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狂暴武魂系统 > 第2819章 轰杀
    “这件机甲不凡,第三宇宙人族的科技阵营绝对制造不出来,你到底是何人?”

    眼见巨大的战斗机甲冲入黑雾之中,浑身气劲凛涌,宝体生光,看起来简直就像是一位天机族的核心高层降临了,但声音却偏偏是那个冒用自己身份的人族强者,令狐绝不由惊异。

    失声轻呼起来:“这种机甲唯有第一宇宙的天机族才能制造出来,哼哼,亏你还好意思说本少主勾结第二宇宙阴魔族,你自己呢?分明是人族奸细,和第一宇宙的天机族坑壑一气!”

    “放你妹的臭狗屁!”

    赵枫当即大怒,他曾被不朽皇族的人污蔑勾结天机族,现在从一个勾结第二宇宙阴魔族的家伙口中又听到同样的话语,一时怒意上涌。

    喝斥间,战斗机甲循声一拳便轰了过去,倾注了全力!

    “少主小心……”

    “砰!”

    四人之中,那位人族的强者陡然出声示警,同时身形亦是一晃,眨眼便已拦在了令狐绝的身前。

    此人忠心护主,竟是不顾自身生死,这一刻,赵枫心头都不由有些触动,有意留他一命,可惜这一拳轰出劲道已然用老,再想撤回已是不及了。

    随着一声巨响传出,这位有着黑洞九阶大圆满修为的强者竟是瞬间被轰成了一团血雾,死的不能再死的,说的夸张点,毛都没留下一根来。

    自古死忠之人或许都是这种下场吧。

    赵枫心下暗叹,心头却是震惊这一拳的威力,今日一战,他还是首次动用不灭水晶甲的第二形态,之前虽然已经经历过一次大战了,但是轰出去的一轰只是隐约擦到了那位拓拨家天骄的背部而已。

    赵枫还道那人只是重伤,却不知早已骨断筋折死透了。

    仅仅只是擦到后背都是如此下场了,一拳当胸轰实的结果可想而知,连他都被吓了一跳。

    这可是准星空至宝,再加上战斗机甲十丈高下,也就是三十米高度的恐怖体型,一拳轰实了下去,这种结果实在难以避免。

    别说赵枫了,便是早已退到了后方掠阵助威的那四位来自清江阁的强者亦是吓了一大跳,这可是一位黑洞境九阶大圆满的强者啊,一拳居然化为血肉靡雾了?

    四人面面相视,顾而骇然,咱们这位令狐少主得有多变态?

    他们四人都是如此,就更迥论令狐绝和另外那两名阴魔族强者了!

    就在这位忠心护主的人族强者身形被轰爆的同一瞬间,令狐绝便已身形颤抖地轰然远撤了,他是令狐一脉的少主,肩负血海深仇,还有太多太多的事情没有做了,绝对不能轻易就陨落在这里。

    那太过不甘了!

    此时此刻,他已彻底地失去了再战之心,赵枫那一拳的恐怖,已然瓦解了他的斗志,惧怕陨落,生出了遁走之心!

    另外两名阴魔族的强者同样如此,赵枫这一拳的威能太过恐怖了,把他们的心神都吓的颤栗,两名阴魔族的强者浑身迸涌出更为浓郁的黑色雾气,身形暴退,周身更有一道道细密的黑色闪电弥显,似乎是在吓阻赵枫,想逼退他,不敢追击!

    “阴魔族么?听说你们是墙头草,大风一吹两边倒!”

    对于阴魔族,赵枫的印象极其地恶劣,这个种族很阴险,在万罗联邦和天机族之间游走徘徊,两头都想讨好,可谓臭名昭著。

    偏偏人家拥有极为特殊的战体,身体可以在虚幻与实体之间随意变化,需要时,他们可以变化成人族的血肉之躯。

    又或者变化成天机族的机械身体,甚至于化为一篷烟雾,一道黑色的闪电……

    总之一句话,变化多端,在某些领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乃是谍者的最佳人选。

    相较于仅仅只能冒充人类的魔人一族,他们更受天机族的青睐,再加上他们的存在形态注定了很难被杀死,人族也在刻意拉拢,可惜,这个族群的品行太过恶劣,自恃战体优势,两头逢迎,最终落得即便是在第二宇宙,也少有联邦族群愿与它们往来的尴尬局面。

    而真正的令狐少主令狐绝,却与阴魔族这等恶心的贼子勾结,仅凭这一点,赵枫就有了轰杀他的心思。

    此刻,面对令狐绝轰然而退,赵枫第一时间就盯上了这两名阴魔族,冷笑中双臂骤然抬起,随着两个米许直径的黑色光球于拳端显现,两道微型的死光炮光柱,瞬间便轰了出去。

    “在老子看来,你们不过都是土鸡瓦狗而已!”

