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第一弃少 > 第935章 血溅当场
    离江北辰和赵群两人不远的位子,是几名衣着光鲜的富家小姐。

    原本是没什么干系的,但是这些人提到一个名字,顿时便引起了江北辰的注意。

    方怡!而且这几人还对方怡大肆的侮辱。

    诸如‘贱人’、‘搔货’这样的字眼,江北辰委实不能接受。

    “军门,我去将这几个贱人的舌头拔下来!”

    赵群同样脸色难看,竟敢当众侮辱方怡小姐,这几个女人,简直是不知死活!然而就在赵群刚要过去的时候,一道姣躯倒是先怒气冲冲的朝那几个女的走了过去。

    “我不许你们这么说方怡!”

    女子二十三四模样,个子很高,大概一米七左右,容颜虽说不上倾国倾城,但气质却是格外出众,站在一群富家小姐当中,犹如一朵亭亭净植的莲花,格外出众。

    吴悠悠一脸气愤的表情。

    其实她们几个,都是方怡学生时代的好友。

    只是后来,其中一名女子的未婚夫也喜欢方怡,而把那女子给甩了,女子便在背后大肆污蔑方怡,让方怡在圈子里名声扫地。

    大家关系就不怎么好了,甚至后来已经彻底断交了。

    “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吴悠悠啊,呵呵,你不是方怡的小跟班吗?

    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给方怡打抱不平?”

    其中一名打扮妖艳的女子忍不住冷笑起来。

    她叫裴丽,就是当初被悔婚的女子,她对方怡可是恨之入骨,连带着对吴悠悠也是没什么好感。

    “裴丽,不管怎么说,大家都是同学,而且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再说了,你被悔婚和方怡压根就没有关系,你怎么能在背后说方怡姐的坏话!”

    吴悠悠气呼呼地说道。

    “什么没关系?”

    裴丽眼睛立马瞪了起来。

    “当年若不是方怡那表子勾引唐少,我和唐少早就结婚了!”

    “这件事让我裴家脸面尽失,不怪她怪谁?”

    裴丽一脸不服气的喊道。

    “裴丽,你怎么不讲理呢,唐少喜欢方怡姐,跟方怡姐有什么关系,谁都知道,唐三就是个银贼,被她糟蹋的漂亮女孩还少吗?

    你应该庆幸是方怡姐帮你认清了唐三那个人!”

    吴悠悠忍不住辩解道。

    “呵呵,这么说,我还得感谢她了?”

    裴丽皮笑肉不笑。

    “吴悠悠,你觉得,你现在在圈子里有资格说话吗?”

    裴丽旁边一名女子忽然冷笑起来。

    “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也被杜家退婚了吧?”

    “什么原因现在整个燕京都传开了!”

    “你吴悠悠竟然劈腿,被杜大少捉奸在床?”

    “你这个不洁的女人,自己都是一身脏,竟然还替方怡打抱不平,你可果真是搞笑!”

    女子这话一说出来,几名女子便忍不住嗤笑起来。

    而周围其他的宾客也都纷纷侧目。

    “这不是吴家的大小姐吗?”

    “听说被杜家给退婚了!”

    “被抓奸在床,真的假的啊?”

    周围这些议论纷纷和指指点点,把吴悠悠气得险些昏厥。

    “裴丽,我警告你们几个,可不要胡说八道!否则我告你们诽谤!”

    事关自己贞洁,吴悠悠当然不能轻易揭过。

    “呵呵,诽谤?”

    裴丽忍不住撇了撇嘴,“现在消息都传开了,而且是杜大少亲口说的,你居然还想狡辩?”

    “污蔑,这根本就是污蔑!”

    吴悠悠气得,眼睛都红了。

    最近这件事可是将她折磨的憔悴不已。

    她那个未婚夫,燕北世家的大少杜峰,竟然莫名其妙想要退婚。

    还给自己冠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劈腿!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她吴悠悠在燕京算是出名了。

    其实吴家在燕京也是大世家,祖上三代曾是财阀。

    吴悠悠的祖父比较开明,在开国以后,一些产业主动上交给了国家,帮助国家度过那段艰难岁月,如今虽然名誉还在,但实力早已大不如前,只能算是燕京的二流家族。

    而吴家和杜家的婚事,本来也是祖辈定下来的。

    却没想到如今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自己竟然被人污蔑劈腿,而且还被退婚,名节也被毁于一旦。

    吴家老爷子可是极其重门风的,这一怒之下,便将她这个孙女逐出家门。

    吴悠悠被赶出家门之后,这一个月来过的真的比较惨,失去家族的依仗,自己名下的公司也是独木难支,随时濒临破产的边缘。

    果真是心力憔悴。

    她今天来参加宴会,也是为了结交一些人脉,希望能够度过难关。

    没想到就遇到了裴丽等人诋毁方怡。

    她替方怡打抱不平,没想到把自己也牵扯进去了,当众被人羞辱。

    “这样不洁的女人,怎么好意思来参加关副理事的订婚宴!”

