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迷 > 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 第5933章 守墓人们
    “诸位大人,还请在此等候,城主还需要两个时辰,才能接见诸位。”

    纪管事候在一旁,说道。

    看样子,藏山君真的还在闭关。

    叶凌月暗道。

    巫神倒是说到做到,还真是用了什么特殊之法,拖延了藏山君的进度。

    这么一来,他今晚一定还会再来找自己。

    可她眼下还被困在这里。

    叶凌月摸了摸衣袖里的那个小雕像,寻思着,怎么找个借口离开。

    “呵~藏山好大的架子,要我们等?”

    可就在叶凌月思忖之际,另外的九名斗笠人中,已经有人先不满了起来。

    叶凌月一惊。

    这帮人,早前可是一句话都没说过,叶凌月还真以为他们是哑巴。

    “可不是嘛,我们是来参加藏山月集的,可不是来等他的。”

    另外一名斗笠人也开口道。

    听声音,还是名年轻的女子。

    其他斗笠人也先后呛声。

    和早前在长孙雪缨面前不同。

    这些人,都一个接着一个,表示不满。

    显然,他们都不愿意在这里等。

    难道……叶凌月心中有预感。

    这些人,来藏山城都是另有所图?

    “诸位大人,城主虽然还未出关,却关照过,今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你们离开藏山城。”

    纪管事也是不急不忙道。

    “不离开就不离开,可我们也不愿意在这里等他。他什么时候出来,就什么时候到城门口等我们。”

    “不让我们离开城主府,难不成,藏山城内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的恭喜?”

    那些斗笠人态度也非常的强硬。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围攻着纪管事。

    之前在长孙雪缨面前毫不退让的纪管事,额头已经冒出了汗水来。

    这些人,不简单啊。

    叶凌月见状,心底暗暗吃惊,同时也开始猜测那些人的真正身份。

    之前,她还以为,那神秘的铁斗笠就在余下的九人中,可现在看来,似乎并不如此。

    她怎么有种,她被戏耍了的错觉。

    那个铁斗笠,此时,怕是在暗中嘲讽她们这群瓮中之鳖呢。

    纪管事被那群斗笠给围住了,叶凌月也混迹在其中,时不时嚷嚷上几句。

    “诸位,稍安勿躁,容我去请示下城主。”

    纪管事实在顶不住了,快步朝着密室跑去。

    “我看藏山那小子是越来越嚣张了。”

    “可不是嘛,居然敢拘禁我们。”

    “你们也少说几句,毕竟是我们来他地盘。按照当年的约定,我们是不能离开自己……”

    有几名斗笠人嘀咕了起来。

    他们似乎都知道彼此的身份。

    叶凌月混在其中,反倒是唯一一个不清楚他们身份的。

    可他们显然没有发现,叶凌月这个乱入的。

    “那又如何,藏山买了飞行符骨,用意为何?”

    “可不就是么,他先坏了规矩,否则,我们怎么会千里迢迢赶过来。”

    “都少说一句,可别到时候真的都被发现了,大伙都没好果子吃。”

    斗笠人中,有人低声说了一句。

    众人顿时安静如鸡。

    纪管事也已经请示完,折了回来。

    他显然也不敢得罪了这群大佬们。

    “诸位,我已经请示过城主。城主说,你们可以在城中走动,不过,不能乱来。哪怕是发现了昆仑秘书。另外,不能和道门的人起冲突。”

    “呵~藏山那老狐狸,倒是聪明。不就是不想让我们的得到飞行符骨嘛。”

    那些斗笠人们不满道。

    方才,他们也想买飞行符骨来着。

    可那个道门的什么长孙雪缨,要他们摘下斗笠。

    这也太为难人了。

    再说了,就那么几块飞行符骨,压根不够他们这些人分。

    藏山倒好,一人先下手为强,得了那么多的飞行符骨。

    别以为他们不知道,这小子说什么闭关,其实就是在融合那些飞行符骨。

    一想到这些,斗笠们又不淡定了。

    “诸位,诸位。”

    纪管事一个头两个大。

    他也是万不得已,才把这群大佬们请过来的。

    这些人,一个个的身份地位都不比藏山君低,他一个小管事,也不敢冒犯。

    “都傍晚了,月集应该开了。我可得快些去看看,没准还能捡漏。”

    就在纪管事头疼之时,忽有一名斗笠人自言自语道。

    她这话,落到了其他斗笠人的耳中。

    他们顿时一惊。

    那斗笠人已经自顾自离开了。

    “不错,我们也快走。”

    其他斗笠人如梦初醒,都蜂拥着,冲出了城主府。

    留下了纪管事一人哭笑不得。

    九名斗笠人出了城主府。

    “刚才说话的那一位,声音听着有些陌生啊。”

    其中一名斗笠人纳闷道。

    只是这会儿,大伙都心思都到了昆仑秘书和飞行符骨上,也没有人留意这么多。

    斗笠人们再度混入了人群中。

    街道上,叶凌月压了压自己的斗笠。

    “好险,可算是有惊无险,出来了。”

    方才,那句话,不用说,就是叶凌月说的。

    “只是,为什么这么多城主都过来了?”

    叶凌月困惑着。

    虽然没看到斗笠下的那些人的真面目,不过叶凌月大抵已经可以判断他们的身份了。

    连藏山君对他们都很客气。

    有男有女。

    而且修为都不低。

    那些人,应该和藏山君一样,都是守墓人。

    陈日曾经说过,在昆仑旧址,除了土著和老山区的古兽们,还有一群特殊的群体。

    守护神,这是那群特殊群体中最低级别的存在。

    再往上,就是守墓人。

    他们的数量比起守护神要少很多。

    譬如藏山君就是一名守墓人。

    守墓人的存在,据说是为了守护女皇墓。

    他们的实力,比起守护神要强很多。

    不仅如此,他们也不需要像是陈日水枫那样,招募手下。

    他们有直属的军队,军队的数量,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

    而藏山君,显然就是守墓人中的一员。

    至于那九名斗笠人,想来也是守墓人。

    一下子,藏山城里有了十位守墓人,这其中不用说,也一定有猫腻。

    “我记得,陈日说过,守护神相对自由,可以在百城废墟或者是缥缈海一带走动,守墓人不同。”

    叶凌月回忆着陈日的话。