    “阴魔族不是号称很难杀死吗?本少主倒要看看,你们那具能随时在物质与能量之间转换的身体,扛不扛的住反物质死光炮的侵蚀……”

    “哗……”

    “轰!”

    赵枫的话语之声攸起,那两道死光炮的反物质能量光柱便已轰到了目标。

    其中一道击空,两名阴魔族族人中的一位反应过快,抬手挥出一道替死的神物,身形瞬间消失,再次出现时已然到了远处,化为一篷黑雾,裹着急速倒退的令狐绝眨眼便已消失在天边。

    其替死之物乃是一块碟形的圆盘,似为玉质,光莹剔透,被一道死光炮的反物质能量光柱轰中,一道轰响之后瞬间便化为了虚无。

    而另一位阴魔族强者就没这么好运了,此人似乎也有替死神物,可惜动作稍慢了一些,等到他将一枚塔状玉质神物取出时,未待祭起,另一道死光炮反物质能量光柱便已轰临。

    直接将其身形连同那枚捏在手中的玉塔一并侵蚀消融,彻底地灰飞烟灭。

    阴魔族的身体虽然能在物质与能量之间随意地转化,念动之间就能化为一篷黑雾,但对上死光炮,这一切的神马都是浮云。

    管它黑雾白烟,至少全都是正物质能量,既然如此,它的属性便与反物质能量相斥,死光炮的黑色反物质能量光柱就是利用这个特性形成超强的毁灭力的。

    一切正物质能量挡在它的前方,都将被瞬间抵蚀消融,直至反物质能量光柱的能量耗尽为止!

    眨眼间,两处战场的战势便已彻底落幕,赵枫首次动用不灭水晶甲的第二形态,用战斗机甲的形式上阵杀敌,其战果可谓惊艳之至,直到此时眨眼间结束战斗,那四名来自清江阁的强者们犹还傻愣在那里。

    被彻底地震憾了!

    “少主威武!”

    “恭喜少主,喜得药王传承!”

    “我令狐一脉振兴有望了,必将重振往昔雄风!”

    “老爷子在天有灵,看到少主而今如此强大,必定慰怀九泉!”

    随着战斗结束,那四名来自清江阁的强者一脸喜色,纷纷迎了上来,拱手向赵枫道贺。

    他们适才在与令狐绝等四人的大战中虽然受了点伤,但双方都是黑洞九阶,原本实力相当,对方的优势也就是阴魔族的攻击手段诡异,一时让他们难以适应而已。

    毕竟不是赵枫的战斗机甲这种恐怖大杀器,所以四人虽然都受了点伤,却并无大碍,适才于一旁替赵枫掠阵助威时,已吞服了一些灵药,此时早已无恙了。

    “你们是*派来的?”

    赵枫脸上的神色有些古怪,故意说的模棱两可,这个*可以是清江阁的胡总管,也可以是清江阁之主胡清,他在试探,想籍此了解一些信息,毕竟随后还打算去一趟清江阁呢。

    “不错,正是阁主让我等前来的!”

    其中一人再次拱手,道出了乃是清江阁之主胡清派遣他们前来的事实,赵枫心头顿时稍安,既然不是那胡总管的意思,而是整个清江阁之主的意愿,看来随后的清江阁之行,当无危险了。

    对方认定了他就是令狐一脉的少主,若在此前,赵枫可能还会心下嘀咕,怕被看出毛病来,但现在随着令狐绝那二货的出现,赵枫基本上已经猜测出令狐一脉当年败落之后,残部逃出天战星,到底去往了何处。

    既然是第二宇宙,那么胡清即便真是潜伏在天战星的令狐一脉族人,这两千多年以来,他也应该从未和第二宇宙的令狐绝那一支联络过,再加上时间已经过去了漫长的两千载岁月,赵枫假扮起来已经毫无压力了。

    随后,这四位来自清江阁的强者分别作了自我介绍,名字倒是好记,令狐一郎、令狐二郎……直至令狐四郎。

    “好吧,以后我就管你们叫一郎二郎了,令狐之姓隐去,毕竟还未正式出世,清江阁那边不宜暴露!”

