欺君之罪!”铁兰山眼睛里充满了杀机。

    那一夜,他扛着一堆无用的石头整整跑了一夜,这般屈辱不用虞七的鲜血岂能洗涮?

    “障眼法?”子辛站起身,来到了那米粮面前,抓了一把米粮到铁兰山身前:“当真是障眼法?”

    “必然是障眼法,只要大王派人将米下锅,到时候真假一眼便知”铁兰山道。

    障眼法,这是昨夜所有人都亲眼所见的事情,众人都是亲眼看到,那米山面山如何化作了一堆石头的。

    假的终究是假的,永远都不会成为真的。

    “铁兰山,你好歹也是堂堂钦天监三大司正,又何必于我这升斗小民计较?如今铁证如山,米粮明明是真的,你竟然当着人王的面污蔑我,呵呵……”虞七此时怒极而笑:“你可敢于我赌上一把。”

    “哦?如何赌?”铁兰山蔑视的看着虞七。

    “就赌这米粮是真是假,当着人王的面,请人王做个见证!”虞七一双眼睛盯着铁兰山。

    “呵呵,又有何不敢?只是我若赢了,我要你的脑袋!”铁兰山阴冷一下。

    “我若是赢了,便要你铜皮铁骨密卷的修行法门!”虞七一双眼睛看着铁兰山:“还有你体内的三滴精血。”

    铜皮铁骨他垂涎许久,这神通是真的逆天。

    尤其是那夜交手,飞剑都斩不破铁兰山的肌肤,更是叫虞七暗地里上了心。

    “原来是冲着老子铜皮铁骨来的,答应了你又如何?”铁兰山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假的,永远都不可能成为真的!

    “来人,上大锅!”子辛道了句。

    话语落下,有健仆搬着大锅,自摘星楼下跑来,将大锅在宫阙中摆开。

    “开始吧”子辛端坐在王座上,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