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 >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最后的决定权
    轰隆!

    周文感觉到魔婴在高速移动,下一秒,恐怖的力量碰撞就产生了难以想象的爆炸和冲击波,整个蚁城瞬间化为废墟。

    血色小人靠着甲壳龙盔甲的绝对防御挡住了那恐怖的一击,可是下一秒,周文只感觉心中一悸,一股看不见的力量,轰击在血色小人的身上,直接穿透了盔甲,令血色小人的身体炸开,游戏屏幕也黑了下来。

    “恐惧化……那家伙还没有从守护者之茧内出来……竟然已经拥有恐惧化的能力了……”周文心中震惊。

    周文很清楚,那就是恐惧化的力量,而且还是恐惧化当中比较强的一种,同时周文之前的一个猜测也被证实了。

    魔婴的大魔王状态,并不是隐身状态,甚至于可以说,那根本不是隐身。

    只是因为恐惧状态本身的生命形态太高级,等级达不到那个层次,连看都看不到。

    但是这种高级恐惧状态,并不是每一个恐惧化生物都能够达到的,到目前为止,能够让周文完全看不见的恐惧化生物,一个是魔婴,再有就是蚁城守护者了。

    魔婴与蚁城守护者谁强谁弱不好说,但是周文的实力就差太多了,魔婴又不是保护型的伴生宠,所以蚁城守护者选择攻击周文的话,魔婴不可能一直保护他,只要周文被杀,游戏就结束了,蚁城守护者根本不需要和魔婴分胜负。

    “她成长的速度真是太快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拥有的恐惧化能力。”周文微微有些郁闷。

    他自己下载的副本通关了不少,可是这个从一开始就有的副本,却直到现在也没有能够通关,看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没有再去尝试,他连看都看不到,根本没有和蚁城守护者战斗的资格。

    “其实谛听全力而为的话,还是能够感受到一点点的空间波动,可是那样的程度,根本不足以支撑与之战斗。”周文觉得,自己必须要晋升神话,才有可能看到魔婴这种程度的恐惧状态。

    “神话啊,我要晋升神话,只差最后一步了,微光到底怎么才能够提升到完美体呢?难道说,真的要我传送到其它星球去吗?可是在太空中,还没有达到神话级的我,根本没有生存的能力,也没有办法回来,等上一个月再次传送的话,我早就死了。”周文想来想去,只有一个方法可行。

    他使用新纪元命魂的定位传送能力,先在地球做好定位,然后用微光传送出去,再用新纪元命魂的定位传送能力回来。

    唯一不确定的是,他不知道新纪元的定位传送能力,能不能进行星际间的传送,万一不能的话,他在太空中那就死定了。

    犹豫再三,周文还是没敢继续尝试。

    他打算回去先想办法弄一些太空舱和太空服之类的东西,等传送到其它星球之后,就算不能传送回来,也能够在上面坚持一个月,等待着微光命魂的星球传送功能恢复。

    终于到了星期六的晚上,盖曼让兰诗把周文找了过来,所有准备进入谎言迷宫的人,都已经在大门前集合。

    盖曼这次将会亲自带队,年轻一代当中,只有兰诗将会随行,其他都是一些中年和老年人。

    基本上能进迷宫的人,至少都拥有一只神话伴生宠。

    王鹿在这里面,算是十分独特的存在了,她的实力强弱没有人知道,也没有人在意,只要她能够在抽牌时,赢了命运双生女巫就足够了。

    “要不要我陪你一起进去?”李玄笑眯眯的说道。

    “不用了,照顾好芽儿。”周文把芽儿放下来,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我很快就会回来,在这里等着。”

    “周文,可以了吗?”格玛尔过来问道。

    他心中虽然对于周文不参加训练有些不满,但也知道作为一个秘书,他不能把自己的情绪表现出来,所以态度依然非常好。

    周文微微点头,来到了盖曼面前说道:“盖曼先生,有一件事,我必须要事先确认,这次的行动,是不是一切都听我的?”

    盖曼微微皱眉,一旁的格玛尔连忙接口说道:“次元领域内的情况千变万化,有很多突发情况需要靠临时反应,有时间商议的话,自然是以您的意见为主。”

    格玛尔这话说的也算恭敬,可是话里的意思,却是说到时候大家都可以随机应变。

    “盖曼先生,这是您的意思吗?”周文直视着盖曼问道。

    盖曼沉吟了一下说道:“你没有真正进入过星期天的谎言迷宫,许多情况可能不太了解。”

    “你们给的资料已经足够详细,我不用亲自去,也知道谎言迷宫内是什么情况。”周文见盖曼言语并没有那么肯定,于是就又说道:“我与你们家族有约定,迷宫我肯定是要去的,但是如果没有百分百的决定权,我希望能够自己一个人进入迷宫,如果你们不放心的话,可以让兰诗跟我一起进去,否则我拒绝参加这次行动。”

    此言一出,不仅仅是那些地方豪强,就连终极家族本家的高手,也都有些忍耐不住了,周文这话说的好像他们都是累赘一样。

    “你这样的要求,未免有些强人所难了。”盖曼盯着周文说道。

    “最后的决定权,这也是之前约定的内容,如果你们无法遵守约定,我不会冒险进入次元领域。”周文很认真地说道。

    “盖曼先生,既然他害怕不敢去,您又何必要强求呢?”

    “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而已,不必理会他。”

    “盖曼先生,我们进去吧,他不去就算了,少他一个,难道我们就办不成事了吗?”

    那些地方上的豪强,早就已经对于周文不满,现在就更加的不满了。

    盖曼却有些为难,因为弗罗德再次叮嘱,这一次的行动,必须要有周文在场,才有可能成功,让他一定要把周文带进去。

    “好吧,既然是约定,那就如你所愿,你拥有最后的决定权。”盖曼沉吟了许久,终究还是妥协了。

    众人对于盖曼的妥协多少都有些不爽,可是既然是盖曼的决定,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