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大明从慎重开始 > 第426章 火器,新神器!
    奉天殿,

    弘治皇帝和九卿,围在一座庞大的沙盘前,负手而立。

    “鞑靼能调兵五万来大同,看来是铁了心要攻城了。”

    达延汗的兵力,最多不过十五万,他们的大部队驻扎在河套,与严恪松对弈。

    “陛下有所不知,达延汗得了三门红夷大将军后,便北上收复各部,如今鄂尔多斯部、土默特部和永谢布部,彻底归顺达延汗旗下。”

    秦紘分析手中的情报。

    达延汗拥有的军队,远不止当初的十五万兵力了。

    这样一来,九边的其他重镇,就不能调兵支援大同。

    “三万兵力对抗七万兵力,就算是王越前去,只怕也无法抗衡。

    更遑论,大同的边军不善骑射,比鞑靼和女真的铁器,远远不如。”

    马文升直言不讳,并未因大同边军是大明的兵,就胡吹瞎侃。

    “若当初严成锦不谏言攻打建州,女真也不会联合鞑靼。”秦紘说道。

    刘健颔首点头,但眼下只能想法子破局。

    弘治皇帝想起红夷大将军,便问:“坚壁清野,用红夷大将军守城如何?”

    “只怕不可,鞑靼会绕过大同,从镇河南下。”

    马文升在沙盘上,画出一道线路。

    北方的九边,并没有连成一道壁垒,有许多无墙垣的荒野可以南下。

    为什么非要攻下城池,才能南下?

    这是兵法,若绕过守城直接南下,容易被前后夹击,包饺子。

    而攻下守城则不同,敌军可以以守城为据点,后方无敌人,随时可以撤退。

    但,如今行事不同。

    鞑靼和女真有七万人,就算守军从后头包抄,他们也可以直接突围,完全不放在眼里。

    “让朕想想。”弘治皇帝捋须,浑然不觉旁边多了个人。

    朱厚照盯着沙盘上,那代表大明的军旗,浑不在意:“父皇可让老高前去,老高贪生畏死,不会让自己死在大同,如此一来,便会绞尽脑汁,平定大同之乱。”

    弘治皇帝有些生气了,此子看见沙盘,就像猫见了鱼一般,在此大放厥词。

    但弘治皇帝想起剿河套时,严成锦画的九宫格战术,便问:“严成锦呢,让他来奉天殿。”

    不多时,严成锦来到大殿中,只见一座庞大的沙盘,弘治皇帝和九卿,皆站在沙盘边上。

    “臣严成锦……”

    还不等他说完,弘治皇帝便直接道:“鞑靼七万大军攻占大同,守军只有三万,严爱卿可有想法?”

    三万打七万?

    依照严成锦的性子,会直接恳求陛下,将守军配置至十四万。

    十四万打七万,还差不多。

    但严成锦也清楚,京营不能随意出京,再加上大军北上,至少要一个月。

    大同恐怕打完了。

    “倒是有个办法,三日之后,可见知结果。”

    秦紘和马文升目光闪过一抹惊愕。

    上过前线才知道,三万军队打七万人,会有多吃力,纵然拥有城墙的优势,也是云泥之别。

    李东阳低声对着严成锦道:“无把握之事,莫要应承,以免延误了战机。”

    弹劾焦芳的事,才过去两日,言官们正盯着严成锦。

    若此次失利,怕有不少人会弹劾,尤其是焦芳的门生。

    弘治皇帝却问:“你可知道,大同骑兵不如宁远边军?”