    “就是,不如赶出去算了!”

    “真脏!”

    面对周围这些恶意的声音,吴悠悠只觉得头重脚轻,一阵眩晕,忍不住便要朝着旁边倒去。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挺拔身影忽然闪到她的身后,将她拦腰抱了起来,旋即那纤长的手指,将一枚黑色药丸塞进她温润的朱唇。

    “你心力憔悴,身子太弱了,以后切记,不宜动怒!”

    江北辰微微笑了笑,将她扶了起来。

    吴悠悠眨巴着眼睛,一时间,一股暖流忽然从喉咙流淌至四肢百骸,心里也都跟着暖暖的,仿佛被眼前男子融化了一般。

    “大哥,您是……”“哟,这不会就是那个奸夫吧。

    没想到啊,长得还挺帅?

    面生的很,这细皮恁肉的,不会是哪个富婆的小白脸吧?”

    裴丽忽然在一旁冷笑起来。

    众人都是议论纷纷的,想来这便是吴悠悠的奸夫了,没想到光天化日就敢出现,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赵群,掌嘴!”

    江北辰话音刚落,赵群瞬间动了,眨眼便来到裴丽面前,一个大巴掌便扇了下去。

    裴丽踉跄了一下,高跟鞋崴脚了,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半边脸肿的跟猪头一般。

    众人都是忍不住有些发呆。

    这可是关副理事的婚礼啊,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敢动手?

    “小子,你,你竟敢打我?”

    裴丽脑瓜嗡嗡的,当即便忍不住嘶喊起来。

    “我还敢杀你你信不信?”

    赵群一脸冷笑的表情,又忍不住踏前一步。

    裴丽吓得连忙朝着后边爬去,长裙都磨破了,头发乱糟糟的,简直跟笼子里的嘢鸡差不多。

    “我告诉你,你可不要乱来!”

    “我裴家在燕北也是大世家,你若是敢动我,信不信我让我哥弄死你!”

    裴丽忍不住大声喊道。

    “小丽,怎么回事?

    谁将你打成这样?”

    这时候,一名身材高大的华衣男子忽然急匆匆地拨开人群走了过来。

    “哥!你来的正好!这个畜生他竟然敢打我!还有裴丽那个小贱人,这两人都他找来的,你快杀了他们帮我出气!”

    裴丽带着哭腔,气极败坏地喊道。

    裴勇楞了一下,眼神忽然转冷,朝着江北辰望了过来。

    “你们竟敢欺负我妹?”

    “是不是太不把我裴勇当回事了?”

    裴勇冷冷地开口道。

    “现在,你们三个跪下给我妹道歉,看在关副理事婚礼的份上,我可以给你们一条活路!”

    “否则别怪我血溅当场!”

    裴勇龇目欲裂的喊道。

    他可就这么一个妹妹,从小就是掌上明珠,如今被人给打了,如何能不要个交代。

    否则他裴家的颜面何存?

    话音刚落,一名身材魁梧,手铺老茧的老者,便一脸凶神恶煞的逼了过来。

    这是裴勇的贴身保镖,也是裴家的底蕴,一名内劲上境的高手!这下,众人都是露出一副同情的眼神。

    这两人果真是愣头青,这下怕是要栽了。

    毕竟裴家在燕北,那可是排上号的大世家,而且裴勇本人和关副理事还是好兄弟。

    在他们看来,今天这两人能爬着出去,恐怕都是最好的下场。

    “血溅当场?”

    “是这样吗?”

    江北辰却冷笑一声,只是轻轻打了个手响。

    只见,那名内劲上境的老者,双膝瞬间炸裂,整个人如同老狗一般,瞬间跪伏在地上。

    全场宾客,瞬间鸦雀无声,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