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药师的宠妃之路 > 第346章聊天
    于氏却哭了,泪水沾湿了衣襟,“王氏啊王氏,我怎么早没发现你这么有智慧啊,我要是早点和你好了,哪里还能走弯路呢。

    人心毁在不知足不甘心上啊,我们都不如你想的透彻明白,也不如你过得舒坦自在。”

    马氏也含泪点点头,她们都是熬出来的,只有王氏过得真自在,真不错。

    王氏不在乎李承泽,那不是她能高攀的人物,能有孩子是老天怜悯她了。后来的日子过的是真顺心,因为她从来不会庸人自扰,不会去想那些烦恼的东西。

    农家人有一种她们都没有的韧劲和吃苦耐劳的精神,有着通透和清醒,犹如璞玉。

    “王妹妹啊,你是璞玉图,这份富贵该这是你的。你若不想出宫就留下来陪我吧。”

    慧兰真的很喜欢王氏的脾气性格。

    “好,我乐意留在宫里呢,我自己的寝殿都听我的,我也不必看人眼色,多谢娘娘怜惜。”

    王氏是真高兴,她不愿意和儿子住,去了府里要看儿媳妇的眼色了,她没读过书,心眼也玩不过人家高门贵女,干脆远香近臭最合适。

    “好,受了委屈来跟我说,我和皇上还没死呢,轮不到别人欺负你们,就是媳妇也不行。”

    慧兰板起了脸,态度很严肃。

    “多谢娘娘。”

    三人乐淘淘的给皇后行礼道谢。

    马氏仰起头又哭又笑,“我老了老了……在没想到,能依靠撑腰的不是娘家,不是儿子,也不是兄弟,而是我嫉妒了一辈子的女人。抢他的人是你,我心服口服,我认了。没有你也会有别人,也许还不如你做得好,更不会有我们今日的自由。”

    “是啊,我认为她们都不如你做得好,我宁愿是你,也庆幸是你。”

    于氏也笑着点头。

    “你呀是可惜了,对了我也没问过你,你为什么没有怀过呢,当年明明我说过给每个人都给个机会,那个时节自然是儿子越多越好么。”

    慧兰谨慎的询问,一直都疑惑,只是别人的事不好多问,都这个岁数了,时过境迁才敢问一句,不好戳人心窝子么。

    于氏低下头叹口气,一滴泪掉了下来,“我起先不知道,后来才知道的。是钱氏给我下的药,在洗澡水里,只用一点点,几次就够了,后来徐太医给我诊脉,才告诉我我被人下药了,是绝育药。”

    “什么?怎么证明是钱氏,不是周颖?”

    慧兰瞪大了眼珠子,不敢置信钱氏不声不响浑水摸鱼摸回去一个儿子,还干掉了一个于氏。

    “第一次皇上清洗钱氏的人,皇上亲自来告诉我的,当时诊出来问题以后并没有告诉我,而是去查了一回。

    钱家人手不太多,但有几个得用的人,布置的很隐秘,查了许久,等查出来的时候毅哥都会说话走路了。

    皇上怕我报复也没敢告诉我,所以给了我份位比钱氏高,也有补偿的意思吧,后来燕姐给了我,他才亲口告诉我,清洗人手的时候亲口承认的。事已至此我还能怎样呢。”

    于氏摊手,神情悲苦,却无可奈何,索性这些年也想通了,燕姐孝顺依赖她,和亲生的也没差。

    慧兰摇头,“我真没想到她什么时候干的这事啊,这么隐秘啊,心思还真是够深的啊。”

    “他给我下药其实很好理解,因为我家世不差她家,虽然我被厌弃了,可家里父兄还算得用。若是我生了儿子对她威胁很大。

    他给你也下过手,只不过她运气不好,你整个人太谨慎了,也没个章法,后来日渐受宠,又去了云南,皇上几乎日日和你在一起几乎没有机会,一个不小心要是把皇上弄绝育了,可怎么得了,再后来她们都怀孕了,这事就歇了。”

    于氏平淡的讲述当年的过往。眼里一片云淡风轻,已经放下了,痛还是有一点的,但无法改变的事实想多了也没用啊。

    “嗯,这倒是,我平时很小心,她可能不知道,我懂医,但我更懂毒,我的鼻子舌头特别灵敏,基本上糊弄不住我的,我饮食长年累月清淡,所以很难下手。”

    “原来是这样,皇上也是受你影响吧。”

    马氏恍然大悟。

    “对,我一开始得宠是因为打压了李氏,真好契合了皇上当时的需要,后来我发现他中毒了,给他解了毒,所以他才看重我。我就一直帮他调理身体,其实最早一年我就没承宠,岁数不够,我就靠着这手医术拉住他的。”

    时隔多年也不怕告诉她们了,“厉害,能留住人就是个人的本事。”

    “哎!当年皇后一意孤行,她给皇后下毒马家是后来才知道的,吓了一跳啊,当时我还小但族爷爷发了好大的脾气,差点厥过去了。后来的事我也不太清楚,一直到我进宫,她给我东西让我继续下毒,我不敢偷偷扔到恭桶里了。”

    马氏也是一脸郁闷,到了没碰上这样的姑姑。

    “都过去了,皇上也不在意以前的事了,不过那会子对马家是真的恨啊,皇上说,她的儿子死了也不是我和生母的错,为什么要如此狠毒的对待我,我好歹也给你挣了脸面回来啊。那时皇帝很难过,说他不太记得生母,小时候在心里真的把皇后当成生母爱戴的。”

    慧兰叹口气,后宫的事自古就一直波澜不断。

    “哎!我爹也说她糊涂了,不赞成我进宫,可没得选。心高气傲受不得一点挫折,也不是只有她受了委屈没了孩子,当年后宫好几个妃子都失去过孩子,不是只有她一个人。可她受不了这个打击,马家费劲了力气才给她要来了孩子,却不懂珍惜,家里也是反复规劝,效果不大。”

    马氏也苦笑一声摊手,有些事没办法,进宫的女人一旦得了权势,就未必事事都听家里的话了,也不再是那个任人摆布的棋子了。

    “是啊,谁愿意做棋子呢,我也是深有感触啊。我们都一样,我进宫也是个棋子。”

    慧兰轻笑一声摇头。

    “谁又不是呢,熬着熬着终于出头了,高门贵女的命就是这样的,锦衣玉食却永远不快乐,不如老百姓呢。”

    马氏有感而发。

    王氏嗤笑,“可拉倒吧,我差点被卖进脏地方去,幸亏牙婆遵守承诺了。”

    “哈哈哈!都不好过啊,我们这也算是熬出头了吧。”

    于氏又拍手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