    想以少胜多,怕是不能。

    “臣知道,若陛下准许,由宋景北上,此战,或许还可以打。”

    宋景从未上过前线,呆在都察院编修大明会典,恐怕难以升迁。

    严成锦让他北上,自然是要立军功。

    “打仗可不是写弹章,耍耍嘴皮就能胜,若是打了败仗,身后数十万百姓,都要死于鞑靼铁蹄之下。”秦紘道。

    鞑靼人为控制大明人口,屠杀边城百姓,并不奇怪。

    “臣举荐宋景!”严成锦坚持。

    朱厚照躬身,正色道:“儿臣也举荐宋景。”

    宋景是他的勇士,朱厚照最高兴的事,便是指挥手下的勇士打仗。

    刘健拿不定注意,这次鞑靼人攻打的,是孱弱的大同,不是兵强马壮的三边河套,实在难以断定。

    “命宋景北上,令英国公待命,若鞑靼人突破大同南下,北上迎击。”

    弘治皇帝多加了一道防护。

    …………

    宫外,王恭厂。

    严成锦和宋景一同站在硝石前,只有王恭厂,才能制备大量的火器。

    “本官这次要制作的火器,十分特殊,它需埋于地下。”

    “天下还有这样的火器?倒是像石炸砲。”

    曾鉴露出微微惊愕的面色,却不怀疑严成锦的话。

    而宋景,则是一副虚心求教的神情。

    只有三日时间,严成锦要抓紧:“这张图纸上的两种火器,命匠人加紧制作。”

    宋景看了眼图纸,再看向制作方法。

    第一门火器,所需材料,容易弄到,由碗口炮稍稍改良,便可制得。

    唯独这地雷,需要用到矾油,此物提炼起来有些麻烦。

    严成锦道:“此物极为危险,要小心一些,一日为限,需将其制作出来,命匠人制作。”

    方法皆写在图纸上,以宋景如今的火器造诣,应当不难。

    此法,乃是天工开物上的记载。

    有了地雷,鞑靼人的铁骑就不足为惧。

    能炸死鞑靼人不说,还能令他们引以为傲的战马,惊慌失措。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门火器,作为大杀器!

    布置地雷,需要专业的工程师,这也是为何一定要宋景北上。

    研发地雷凶险,严成锦没敢留在王恭厂,叮嘱宋景:“研制出来后,便通报本官一声。”

    ……

    紫禁城,皇宫。

    锦衣卫向弘治皇帝禀报:“陛下,严大人出宫后去了王恭厂。”

    这个家伙去王恭厂,定是要制备火器。

    “什么火器能对抗七万大军?”弘治皇帝纳闷了。

    不一会儿,曾鉴来到奉天殿,向弘治皇帝请乞道:“陛下,工部需三万两白银,采办硝石和硫磺等火药料。”

    “我怎么记得,王恭厂还有几千石硝石?”韩文对各府库知之甚详。

    曾鉴道:“王恭厂的硝石和硫磺,皆要运往大同,如此一来,王恭厂府库空乏,硝石和硫磺开采不易,需尽早填补。”

    严成锦与他打过招呼,整个北直隶的火药,都要搬到大同去,让他尽早填补。

    “什么火器,需要如此多火药料。”

    “臣也不知,听严成功锦说,需埋于地下,名唤地雷,其威力可令大地举悲,山河失色。”

    弘治皇帝不由好奇起来,不知比之红夷大将军,威力如何。

    到了夜里丑时。

    京城宛若雷霆霹下,震聋发聩。

    西城的百姓,惊得从屋舍中逃离出来,惊慌失措。

    住在王恭厂的人,知晓定又是火药炸了,骂骂咧咧。

    严成锦睡得很香,却也被这声巨响惊醒了。

    听声音,定然是硝石和硫磺放多了。

    他翻了个身,继续睡。

    夜深了,坤宁宫。

    弘治皇帝躺在御塌上,忧心大同重镇的百姓,目不交睫。

    他用手掌撑着床沿,轻轻翻了个身,不愿惊动侧旁的皇后。

    倏地,轰隆一声!

    弘治皇帝也吓得心脏骤然一缩,隐隐有些生疼,怒道:“何来如此大声响?!”

    萧敬听见弘治皇帝的召唤,刚想要回应。

    却见弘治皇帝趿鞋走出,面露责备:“皇后怀着朕的骨肉,好不容易睡去,何人弄出如此大动静?”

    “奴婢也不知,听声响似乎在西城区。”

    弘治皇帝转怒为喜,面色慢慢舒展开来,皇宫与西城区相隔甚远,能传到这里必定是火器。

    “派人去王恭厂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