    赵枫点了点头,装起来越发得心应手,隐约已经找到感觉,颇有那么点令狐少主的威势了:“你们来的正好,这片鼎内空间极为广袤,我们的时间只有一个月,人手多一点,寻找起来也方便,事不宜迟,赶紧去寻找药王传承吧!”

    “呃,少主,药王传承不是已经到手了吗?”

    一郎微怔,有点满头雾水的感觉:“刚才那个大药杵……”

    “哪是什么大药杵,那分明就是药王古碑,我催动它试着感应药王传承的下落,结果一无所获,差点把这座火山给点着了!”

    赵枫直翻白眼,赶紧掩饰:“还有一个月的时间,应该能找到!”

    “原来那是药王古碑啊?这么说来拓拨临风几个岂不是冤的死?还没看到药王传承就就打了起来,陨落一半,还有个重伤垂死,太窝囊了!”

    没等一郎回话,下方地面的轩辕紫莺和端木小茶、赵倩茹三女已凑了过来,一个个脸上都是贼兮兮的表情,前者到了近前之后,更是自来熟地抬手就在赵枫肩膀上拍了一把。

    继而便坏笑着接道:“行啊你大忽悠,越来越能折腾了,什么时候从十绝天宫回来的?”

    大忽悠?

    十绝天宫?

    赵枫一怔,下意识地瞥了轩辕紫莺一眼,心头立刻一格登!

    坏了,被认出来了!

    他立刻想起了刚才祭出的不灭水晶甲,虽说现在已经重又收入了体内,可适才在外暴露的时间可不短,轩辕紫莺早就看了个通透,必定已经认出来了。

    要知道,这件宝甲第四次融合的时候用的可是她的紫凤水晶甲呢,现在虽然早已大变样了,但当初紫凤水晶甲的一些特殊还保留着,别人认不出,轩辕紫莺却竟一眼就看出来了。

    那眼神简直比耗子还精啊!

    赵枫心下哀嚎,下意识地一板脸,沉声便道:“这位小姐,你说什么?本少主没听明白,你可能认错人了吧?”

    这句话刚出口,赵枫当即心头一震,坏了,又坏了!

    “装!接着装!”

    轩辕紫莺一脸的鄙视,撇嘴接道:“不要太紧张嘛!都已经装过头了你没发现吗?还这位小姐呢,本小姐叫轩辕紫莺你不知道?这几天大家可都厮混在一起呢!”

    “哈哈哈……”

    “笑死我了,张嘴就露出马脚了!”

    一旁,原本对赵枫的身份还有点惴惴,并不是很笃定的端木小茶和赵倩茹二女这下放心了,一个想是觉得有趣,张嘴就大笑了起来。

    另一个更叫人无语,什么叫张嘴就露出马脚啊?你嘴里才藏着一条马腿呢!

    此刻的赵枫想死的心都有了,一时紧张,还真的装过头了,这会儿他简直恨不得直接甩自己一个大嘴巴子,这也太不淡定了。

    不过,马脚虽然露了出来,但这件事无论如何都是不能承认的。

    否则若是传扬出去,说是轩皇子已经离开了十绝天宫所掌控的星域,屁颠颠地跑到不朽皇朝的天战帝国来搞风搞雨了,只怕那头不死冥凤和天乾子立马就得拧着刀杀将过来。

    他还指望着用令狐少主的身份再折腾一阵子,至少先把基因培养液的研究向前推进到十级、十一级液的程度再说呢。

    真若暴露了身份,届时又要开始大逃亡,哪还有时间顾及这些?

    一念及此,赵枫将心一横,也顾不得脸上发烫了,咬着牙再次晃起了脑袋瓜:“我当然认识你,不过你真的认错你了,轩辕小姐,我不是你所说的那个人,和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来劲了是吧?”

    当着端木小茶的面,赵枫竟一而再地不给面子,轩辕紫莺心头的火气也出来了,将脸一沉,瓮声瓮气地又问了一句,语气中已隐带威胁之意了:“再敢说一句试试,真不是你?”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赵枫心头颤栗,这丫头的性子他可是知道的,当初知道他在第一宇宙,竟敢大刺刺地跟着那不勒斯就去闯天机族的领地了,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干的啊?

    结果一紧张,嘴里又失言了,什么叫不是我啊?这和委婉地承认有什么区别?

    一旁,一郎等四人看的目瞪口呆,脸上怪怪的,而赵枫最后一句话才刚出口,旁边的端木小茶和赵倩茹立刻就笑喷了。

    “果然不愧是本小姐的偶象啊!”

    “说话太逗了,故意秀幽默,不会是想勾搭咱姐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